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成這樣了,還回家過什麼年

都成這樣了,還回家過什麼年

        文/孫新合

可能是和年齡有關係,人到中年的我,對過年愈發的沒興趣。

另外還要考慮時間問題。春節假期就一週,除卻來回路程的耽擱,真正能呆在家裏,也就兩三天。

還清楚地記得,去年春節,在家想陪母親說說話,她趕緊安排,別管我,去親戚家走動下,回來了不過去看看,怕人家說閒話。

我不高興地回答,那有什麼,隨便讓他們說,不喫他們的,不欠他們的,怕啥?

母親嘆口氣說,你這孩子,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就不懂事呢?人活着,不容易啊。我都埋在土裏大半截,不用你們管了。


真的,聽上去特別的傷心。

另外,就是要參加不同的飯局,親戚間,朋友間,同學間,都得過去。說是溝通感情,其實就是相互吹牛皮。

當然,酒是少不了的,而且是高度白酒。想不喝,很難。往往很不客氣地懟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我去,哪跟哪的事啊?

醉酒的人都知道,喝醉的滋味特別不好受,如果再有些許的失態,壓根沒辦法補救,那才叫人當真瞧不起。

昨天,兒子打來電話問,老爸,馬上就過年了,啥時候回來?我說,都成這樣了,還回家過什麼年?兒子沉默會回答,也是,您老人家看着安排吧。


目前,疫情肆虐蔓延,整個神州大地處於嚴峻的狀態。防疫,抗疫,當之無愧地成爲重中之重的工作。

說心裏話,從該死的病魔出現,我從來沒有感到過懼怕。不就是生病嗎?不管是高官大人,亦或是平民布衣,誰也逃避不掉。

雖然我談不上年長,但是我已經先後經歷三次傳染病的時代。不難看出,應對方法越來越成熟,治療手段也越來越先進。

最正確的做法,就是在做好必要防護的同時,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畢竟,以後的路還很漫長。

但是,讓我恐懼的是,有人不明就裏,把所有的責任都加在患者的頭上。惡毒地抱怨,甚至謾罵。這種情形,他比患病都難過。


按照防疫總體要求,今年回家過年的人,即便是低風險區走出,首先都要持有有效時間期內的核酸檢測證明。回到家裏,也要在家實施隔離。不聚集,不流動。

至於高中風險區的,更加麻煩。回到家中,定點集中隔離,做檢測。糟糕的是,不管哪種,不但折騰人,相關費用還要自己掏腰包。

我不是有錢人,很討厭裝高尚。作爲打工人,整天辛苦地奔波,無非就是想多掙錢,少花錢。

馮鞏,閆學晶,王寶強聯袂表演的小品《公交協奏曲》,中間,馮鞏讓王寶強和同行人員給他湊路費,王寶強動情地說,農民工掙錢不容易,出錢更難。

當時,觀衆席上掌聲如潮。大夥在發出會意笑聲時,更加讚歎這句臺詞。他是當今中國老百姓的真實寫照。


毫不猶豫地說,從疫情出現後,各個行業都遭受不同程度的衝擊,掙錢變得更加艱辛。還有什麼理由再去出錢呢?反正,我是萬分的不樂意。

不過,我也清楚,這是迫於形勢的需要。既然這樣,咱就成全吧。況且,單位發出通知,不回家過年的,給予不同的現金獎勵。

得,啥也不說,積極響應。對於錢,我永遠保持着喜愛。只要給,我就要,多少全部笑納。嘿嘿。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