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理解》

      吐槽了一晚上的話,今天變成文字的時候到也是變得少了些。那些很有道理的話語倒也是想不起來多少了。靜靜的想想也多站在艾家長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可能更加明白他們的不理解、委屈~

近段時間也是因爲校車的事情而忙碌着。說起校車也已經帶了4年的時間了。記得當初帶校車的時候是因爲可以分班。沒想到這一帶就是四年,總會問辦公室的老師們,看着孩子們一點兒一點兒的長大是一種什麼感受,我好似感受到一些,因爲校車上有些孩子就是做校車坐了四年的時間。看着他們真的是長大了。問夏哥的時候時候,他說他自己都不記得送過幾屆的學生畢業了。

每次把孩子們安全送回家的路上,不免回憶起來以前。夏哥回憶起來剛帶下車的我,夏哥的評價是:“那時候是一個嬌羞的姑娘”,現在對待校車上的事情都可以獨當一面了。記得當時跟丫丫在一間辦公室的時候,那時候見她也是很少了,白天大家就是各自上各自的課,早晨、晚上丫丫就直接帶校車走了,那時候覺得丫丫真的好忙呀~那時候說,也想着帶校車,覺得“威風凜凜”的感覺。覺得校車是一個學校的形象標籤,我坐上代表學校的校車行駛在馬路上的時候,覺得好驕傲。

對於校車上的種種,有的時候回憶。腦海中像是過電影似的“歷歷在目”。校車上交涉最多的就是家長,小的事情就是晚點兒的問題。校車行駛在路上,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所以對待站點的到站問題,我們也是隨時在“聯繫羣”中隨時的報告校車的行駛狀態。對於校車上的事情,家長們是真正理解的。

記得去年的冬天,有次霧霾天氣特別的嚴重。遇到霧霾天氣或者是雨雪天氣的時候,爲了安全駕駛,高速就會限行。校車也只能走外環,誰知我們眼睛看到的霧霾比實際上“嚴重”的多,剛出外環。能見度應該只有10米左右吧!想着遠處還有焦急等待校車的家長和孩子們,只能硬着頭皮摸索着前進的道路,最誇張的是校車與家長面對面我們都互相看不到。這絕對不是誇張的來說。現在跟家長說道這件事情,他們唯一的感慨就是覺得校車他不容易了。

對於家長們他們對校車和老師表示真正的理解,也會有不同的。記得有位孩子的家人總是接孩子的時間或者送的總是晚一兩分鐘,對於這樣的家長我們能做的就是耐心的詢問。時間長了,好似覺得校車老師沒有脾氣似的,又是一個楊陽光明媚的下午。送到最後一站的時候,家長沒有到—大概過了10幾分鐘,電話打不通。這時候告知學生,說:“如果媽媽一直不到我們就只能把你帶回學校。”孩子聽到這裏,哭了努力的拍打的校車門,邊拍打着邊說:“讓我下去鄧,我自己等。不用你們管”不一會孩子媽媽來了,上來就說:“怎麼了?”我說,您的電話打不通。我給孩子說:“如果再等不到您,我們只能帶孩子回學校。”媽媽嚴厲的說:“憑什麼每次都讓我們等校車,校車不能等我們”。以後的每次見面,家長見到我,都好像是“仇人似的”。好似是我故意而爲之。

真正的理解,我們可以真真實實的感受到的。東區線路最近幾年都是我在跟,這麼多年也確切的看到了校車行駛中的困難。先來說說孩子吧~孩子上車的時間早,但是由於線路比較長,所以到校的時間並不能保證。再加上有的孩子需要在學校喫早餐,有的甚至喫完後,第一課都上了半截兒了。所以孩子們漸漸的都選擇早晨不坐校車,高架橋的完善也爲家長們省去一部分時間,家長們出發稍微晚些也能保證很早的到校,孩子們看起來也不會太過於疲勞。再來說說家長們吧~家長們我更多的是想稱呼他們艾家長,因爲我體會到他們真的理解校車線路的困難,所以理解校車有的時候不能準時的到達站點。甚至由於管轄區域的考慮,也只能選擇一次又一次的改路線。對待改路線艾家長們選擇接受,變化站點雖然對有些艾家長來說不方便。但是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理解,就像有個艾家長說的“磨合”。

昨天晚上由於管轄區域的限制,校車又一次面臨着該線路問題。緊接着面對着是艾家人們的不解,當面的訴說倒不如說是多年問題的一個堆積點兒,在這一刻慢慢的爆發了。由於當時在送校車中,後面還有家長等待接孩子,只能簡短的解釋。意識到着並不是一兩條信息可以表述清楚的,所以給艾家人說:“晚上大約幾點給您去電話。”更多的話,問題我慢慢解釋給您聽。從7點半打電話一直到快9點,太晚怕打擾艾家人們休息,放下電話“心也是在懸着”送了一口氣。果真跟料想的一樣,有位家長態度很生硬的說;“我們接受不了這個站點。”並且爲我們規劃了這一站點的路線,對的就是針對這一站點規劃了一個很大的圈子的路線,但是這位家長好似忘卻了一點。就是這一站點後面還有兩個站點,這個站點倒是方便了,但是後面兩站的艾家人接孩子的時間只能無限的拉長—試想最後兩站的家長接孩子都到7點多了,我又應該作何解釋呢?對於這位家長的規劃,我首先表示感謝。但是我當時把前後事因—作爲校車老師需要考慮的是校車上的所有孩子,爲了能讓所有的艾家人們儘量早點兒時間的接到孩子,校車老師與校車師傅辛苦點兒沒啥!這是實話。真心地大實話。

從週一下午改線到現在,空車接孩子的時候不敢像以前似的在校車上躺下睡覺,而是坐在座位上閉上眼睛,耳朵隨時聽着校車羣裏的信息、時不時地睜開眼睛看看到哪兒了、隨時給艾家人們播報站點的位置以消除他們心中等待的焦慮。今天早晨夏哥總用餘光看着精神恍惚的我,久久說了句:“你去休息會兒吧!”我說:“沒事兒,我陪着你看着路吧!外環大車太多,攝像頭什麼的都沒有完善。四隻眼睛總會比兩隻眼睛安全的多。”

最近因爲改線的問題,跟每位家長溝通後見面時也簡單的聊了幾句。對於家長們,面對面的時候更加真實感受到他們對待校車師傅和校車老師的尊敬與理解,突然豁然開朗。因爲再此之前真的是“雞毛一地”。突然想問問你們有沒有一刻不知觸碰到心底的哪兒個點,心情突然很糟糕。又突然被真實的感動解開了心中的疙瘩。

真正的理解,我感受到了,同樣的被感動到了。

感謝校車上所有艾家人們的理解,每一次改線路時有些家長不說並不代表他們沒有意見,而是他們在這樣一次一次的改動中選擇理解、支持。

備註:校車全程87公里,早晨比改線前早發車20分鐘,晚上比改線前晚回來40分鐘。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