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心說|里仁篇4.18:內與外,論孝敬的兩個層面

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論語》這部書的第二節,既:“學而篇1.2”説的,就是這個問題。

道理是一様的。“學而篇1.2”裏提到了一個我們儒者所認為‘最重要的概念;他‘務本’。這是,‘志於儒’者們的:最重要的一種行為方式。

道理是這様的。甚麼是:“本”,可以這様説,我們對:‘本’的理解,造就了後世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分水嶺。

唯物主義者普遍認為本就是現象本身。物慾,名利,以及,人僅謹只是有碳和水,喫飯最重要……然後堅定的相信人類科學……

這沒有錯。我認為,這非常正確。人應該相信科學,人絕對應該先喫飽飯……

這很好。但是,如果只是專注於眼前的這一切,任憑慾望的翻滾、奔騰,而牽動着己之身體,去一味的滿足身體,滿足感官……專注於各種的經歷……而難有體悟的話,這會給“心靈”造成極大的負擔。

而,人有沒有“心靈”,以及心靈在哪兒,是甚麼……這就是一個,唯物,和唯心的:“中間話題”了。也有唯物主義者,抱着懷疑的態度,用科學的手段,欲求測出“靈魂”(在人身中……)所在的位置,以及構成……

我聽説過這種研究,也許是外國的……等等。但是,我們唯心主義者認為,或者説我們默認,人是有靈魂的。人是有:‘心’的。

但是你問我,“心”(以唯物主義者的角度……)在哪兒,在人體甚麼部位,它的“元素構成”是甚麼……它甚麼顏色,多重……

我不知道啊。因為我們還沒‘脫去這個包裝’。我們隔着“包裝”,怎麼可能輕易的,看見他人的“禮物”呢。道理,不是這様嗎。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也。

道理是一様的。心都一様,都是那個心。‘包裝’不一様。這個“包裝不同”,用儒學的概念,也叫:‘氣質’。所謂的“不一様”指的是:‘質’的問題,所謂的:我和你有‘質’的區別……實際上,這句話就引自儒家了。因為‘氣質説’、‘理氣説’,就是二程(既:程顥、程頤),和朱子(既:朱熹)的發揚了。二程的洛學起始應是周敦頤

所以,我跟你有質的不同,這句話起始,應也是在宋朝了。

1.

道理是這様的。質的不同,我簡單説,就叫:“包裝不一様”了。有的人,被包的更厚……好幾層,各種“彩紙”、“牛皮紙”、“打印紙”等等,有的人,就一張白紙,還有更絕的,就恨不能拿“保鮮膜”包一層。這就是,唯物,和唯心主義的分界線了。唯物認為:只有紙,既:只有包裝。人生,就是一大包裝,越多……越“絢爛”,越好……層層疊疊,一層又一層,唯物者們認為:這是最好。

2.

但我們唯心主義者,跟他們想法,還不太一様……首先,我們認為:不光是隻有包裝,包裝是包着一個“東西”,一個“Thing”,我們叫:心,國外,可能叫做:靈魂……“soul”.首先我們認為,這是存在的;其次,我們儒家認為,人可以通過學習,和一定程度上的訓練、修行,繼而,加深對其‘光明面’的瞭解,和認識……繼而,令自己的“包裝”,越來越清,越來越透,這就叫:‘務本’了。所以從根本上來講,我們壓根兒不是為了:多、和雜,而準備的人生……

我們的人生,就是為了:通過學習,和訓練以後,讓自己日益光明,日益清澈而準備的人生了。道理是這様的。(我們的人生)從來,都不是為的那:絢爛,那感官的經歷……那一層又一層的厚、和重。説實話,我們可能跟這個世界沒那麼深的緣分。沒有那麼深的緣分。淺嘗輒止。

3.

所以,在包裝上,我們也和唯物者們,理解的不同。不一様。我們認為這包裝越接近透明越像透明保鮮膜白紙似的越好。我們是這麼想的。誠然,你對光明理解的越深,越深,你(的‘氣質’)就會越透亮,越清澈。一個人越黑暗,越朝向黑暗,他地包裝,就越絢爛,越花裏胡哨等。

4.

道理是這様的。質樸,是最好的……但最好的質樸,不是甚麼都不懂,而是懂得之後的選擇。這是最好的。

天生的“質樸”,那麼他的不確定性,很大。歷盡繁華之後的返璞歸真,纔是真正選擇的質樸,那是好的,可靠的。是一個人想明白的了。

5.

道理是這様的。所以,我們儒家的是:氣。氣,就是:‘相對簡簞的質’;同理,質,就是:‘相對繁雜的氣’。道理是這様的。我們學儒的,就是朝着:‘氣’,去發展……就是朝着:‘理’去發展,所謂:誠則明矣,明則誠矣。(出自《中庸》)這是我們的:‘本’了。道理是這様的。

知本之後的表現形式,表現在‘待人接物’上的第一的例子就是對父母恭敬順從了。這是一個人,通過不斷的學習,訓練自己,繼而,達成:‘知本’以後的,最簡單同時,也是最基礎的:例示了。因為我們“穿着包裝”,難看見人心,所以,我們評價一個人,都是看現象,既:通過包裝,看包裝。那是很片面的。

6.

人生,不就是一場偏見之旅嘛。道理是一様的。

----作者:李宗奇 庚子年 六月十二 於自家作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