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又要做生意

阿片今年開春的時候說他要做方便麪的代理,銷售了一車方便麪之後,他便放棄了,整整一個夏天,幾乎都在無所事事中過去了。

夏天過去了,秋天也過去了,冬天已經快來了。

阿片有突發奇想,他說電子花炮銷量肯定還好,現在做的人少,他想做。

他從抖音上看了幾家銷售點,好像都是大廠家,和客服聯繫後,客服要求去廠裏看一看。

湖南瀏陽是傳統煙花的製作基地,他看到幾個廠子,也都是在湖南,但沒有在瀏陽,是在長沙。還有兩家是湖北武漢的。

他熱情高漲,信心百倍地對我說,這個一定有市場,肯定能賺大錢,咱們倆到湖南去跑一趟,我就被他這樣的鼓吹忽悠了。

在他決定下來要去湖南的時候,這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是一個傳銷窩點,一個屋子,屋子中有幾個人,門口的椅子上放了幾個門板,也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

這樣的夢,我也並沒有靜下心來去理解它。只是對阿片說,你不要被人騙了,最後咱們事沒幹成,反倒被搞進傳銷窩裏出不來,就麻煩了。

阿片就說啊,那我把電話給你,你和他們聯繫一下,我說好的。

可能是出於對阿片的信任,也可能我有些忙,或者我對阿片的事情不是很上心,最終還是沒有打電話聯繫。

其實阿片做事情挺細心的,我覺得他上當的可能性比較小,我倒是一個很容易信任別人的人。

對去湖南看電子煙花這件事,我心中是有猶豫豫的,但阿片的信心很堅定,考慮到他也沒有事情可幹,家中的生計只靠小商店也是不行的,我還是決定和他去一趟。

暑假期間,老大的大四開學很晚,一直到10月11日,老二開學比較早,因爲是高中。

也就是說,10月11日之前,如果我們出去的話,家中可有老大,可以照顧老二。

但是我們決定去湖南的時候,已經到了10月15日,如果我們走了,家中就只剩老二,心中總覺得不安穩,沒辦法,我只好打電話給父親,看他能不能來這裏一趟?

父親說家中的麥子已經種了,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剛好在外打工的弟弟也回家了,倘大的一個家就不怕只剩下弟妹一個人,因爲弟妹比較膽小。父親和母親可以來這裏幫我照顧一下老二。

我在網上買了飛機票,父親是中午12點多到的,我們需要坐第二天早上七點半的飛機。

飛機延誤,我們在機場多待了一個多小時,這些天一直下雨,我們在大雨中登上了飛機。

因爲很少出遠門,這是第一次坐飛機,心臟緊張的突突跳着,飛機開動,離開地面飛上天空的時候,我想起失蹤的馬航MH730,想起那些在空中飛翔時突然掉落下去的夢,全身緊縮起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感覺到自己的緊張,我關閉腦海中的畫面,在心中默默的對自己說,我很安全,全身這才慢慢的放鬆下來。

飛機在空中平穩的飛行,和坐火車的感覺沒什麼區別,天空中的雲飛速的向後湧動着,那景觀看起來很美。

飛機飛到雲層上面,下面就像剛下過大雪的大地,除了白茫茫一片,什麼都沒有,上面是藍天,是太陽,陽光炙熱。其實雲層下面這幾天一直在下雨,天氣也很冷。

我讓阿片看窗外,阿片驚叫:“雪,那麼厚的一層雪。”

我嘲笑他:“你有點常識好不好,那是雲層。”

他點頭:“哦,哦,是雲層。”

飛機降落時,略有傾斜顛簸,我的頭隱隱作痛。下了飛機,早有廠家的司機在等我們。

直接去了公司,見到了他們的銷售經理,他們還貼心的爲我們準備了晚餐,雖然是工作餐,內心依然很感動。感覺待遇有點高了。

喫完晚飯,司機又送我們去了酒店,因爲已經是晚上八點多,只能明天再談。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