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金星的訪客

夜空中,一道刺眼的亮光刺破天際,耀點在孤寂的空氣中劃出一條圓滑的幾何曲線,最終與地平線接觸。

“噢!我們到達地球了,太棒了,爸爸!”我幾乎無法透露出內心的欣喜,這就是我所日思夜想的地方啊。

“嗯哼,埃斯梅,這下你可高興了,上次我拜訪地球你死活都要跟來,這下如願了吧!”

“不過,你不要忘了此次地球之旅的最終目的。不過你先去好好閒蕩去吧!”查理一下子想換了個臉色,故作平淡地說。

是的,這下我可是終於來到了這夢幻的地方,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雖然不敢忘記那荒唐的任務,我實在是想不出用什麼詞來形容。)你甚至可以看到雨初晴後的七彩的虹橋,每一種都是不一樣的炫彩的顏色;還有躲在草尖是偷偷透氣的蝸牛。空氣中滲透着甜蜜的味道,雨後的新泥也變得清新好聞。

喜悅之餘,我漫步穿過一片草地,發現享受這片歡樂之所的不只我一個,還有一羣天真的地球孩子。

我試圖混進他們的圈子,想加入他們的玩耍之中。我想我現在這個樣子在地球是來說,也不過是十六七歲的樣子,所以加入他們也不是什麼難事。關鍵是這可能有利於我們的研究。

我確定了他們所說的語言後,用外星語翻譯器能使我的口音不是那麼彆扭。

“我可以加入你們嗎,姐姐也想要蕩那鞦韆。”我故意用一種與他們同一等級的語氣說,實際上,我可比他們大了一兩百歲,在我們那星球上,幾百歲的人也不過等效與地球中年人。

於是我便被他們推上了鞦韆,小手們抓緊繩索把我搖晃起來,一起一伏中我第一次感覺到了童真的歡樂。

這不緊因爲我是個金星人,還因爲在金星上,人們跟本沒有童年一說。每個孩童從小都會被專門的機構或政府部門培養,將來唯一的工作就是研究如何開採其他星球的資源,你也可以說是掠奪。

每個人就這樣從小不斷學習,實驗,直到成人。沒人會感到枯燥,因爲早已習慣了這種機械生活。這也是我多麼渴望來到地球的重要原因——尋找丟失的童真。

就這樣,我渡過了第一個快樂的純真的一天。

我輕輕捏着其中的一朵小花,讓它從我的指尖滑落,這時,我發現了她。


遠處,一個棕色辮子,身穿紅色連身裙的小女孩坐在草地上,一動不動地注視着前方。

“你也是來盪鞦韆的嗎?”我好奇地走過去,用關心的語氣詢問。但是小女孩並不在孩子的隊伍中,顯然她是一個人。

“哦,我不是。”女孩用一口標準的中文回答,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她是個美麗的混血兒。

我把翻譯器調到中文模式,繼續與她對話。我也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地球女孩會莫名地引起我注意。不過是個六七歲的小女孩罷了。

我問了她爲什麼會一個人在這玩,她好像很高興有人跟她講話。於是我便與她閒聊了起來。

但她不過用了一般小孩的語氣習慣回答。直到她問了我的問題。

“姐姐,你從很遠的地方來嗎,你們那裏是不是有很多奇怪的玩意兒?”

意外之餘,我如是回答,“是啊,姐姐從很遠是地方來呢,不過姐姐的家鄉並沒有這裏那麼好玩呢。

“在那兒,人們每天都有固定的工作要完成,不斷學習,不斷工作,從此人們就失去了欣賞外界風景樂趣,公園不在擠滿了人,玫瑰也不在搶手了。人們就知道工作還有學習。”

