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開了一天門的健身房

        我們那兒的那個健身房,從19年10月份給搬走了,搬到了新城區。我在他要半天的前幾天,就把櫃子裏面的所有東西都拿回來了。有很多人把自己的東西卻忘在了那裏,搬遷之後這才着急。這忘記拿東西的很多是掏了錢,從來不去的。有個人掏了四年的錢從來都沒去一次,只能說健身房老闆前世那是積了什麼德?

        剛搬過去的前幾個月,他要裝修買設備什麼的,關起門來不去開業人們倒是可以理解。後幾個月是因爲疫情影響,不開門也可以理解。可這一關門這就關了一年多。秉着對健身的熱情,我也掏了一年的錢。人們在羣裏那是天天都說: 什麼時候開門?什麼時候開門?也有人開啓了大罵模式:  我們聯合起來進京告御狀去。每次我都會去那兒看一看,那個大門被鎖子鎖的緊緊的。其原因是因爲消防不大過關。

        這一年的10月底,我又去了看了看,那曾經辦卡的會員們一一去了;前門走不了,那就走後門吧。我們乘電梯上樓;在舊城區那會兒是四樓,搬到這裏面依舊是四樓。途中沒有人上,卻只有人下。還沒有上到頂兒,我跟一位會員大姐,兩次三番的要去下,而且都是還沒有到站,可能是看到別人下,自己也便有了下去的衝動。外面的景象都是一樣的,黑漆馬虎的。電梯上到樓頂兒,這纔不黑了。主要是看到中途有人下去,我們都還以爲這是到了呢。

      搬到新區,那地方正是的太大了!有原來的兩個大呢。怪不得老闆會千方百計搬到這裏來。健身器械都換的新器械,而且多的數都數不清;練背的,練腰的,練肩的,練臂的……反正一個項目,一種器械吧。還有那麼些一眼還望不到頭呢。並且跑步機也增加了好幾架。沙袋從原先那兩個底座的,又加了幾個吊着打的。

      打乒乓球那地兒,專門擴出一間屋子,裏面全部都是乒乓球檯。還有一間大房子給空出來,可能將來是要做休息區的。並且這個地方老闆還要建游泳場的。人們就跟蟄伏了一冬的蟲子一樣,紛紛來鍛鍊。我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曾經的那位每天打卡的光頭哥。好長時間沒有練,好容易練下的肚子又重新鼓了起來,這讓我多少爲他感到有些惋惜。不過,在家的我那是堅持不懈的,做些簡單的重複性動作。當然,這些比在健身房的揮汗如雨那是差了許多。不知道現在的我,是不是也把那好容易掉下的脂肪,重新又生長了回來。

        我去了後就上跑步機跑步,很長時間沒跑步的我,跑了不到十分就累的氣喘吁吁。與我相隔的那位大姐,一下要跑了半個小時呢。跑完步就練會兒器械。由於沒有操課,那時間永遠都是充裕的。本想打會兒乒乓球,奈何沒有帶球拍子。又不再上橢圓機跑上半小時,又還不願意跑。索性坐下來更一下我的文章吧。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一陣嗡嗡的報警聲,樓內的電燈全部斷電。只聽見有人在不停地攆着人。我們所有的人都嚇壞了,還真以爲出了什麼大難。倒數前臺鎮定自若,她們告訴我們,那不過是消防演習。就在我第二天去的時候,那碩大的房屋內卻空無一人,而且屋內的燈全部熄滅了。這種感覺讓我有點兒害怕,怕突然間把門鎖了,我連出都出不去。

        本以爲自己是不是去的太早了,出去轉了個圈兒,又過去瞅了瞅。樓內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健身房又關停了。她說假如再開的話還得冬季。直到現在那裏面都沒有開業。而且,不但前門上了鎖,後門也跟着鎖上了。我們都健身夢那是徹底破滅了。

        我突然懷念起曾經,那每天都去去健身房健身的日子了;上上操課,做做有氧,再做做力量。運動做完再寫上那麼會兒字,一下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那種感覺還真是挺美的。無論風吹日曬,還是颳風下雨,那是執着的堅持着去。有沒有做個什麼改變?最起碼賺個有地方去,轉個有規劃的練。這下好了,整日整日的在家坐着,靜等膘長吧。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