你可能不知道,在一些偏遠的山區,有許多孩子因爲此次的疫情沒書讀

 

今天跟往常一樣,早上起來洗漱,切上一壺熱騰騰的茶。然後打開ipad,隨便翻幾篇經濟學人,看完標題和第一段感興趣的話就繼續讀下去,莫得興趣就下一篇。

可是今天跟往常不一樣的是,我讀到一篇讓我深思了好久的文章。它大概內容是說,由於受到此次新冠狀病毒的影響,很多窮學生和富學生的差距越來越大,並且還扼殺了窮學生的夢想。

裏面的主人公是唐思思,一名十幾歲的女學生,她像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學生一樣,在努力備考中考。但是,由於受到新冠狀病毒的影響,只能接受網上教育。

加上屋漏偏逢連夜雨,她家位於甘肅省的山區。病毒爆發之時,恰好在冬季,遇到雪災,把村裏的發電站給摧毀了。沒電沒網,讓這個窮孩子沒法上課。

唐思思平常上課的地方,沒有屋頂,只能坐在室外庭院中,坐着是粗木椅和桌子上。而上網課只能夠蹭旁邊鄰居家的WiFi。

她還說,儘管有網了,有時候遇到不懂的知識點,也沒有人要問。有時候老師的網課的速度太快了。當無法及時記筆記時,她會在手機上截圖,然後課後自行嘗試整理。遇到什麼問題都是獨自一人解決。

反而,有錢人家的孩子,正是他們彎道超車的好時機。無線網絡以及網上聘請家教輔導作業,讓這些孩子彌補了實體教堂錯過的課程。這是窮孩子無法逾越的鴻溝。

文中還說了中考。中考是分水嶺,中考過後,學生會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可以考上高中,要麼去讀中專,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技校。

後者,已經被證實,無論你的技校排名,還是質量怎麼樣,讀中專就是一種失敗。這裏並沒有歧視任何人,這是國家的數據指出的問題。

不過我從身邊的朋友可以看出來,那些讀中專的同學,很多都混得不太好。其中有一個,玩得挺好的,後來還去網貸欠了別人十多萬,借了我幾百塊就再也沒聯繫過我了。

在中考那會,我可以說是「小混混」,打架,逃課,曠課,上課睡覺,幫別人帶煙,這些我都做過!就連我的班主任,以前在班上當面對着同學說,我這種是考不上大學,更別說高中了。

不過初三那一年,我遇到了並且找到了自己的信仰。我的人生軌跡,隨着發生了改變。我慢慢從那個浮躁叛逆的少年,知道了讀書的重要性。我開始把心靜下來,上課認真聽講,課後仔細完成作業。

班主任慢慢發現我的改變,也慢慢對我改觀。最後,班上老師最看好的學生沒考上高中,我考上了。

中國,有種社會契約精神。在古代貧困學生,他們通過考試變成學者官員。 如今,在這個14億人口的中國,教育仍然是社會階層流動無可替代的階梯。

這一路走來,我始終徘徊在「讀書」與「不讀書」的邊緣。今年考上了研究生,我一度想退學。「讀書無用論」的想法在我腦海裏,若隱若現!

今天這篇經濟學人文章,讓我明白到,教學資源的不公平。而自己相比於那些窮孩子來說,已經幸運多了。至少,我還有網絡!生長在教育資源相對公平的廣東!

In modern-day China, home to 1.4b people, education remains an unrivalled ladder of social mobility. 

Those financially embarrassed in poverty-stricken areas  can transform into powerful scholars or officials by brilliance at exams. 

But In exam-obsessed China covid-19 is going to break a lot of young dreams.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