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顧忌放下,覺得這胸膛會爲她守候一輩子

        江緒把車開到山腰一處,吉普車轉入岔路,眼前開出一條羊腸徑,片刻又柳暗花明。

        前方讓出一大片寬敞的空地來,正中一幢白色地中海式洋房,後頭一百八十多度,全幅海景。氣派不遜坐落信義計劃區的匯琛大廈,可謂鍾鑲毓秀,高樓大廈自然不及。

       思佳走進屋內,這屋子的奇景也不用再費一番心思描述,總之這樣的家世,只肯住仙境的。

  他走過來,突然伸手摟緊她,半天不說一句話。

  「江大哥……你怎麼了?」

  他死緊摟她在懹中,把她纖細的身體壓向他硬碩的胸膛。他的體熱竟穿透數層衣料。傳到她身上。

  這是奇妙的感動,思佳沒試過,不知和一個男人竟然能如此親密。

  他臉似乎埋在她髮際,語音含糊不清。

  「只有你在這兒陪我……」

  思催笑了,柔聲說:「當然有我在這兒陪你。」

  他的手移到她發上,輕輕撫摩,待她似易碎的玉瓷。

  思佳偎進他懷裏,所有的顧忌放下,覺得這胸膛會爲她守候一輩子。

  他胸口熾熱,斷斷續續不規則地起伏。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