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後關頭

惠勒(19112008),維格納(19021995,1963諾貝爾物理獎),和費曼(19181988,1965諾貝爾物理獎)有過一段有趣的師生關係。

當費曼被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班錄取時,費曼原本被指派爲維格納的教學助理。

維格納也對量子測量理論有興趣,並持有與馮?諾依曼相近的觀點。

但就在最後關頭,費曼被調去擔任惠勒的教學助理。

事後回憶,不管是費曼還是惠勒,都認爲這次臨時的人選調換是自己事業中最幸運的事情之一。

惠勒後來回憶道:不知道交了什麼好運,他被分配來當我的研究生。

費曼則說:我剛到普林斯頓時,很幸運的是……做了惠勒的研究助理。

可以說,我的成功來自我從他身上學到的東西。

後來,事實證明,費曼和惠勒的合作產生了一種看待量子物理學基礎的全新角度,即所謂的路徑積分(Pathintegralformulation)的概念,這個想法來自費曼,並由惠勒命名。

兩位物理學家成爲最好的搭檔:費曼謹慎周密、擅長計算,惠勒果敢而充滿想象力,擅長提出意義深遠的概念。

提出離奇的設想,並不斷對其進行修改和打磨,得出可行的結論。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