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發展的眼光看人:姚黃“變形”記

文/白茶心

我喜歡一句話,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我也喜歡另外一句話,要用發展的眼光看人。

1.小時候的姚黃

小時候的姚黃,也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孩子。姚黃上初二的時候,班裏組織去春遊。老師說,要繳納春遊費50元,回來要寫作業,交一篇春遊作文。

姚黃家裏很窮,拿不出50元的現金。姚黃是個有韌性的孩子,也是一個不給錢不敢去上學孩子。她幾次糾纏,父親沒有辦法,去借了50元給她。

姚黃歡歡喜喜地去春遊了,回來後活活潑潑地寫了一篇春遊文章,寫得很好,得到了老師的表揚。但這事從此埋下禍根了。父親經常把這事拿出來說,每說一次,就批評姚黃一次,羞辱她一次,說她竟然要自己借錢讓她去春遊,還用怪里怪氣的語氣說着“春遊”兩個字。說着說着,就不讓她上學了。

這事也就成爲姚黃心中的痛。她其實也是很喜歡上學的。那時候初中不是隨便誰都能上的,姚黃爲了考上初中,每天早上起來學習,十分地勤奮。

輟學後,姚黃去了好幾個地方工作。先在離家不遠的市裏工作,製作塑料袋子。因長時間暴露在有毒的氣體中,她的臉長了很多的疙瘩,後來治療了很久纔好。

在後來又到了南方沿海城市的工廠裏工作。姚黃手腳麻利,很快就從流水線到了品檢崗。姚黃所有的錢都拿回家裏了,父親還覺得不足,哪怕拿了幾乎所有的前回家,父親還是覺得不夠,還要說她。家裏就像一個黑洞,永不饜足的吞噬着她。

2.婚後的姚黃

後來認識了前夫,姚黃像火箭一般從家裏逃走了,幻想着逃到有愛、不剝削自己的婆家。不過世事難料,姚黃在老家帶孩子的那幾年,前夫就開始提離婚,姚黃掙扎了幾年。

她以爲前夫提離婚,是因爲兩人異地,她想小孩大一點上幼兒園了,可以夫妻團聚。就想着去A城。前夫在A城開了一個小公司,卻怎麼也不同意姚黃去A城找他。沒辦法,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到B城找自己的妹子。託妹子的關係,進了一個大廠,期望着兩城之間1小時的車距,可以挽回前夫的心。

前夫是個乖覺的主兒,見她來了,卻始終不肯她去A城探望,據說是怕被鶯鶯燕燕撞上。兩三年間,兩人見過兩三回,都是前夫來B城。

第一次來,順走她幾千塊存款,說自己週轉急用。第二次來在海邊玩開心了,手機掉到海里,把姚黃剛買的新手機順走了,順便又順走她的存款。過年的時候,也不叫她一起回老家去。

那幾年,姚黃的日子乏善可陳。週一到五上班,喫廠裏的住廠裏的,按部就班。週六睡到自然醒,中午坐車到妹子家,有時候坐車也坐反方向。

到了妹子家,妹子剛好做好中飯,她拿筷子開喫,喫完坐着看電視,晚飯好了喫晚飯,晚飯後看電視,9點的時候洗澡,9點半睡覺。

絕大部分時候她都是妹子家裏的“大爺”,碗也不洗一個。偶爾拖一下地,拖完地,不許人走動,誰走動罵誰,說是會弄髒地面。妹子罵孩子的時候,她還要跟妹子一起罵小外甥,也不知道勸一下,只會火上澆油。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12點喫妹子做好的中飯,收拾從妹子家帶走的水果和其他喫食,2點再坐車回廠子裏上班。第二週週而復始。

如果妹子去逛街,姚黃也會跟着去。但是她從來就沒有帶過錢包,在她眼裏,沒有要付賬這回事。她去逛了,想買什麼,直接拿了就走,妹子追在後面付錢。她也不喜歡帶手機,帶了也永遠都是靜音。聯繫上她,還不如聯繫上一個外星人機率大。

就這麼過了幾年,大廠裏的人看着姚黃,都以爲她沒有結婚,是個無家無口的女孩子。開始有人追姚黃了。姚黃終於下定決心了,也許是終於死心了,反正婚姻名存實亡,不如往前一步,也許海闊天空了呢。

3.再婚後的姚黃

姚黃花了一年多離婚,因爲不知怎麼的,前夫忽然不同意離婚了。後來要求姚黃寫了一張協議,約定不要前夫家一分錢,以後還負擔一部分孩子的撫養費,才勉強答應離婚。

前夫家很富有,幾代人都開工廠,在老家當地很有實力。可是離婚的時候,一毛錢也沒有分給姚黃。

前夫有一張白淨的臉,長着一張桃花眼,會賺錢,嘴巴滑溜溜的會講話,惹下不知道多少風流債。孩子也不管,只扔給爹媽。兩人算是真不合。

姚黃離婚後,跟一個北方漢子談戀愛。那人勝在人老實,會照顧人。自己賺1000元,交給姚黃1000元。又因姚黃不能接受抽菸的人,把煙給戒掉了。又喜歡做飯,天天給姚黃做飯喫,也把她的衣服給洗好。總之,不讓她操心一點生活上的事情,把她照顧的妥妥帖帖的。

兩人交往幾年後,有了小孩子,就一起回老家了。回老家後,姚黃開始活起來了。

借錢將老家的樓房裝修,從低矮的老房子搬進去。又在裝修後剛將錢還清後,借錢在城裏買了個房子。丈夫不同意,姚黃想辦法自己一手操辦好各種事情,又努力影響丈夫。

買房後,房價飆漲,姚黃爲孩子的教育和家庭生活質量的改變,用雙手掙到自己家的新未來。

小孩大一點後,姚黃去上班。她也能處好和同事的關係,一起喫飯,一起歡笑,有什麼事情幾乎都能找到人來幫忙處理。

姚黃也邀請家人去玩。她規劃帶着家人去逛當地的水庫等有意思的景點,又給每個人買專屬拖鞋。還看老家缺什麼,就買什麼郵寄回老家。有時候是好看的沙發墊子,有時候是喫的。

以前把手機當裝飾品的姚黃,也開始下載微信,每週和家裏人聊天,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儘管姚黃現在的家沒有特別寬裕,但以前專門收人紅包的人,現在也開始時不時發紅包。家裏人誰考試過了,她發紅包慶祝一下,遇到好事了,她發紅包祝賀一下,節慶了,她發紅包送祝福。

妹子買房的時候,妹夫害怕還貸壓力,憂慮得不想買。姚黃打電話去勸他,讓他順利做下買房這個英明的決定。又在家人遇到問題的時候,會說,有問題就想辦法解決唄,我們一起來想辦法。

這就是歷經曲折的姚黃,在人生不同的階段,被生活磨成了不同的樣子。現在的姚黃,儘管還是像以前一樣偶爾還愛生氣,還愛不理人,但熱忱地付出,熱忱地生活了,相信她也會過的越來越好。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