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兄弟》

18祕本楊適榕15285279275

初讀餘華的作品,是在我高中時期,週末閒暇時從書店裏挑來了一本《活着》,在這一排書架上,“活着”兩個字醒目的寫在書脊上面,一下子吸引住了我的眼睛。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將其讀完,餘華筆下的人物和社會,讓我對這位作家以及他的其他作品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便又從網上購入了《兄弟》、《許三觀賣血記》、《在細雨中呼喊》。

《兄弟》一書,分爲了上下兩部,所述的故事是荒誕的,也是現實的。上半部的宋凡平幾乎擁有着偶像劇般的完美人格,外表剛毅,溫暖善良,願意出手去救一個看女人屁股而淹死的老無賴,不怕周圍的目光在籃球場擁抱自己的妻子,這樣的人,卻生錯了時代。沒有經歷過那場風暴的我,僅憑紙張的回憶只是略能知曉持續十年的黑暗糟踐了幾輩子的文化積累,這次通過這本書的講述,才真正看清了那個血肉模糊的年代。宋凡平這樣一個人最後的結果是讓人在車站活活打死,甚至面目全非,他的兩個孩子都認不清楚他的模樣,當然,他死前遭受折磨的經歷已不用多說,這該多麼暴戾兇惡。可以說,上部給人最直觀的感受是憤怒,作嘔和悲傷交織着,甚至讀書的過程都有些難熬,好像那個魔鬼在腦內叫囂着要毀滅世間的真理,每個讀者都想挽救宋凡平,都想唾棄那個時代,我想這可能就是目的,餘華老師用了一個帶着光芒的男主角來展現一段故事,就讓整個上部充滿了鮮明的對比感,也讓觀者走進那段歷史,感受什麼叫無能爲力的悲傷。

下半部主要在寫宋鋼和李光頭長大的故事,宋鋼老實敦厚,卻有些木訥死板,李光頭流氓頑劣,卻精明靈活,長大後的他們又撞上了一個奇詭的時代。不同於上個時代的封閉殘忍,這個時代虛僞而膨脹。兩人的性格也在這個時代裏操縱他們走上了兩條不同的道路,宋鋼的規矩讓他被經濟大潮拋棄,最後淪落到四處做推銷,聽聞李光頭和妻子林紅的緋聞後臥軌自殺。而本書的主人公小流氓李光頭,卻抓住了商機,從撿垃圾入手,一躍成爲超級鉅富。而後出現的李光頭的處美人大賽,好多個女人把李光頭告上法庭,說有了他的孩子這種情節,都有些誇張離奇的意味,但想想,在那樣的時代裏,這種誇張無疑不在側寫着當時社會的風氣,利益趕走了貧窮,物慾帶來浮誇和思想上的腐化,在社會的文化高度還未達到與經濟匹配的程度時,金錢的衝擊就已經擊垮了幾十年來人們貧瘠的內心,狂熱和瘋癲的基因都在此刻釋放,看似繁華絢麗,實則不倫不類,面目全非。

時代的改變是否能撬動人心,答案是不確定的,必然有從樸實變得市儈的嘴臉,但也有宋鋼這樣的,一腔赤誠,對妻子,對兄弟,始終沒放棄過最初的情感,也必然有人順着時代的杆子改邪歸正,但也有李光頭這樣的,除了對宋鋼,依然自私狹隘,卻理所當然的走上人生巔峯。而使兄弟兩個出現分歧的林紅,她也有變化,卻也可以說沒有變化,最終卻成了李光頭的情婦,做了老鴇,卻終究也不能算是禍水,她只是年輪的犧牲品,歷史的逐流者,像每個對於美好生活趨之若鶩的人一樣在社會的洪流下做了最保險的選擇。誰都沒有錯,錯的是溫情打不過殘酷的時代。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