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冬天來的有點早

似乎深圳的冬天來的比較早。


早晨的太陽斜射到身上,沒有以往炎熱的感覺,反而全身都很溫暖;輕輕地風徐徐吹到身上,沒有以往的涼爽,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街上的行人,大多數都穿上了抵禦這涼風的厚外套,嘴裏喫着熱乎乎的早餐。


早餐從塑料袋裏面冒出來的白煙,昭示着深圳冬天提前的到來。似乎不經過秋天的同意,冬天就直接插隊到了夏天后面提前來到我們面前。


深圳,競爭這麼激烈地方,更何況季節之間呢?


-1-


上班的路上有一家開了很久的包子店,當初的繁華已經沒有了,只有老闆、老闆娘和老闆的媽媽,三個人六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對面新開的包子店,三個人木訥着佇立着,等過了很久有一個顧客買東西,才反映過來。


在這一條街上,本來有一家名叫香餑餑包子店,相對比較傳統的店鋪,每天看着這麼多上班的人,一家人開心的不亦樂乎。我每天都會經過這條街,因爲這一條街離地鐵站很近。


在沒有很趕時間,我都會去這家包子店鋪買包子和豆漿。挺便宜的,所以很多人都在這裏買,幾乎每次過來都要排隊一會,起先,老闆和老闆娘兩個人更是照顧不過來這麼多生意。


沒有過多久,老闆的媽媽也過來幫助他兒子一起賣包子了,生意還是忙不過來。每天晚上下班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他們有說有笑地在不停的做包子。他們租的店面不大,掙錢方面不太清楚,估計也還可以,可是感覺他們很幸福、很滿足。


店面開了差不多三年吧,生活和經濟收入也相對穩定,時不時還看到老闆娘帶着他們的兒子去遊樂場玩,開心和幸福的聲音響遍整個地方。


第四年的二月份,對面超市因爲虧本搬走了,後來租給了也是包子鋪,這家包子鋪的氣派很大,很多種花樣的包子還有很多其他早餐。第一天開張的時候,買一送一,大家都爭相去買新開的包子鋪。


而好啵啵包子鋪的生意一下子像幽靈一樣一個都沒有了。後來新開張的包子鋪折扣沒了,好啵啵包子鋪纔有那麼幾個生意。新開張的包子鋪從店面裝修到包子種類都完勝好啵啵包子鋪,包括人員,新開張的包子鋪有8個人。


慢慢的好啵啵的包子囤積了下來,晚上下班還能看到,牆上牌子上寫着有包子買,包子在早晨一般很好賣,可是到了晚上是很難賣出去的。


看着對面包子店,顧客絡繹不絕和自己的店鋪零星點點的顧客,慢慢地店鋪門口就貼上了轉讓出租的字樣。


漸漸地,早上只有老闆的媽媽一個人在買,遊樂場也沒有了老闆娘孩子的歡聲笑語。慢慢的好啵啵關門了,被川菜給替代了。他們一家人我再也沒有見到過。


在深圳做生意確實不易,你開一家便利店,周圍就會開起十幾家,你開一家水果店,一路上就會有很多水果店。一家欣旺,幾家寒冬。穩定在深圳是很難維持的。

-2-

現在公司的副總已經換人了,之前A副總待了10年,還是公司初創人員,被別人一來就替代了。


去年的7月份,公司在總經理的邀請下,請到了另外一位副總,我們稱B總,他的到來也昭示着,一山不能容納二虎。同事們其實心知肚明,當然兩位老總也是一樣,他們應該更加清楚。


後來公司慢慢地把A副總的事情給減少了,開會的次數變少了,有什麼事情也不會叫他決策,手裏的事情變少了,這明擺是圍困政策,讓你自動離開。離開意味着被這家公司淘汰。


在表彰大會和年會上,A總也沒有任何發表講話的機會。後來總經理在年會酒宴上宣佈A總要離開我們,說:“我很難受,一起10年的兄弟說要走了,我也不爲難他,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理想和奮鬥目標”。在我們外人看來,A總的離開也是迫於無奈。年後,A總去廣州發展了,沒有在深圳繼續待下去。


深圳這麼競爭激烈的地方,須不斷的改變自己的想法,居安思危,纔可能不會被站在被淘汰的隊列。


-3-


我揹着裝着電腦的書包,排着長隊,慢慢跟着隊伍移動,大家擁躉在地鐵門口,等待下一輛地鐵的到來,大家的目標只有一個:擠上地鐵,準時上班。


大家沒有在乎深圳來的過早的冬天,也沒有在乎激烈的競爭。只在乎青春是否留下遺憾,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決心。


很喜歡林清玄的一句話:“茶若相似,味不必如一。但凡茗茶,一泡苦澀,二泡甘香,三泡濃沉,四泡清洌,五泡清淡,此後,再好的茶也索然無味。誠似人生五種,年少青澀,青春芳醇,中年沉重,壯年回香,老年無味。”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