“哦。”女孩似乎很享受我的講話,但並沒有表露出太多的表情,就像她司空見慣般的點頭。

“你以前聽說過這些嗎?”我忍不住問。不知道能從這地球女孩身上得到什麼。

“我媽媽不是地球上的人類,她屬於外星。所以我總是一個人玩,沒人願意跟我一起。但姐姐你就不一樣了。”女孩用她稚嫩的聲音說出了這麼一席話,白白的小手拖着圓下巴,現出一副悲傷的神情。

“那讓我來做你的朋友吧。”我無意間吐出了這句話,而後女孩開心地笑了。不是因爲拾到一筆豐富的財寶,只是得到一個知心的朋友,但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與地球人類相處。

“額,你說你的母親不是地球人,那她來地球又是爲了什麼呢?”難道又是一批星際強盜,像我們一樣盯上了這兒?

“我不知道,我只聽爸爸說過,他們相遇時母親像是在蒐集資料,爲了佔領別的地方,掠奪那兒的資源。不過母親在生下我就離開了,我只知道她不是地球上的人類。”女孩通過回憶跟我提及,她不會知道我問她的動機的。

“還有呢?你母親是一個人嗎?她爲什麼又要離開?”

“嗯,他們失敗了,就再沒回來過。爸爸說過,我母親和他們的團隊因爲觸犯了星際法律最後只好不了了之。我對我母親沒什麼印象,她和其它女人又有什麼區別呢?”女孩用平靜的語調跟我說話,我不知道這種話對這位小女孩來說是否太過沉重,但顯然不符合其年齡。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造就了這小人,但是就法律部分我就起了興趣。

我從不曾瞭解過星際法律,父親就未曾提及。如果我們的計劃正要觸犯法律,是否下場就像女孩的母親一般……

我不敢妄下評論,我與女孩告別。去尋找答案,而那個人不會想到會是我。

“我們真的是來地球偵查的,爲了?”

父親耐心地說,彷彿在解釋小孩子爲什麼要乖乖聽話的問題。“我們是在執行任務,這很重要,埃斯梅。”

“你聽說過星際法律嗎?你知道這意味這什麼嗎?”

“噢!天吶!你怎麼會知道的。聽我說,我們不要管那什麼破法律,我們只是來完成任務,好嗎?其餘的,上面會辦好的。”

我不打算放過他,“那些,像我們一樣的星際強盜,他們又去哪了呢?觸犯星際法律不會有好果子喫。”

好了,這下父親再不能被平靜的面具所掩蔽。我知道我離真相不遠了。但還是莫名地緊張。

“夠了!”他用右手壓在臉上,上移到額頭。“既然你想知道真相 ,就不會感到意外。”

我等待着,他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我們之所以登錄地球,不是爲了蒐集什麼。我們確實想要征服地球,想到這顆美麗的星球將來會在我們手上變得更美好,而且永遠屬於我們。

“而且你知道嗎,我們的星球快不行了,金星上的能源支撐不了多久,我們必須儘快找到別的去處。想想每個金星人從小就開始學習各種技能,研究宇宙科技又是爲了什麼你就懂了。我們已經陷入危機了,而地球正像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他激動地跟我解釋,我無法一下子就接受這麼多信息,但它們還是像箭一樣刺穿過來。這不可能!金星不會隕落的,我們還會有別的辦法!

“就一定要通過掠奪還有侵略嗎?就不能——”我想繼續說下去,但父親很快就打斷我。

“不,沒有其他辦法。”

我想不出我還能說出的話,只是沉默。

我又想起了那個混血女孩,她現在很孤獨,或許我以後亦是如此。我沒辦法執行入侵地球的任務,也不敢這麼做。我很確信父親知道這一切所帶來的後果,而我只能沉默。

我與那女孩有過約定,每個月都會與她見面,但我知道這已經不可能了。因爲半個月後,來自金星的侵略者會登陸這片土地,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我是否還能力王狂瀾,爲女孩保留最後的孤獨,爲地球保存一絲生氣,爲我帶來些許安慰?

他們終於來了,這是我第一次渴望遠離地球……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