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凡四訓》初鑑 其十

引:今人見謹願之士,類稱為善而取之;聖人則寧取狂狷。至於謹願之士,雖一鄉皆好,而必以為德之賊,是世人之善惡,分明與聖人相反。

南川子曰:聖人之所崇未必世人之所崇也。聖人雖好,然未必人人皆欲爲聖人。聖賢之道佐世人,世人之道遠聖賢。

引:凡欲積善,決不可徇耳目,惟從心源隱微處,默默洗滌,純是濟世之心則為端,苟有一毫媚世之心即為曲;純是愛人之心則為端,有一毫憤世之心即為曲;純是敬人之心則為端,有一毫玩世之心即為曲;皆當細辨。

南川子曰:修身養性非一日之功也,必也日日夜夜用心於此也。然其堅決之心亦不可缺,不然其心不堅,終無所成。

引:何謂陰、陽?凡為善而人知之,則為陽善;為善而人不知,則為陰德。陰德,天報之;陽善,享世名。名,亦福也。名者,造物所忌。世之享盛名而實不副者,多有奇禍;人之無過咎而橫被惡名者,子孫往往驟發。陰陽之際微矣哉。

南川子曰:積陰德,所以安心也。積陽善,所以安身也。名若副實,名亦無妨。名不副實,勿戀此名。

引:乃知人之為善,不論現行,而論流弊;不論一時,而論久遠;不論一身,而論天下。現行雖善,而其流足以害人,則似善而實非也;現行雖不善,而其流足以濟人,則非善而實是也。

南川子曰:善惡者,莫以其名觀,當以其實觀。世多有以善之名,而行惡之事者。故勿觀其名,觀其實。

庚子年十月初九

2020.11.23於北京作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