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秋,長江之歌(34):秦氏祖傳寄暢園

長篇散文遊記·連載


10月11日(4):江蘇無錫· 寄暢園(秦園)

        別二泉而往寄暢園。旅行是辛苦的,遊覽馬不停蹄,大都走馬觀花不能盡興,即便如此,表姐與妻也不願多轉悠了。無奈,我只能獨自前往。其實寄暢園屬於“園中園”,亦在錫惠公園內,惠山寺旁,古華山門左側。


         據介紹,寄暢園四百多年間,一直爲秦氏所有,故又稱“秦園”。原址原屬惠山寺兩僧房,明嘉靖初年(約1527)由兵部尚書秦金所得,闢爲園,名“鳳谷行寓”,並以“名山投老住,卜築有行窩”詩句寄託年老隱退之意。秦金死後,園歸族侄秦瀚及其子江西布政使秦梁。其間修葺園居,多有鑿池、疊山改築。秦梁卒,園改屬秦梁之侄都察院右副都御使、湖廣巡撫秦燿,萬曆十九年(1591)解職回家,寄情山水,疏浚池塘,改築園居,取王羲之《答許椽》詩“取歡仁智樂,寄暢山水陰”句中的“寄暢”兩字名園,構列園景二十,每景題詩一首,散發出傳統文化的精神、氣質、神韻。至清代,傳至曾孫秦德藻,再加整修,並請著名造園師張漣與其侄子張軾掇山理水,疏泉疊石,園林更趨完美。康熙、乾隆二帝六次幸遊此園,後頤和園中諧趣園、圓明園內雙鶴齋即仿此園建造。1952年秦氏後人秦亮工將園獻給國家。



        寄暢園門前立一對小石獅,憨態可掬。進園門向右順池畔而行,有一亭,名涵碧,可觀池中紅鯉。過茶園,是“八音澗”(原爲懸淙澗,又名三疊泉)石洞,曲折幽深,明暗錯落,穿行其間可聽清泉清脆滴落之美妙韻律。漢語有“八音迭奏”詞語,指中國古代八音“金石絲竹、匏土革木”八類樂器輪番演奏;1796年由瑞士鐘錶匠安託·法布爾發明的“八音盒”,可自動演奏音樂,若“八音澗”之“八音”與之有關,也是秉承中華傳統而早於西方的。用手捧泉品嚐,那滋味蕩氣迴腸,若真用之煮茗,不知如何愜意哩!


        過“八音洞”,撲面又一人間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景緻:盆景薈萃,自然微觀,真乃“池會林採明於纈(注:即有花紋的紡織品),山露苔華媚若鈿(注:即嵌入金花的首飾)”(寄暢園含貞齋王汝霖所書一聯)也。此有一廳堂,名“秉禮堂”(這是寄暢園中的園中園),又有對聯雲:“玉鏡平開遠山近,遙臺倒影添差樹”。檀木做的桌上,高山大河,碧蘿青藤,綴爲點滴,意境遼遠。有“孤帆遠影碧空盡”“只緣身在此山中”的“山水盆景”,有雀舌羅漢松、老雀梅、靈芝、小葉女貞等樹樁盆景,讓我陡生“再歷三峽、重登廬山”之感。前面又一廳堂,名“鍾靈毓秀”,裏間山水畫兩側懸一對聯,曰:“崖間翠靄當樓臺,池上清流隔澗通”,那畫幅正表現出對聯之意。兩處景緻,兩相呼應,盆景爲“立體的畫”“無聲的詩”,書畫亦有“咫尺山水”之神韻。


       我發現,此間路徑皆繞池而通,行時又遇一石洞,洞旁有閣,名“鄰梵閣”。從石洞穿行而過,攀援到一小平臺,下可觀綠池(即惠山寺阿耨水),上可望佛塔(可觀惠山寺全景),正可謂遐邇皆如意也。正觀景間,古木參天處,松風乍起,烏雲勁飛,豪雨將至,然我卻毫無歸意。再過石洞,下一小亭,亭旁水池龍嘴吐碧。佇立池旁,可以覽盡寄暢園山水景緻,但見碧波湧浪,奇石逗趣,左有翠林青山,右有長廊橋亭,頗覺異境天成,留連忘返。


        雖然仍覺沒有盡興,但身不由己還得急急趕出,這不,待見到兩位女士,妻一臉不快,她們早已等得不耐煩了。一路往車站走,見小鋪子裏盡是賣惠山泥人的,這種相傳已有400年曆史的彩繪小泥人,可愛極了,只可惜易碎不便攜帶,我們不敢買。


     (待續)



        注:此文(原標題《1983·秋,長江召喚,我們出發……》,爲了標題更具時代背景,也更加含蓄和洗練,故改之)是記敘散文體裁中的遊記,且是沿着時間場景順序,以日記形式和場景變換爲行文結構(進行連載);同時,爲了使內容更加豐富,採取“時空疊加”的方式,加入了同一空間的不同時段的內容。

        本文爲作者斷續歷時11年於1994年底完成,然後壓箱底25年;2019年第一次修改,增強了文中歷史事實、時代特徵、地理景觀和人文景觀的史料性與真實性,儘可能做到顧言而見貌,即字而知時;2020年6~11月第二次修改,對第一次增改再次補進文史地情內容,進一步加強了行遊中從感受到感悟的內心演進,並修辭潤色完善;全稿約8~9萬字。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