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筍——回不去的故鄉(47-70)

作者:春筍

回不去的故鄉(四十七)

        父母年紀大了,身上不是這病就是那病的,一生好強的母親跟我說:真耐不活在家燒火洗衣服了,還是去你養老院住下吧。當我們去接母親的時候,她在房裏嚎啕大哭,說這一走就回不來了,我說您就住我辦公室隔壁的房間,隨時都可以找到我。這樣好說歹說才把老人家接到恆源養老院。

        剛來的幾天,父親對養老院的伙食搞不慣,總想喫點辣的,還想來盤鹽碗豆,在暈二杯老酒,早餐又不喫稀飯,也不要麪條,一日三餐讓院裏的後勤人員左右爲難。我說先想辦法解決,時間住長了,慢慢習慣就好了。果不其然,過了二個月,稀飯麪條父親也喫的津津有味,還說不能搞特殊化,這比59年餓肚子不曉得強幾多倍。

        每到週末,我喜歡去鄉下轉轉。母親的消息特准,我有什麼活動不一會就傳到她耳邊了,第二天集合出發,她牽着父親的手,一顛一顛的坐上車說:我們也想去看看,趁現在還動的了,跟你出去享哈福,學以後還動不動的了。周邊的網紅美麗鄉村,什麼白骨洞、荷花堰、耕讀小鎮,無不留下他們的身影。

        前天,醫護人員組織郊遊,說到菖蒲村去玩玩,順便搞搞燒烤。我都不知道這個活動,母親居然也搭上線了,還問我去不去玩?呵呵,我說您成了養老院網紅噠,他們隨去那些都把冷那喊倒?母親說:是滴撒,這伢們講心,還不是沾你滴光。當我們來到菖蒲,父母像小孩似的,這個裏坐坐,那裏轉轉,還要我們多拍幾張照片,高興的似孩童般的。

        下午的燒烤,我說回我的老家吧,那裏有沙灘,也有水,風景很不錯。父親說老屋人都冒得了,回去搞麼事?我望着父親,分明從他眼裏看出對故鄉萬般的不捨,卻又不願意回去面對荒涼的糾結。他們在老家生活了大半輩子,有過童年,有過青春,有過割谷插秧,耕地播種,怎能說忘就忘呢?是啊,歲月的風沙掩埋了過往,時間的長河帶走了曾經。很多人的故鄉,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曾記得小時候,玩伴多,三五成羣,常在月光照耀裏的樹叢中瘋跑。又或者,並排坐在禾場邊,一起數星星,看月亮,說心事,談夢想。你笑我傻,我笑你憨,一羣人嘻嘻哈哈,毫不避諱。那末經世事的純淨的歡笑聲,隨着晚風飄的很遠很遠⋯⋯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故鄉的夜晚變得越來越安靜,除了夜鶯偶爾幾聲啼鳴,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兒時的玩伴早己分散,今生再無緣相遇。曾經一起看過的月亮,如今依舊在那,溫柔皎潔,只是多了幾分寒涼;曾經講過的笑話,如今還能記得,只是一點都不好笑了;曾經一起談過的夢裏,有的實現了,有的破滅了,只是其中悲喜己無人可以傾談⋯⋯

       清風明月如咋,故人天涯路遠。那些斑駁的舊時光,最後終於成了一個人孤獨的回味。唉!揮不去的情結,回不去的故鄉⋯⋯

回不去的故鄉(四十九)

       進入十二月,年的腳步越來越近,我卻絲毫沒有過年的喜悅,那些帶着飄香的年味不經意間忽然溢滿心間。過年,一切似乎很久遠了,再沒有曾經的期望與渴望,沒有了曾經的欣喜與快樂,隨着年齡的增長也早己失去了對過年的熱情,只留下一份對逝去歲月的感懷和深深的眷戀。

       記得兒時,那個時代物質匱乏,過年成了最幸福的一件事情。也正因爲那個年代的貧窮,纔有了讓人難忘的那份簡單而真實的快樂!廚房裏,母親忙碌的身影,熱氣騰騰的飯菜不斷飄來肉香,怎能不令幼小的我們垂涎欲滴,至今想起來,那濃濃的香味依舊在心頭繚繞。過年的夜晚,更是讓人懷念,幼小的我總是跟在哥哥姐姐的身後,穿着新衣前灣、後灣、隔壁八家都要去顯擺一下,瞧瞧,我今天穿的新衣衣啊!燃放鞭炮時更是熱鬧非凡,點燃啓火子只見嗖嗖的直射向前方,然後啪的一聲,好不開心。在歡笑伴着噼噼啪啪的爆竹聲中,我們渴望着長大,嚮往着美好的明天。然而,那種欣喜與期待,漸漸地隨着歲月的流逝年齡的增長,終究成了今天的回憶。 

        經歷了人生的春夏秋冬,回首走過人生的坎坷路程,風風雨雨幾十年,歲月讓我們學會了淡定與從容,學會了堅強與勇敢。生命不可以重來,時光不可能倒流,無論是憧憬也好,無奈也罷,年都會把每個人推向未來。 只是,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當我們一步一步學會成熟的時候,突然發現己不太年輕。不經意間,往昔的酸甜苦辣,悄然淚下。

        漂泊在城市中的你

        還有淡漠的鄉愁麼

        知道從離家求學的那天起

        故鄉便只有冬夏再無春秋

        卻不知道從哪天起

        故鄉變成了一個待久了不適

        離開了盼歸的地方

        再也容不得你我隨意回去了

        本以爲故鄉是個地點

        現在才明白

        它只是一段時間

回不去的故鄉(五十)

       我的故鄉是在京山北片的一個小山村,那裏有清澈的小河在靜靜流淌,秀麗多姿的小山起伏綿延,阡陌縱橫的田野,環繞其間。春天這裏很美,遍山的野花和田野裏的油菜花爭奇鬥豔,讓人眼花繚亂。兒時的我,經常望着河對面公路上偶爾行駛的車輛,期盼着有一天能載上我去外面看看。眺望遠方,遠方到底是什麼樣子,那裏有我的夢想嗎?兒時的我對遠方充滿嚮往。

       當我背上行囊,終於踏上了河對岸的班車,開始了一個城市到另外一個城市的流浪,我領略了深圳的繁華,也感受到了武漢的擁擠,看到了上海的偌大,體驗了廣州的冷漠。我帶着滿心的疲憊回家,又站在故鄉的沙灘上。翠綠的小草,美麗的田野,靜謐的河水,藯藍的天空和潔白的雲朵都給了我撫慰,讓我躁動的心恢復平靜,澄清。

       我又一次踏上了河對岸的班車,到了京山,又在京山安了家。有了家的我挪不動回故鄉的腳步,在離開故鄉好多年,都不曾回去。我看見荒地裏的馬齒莧,想起了曾經故鄉的滿山遍野,我連忙扯了幾把,像母親往日那樣曬乾,炒來喫,卻吃不出故鄉的味道。去年夏天,我帶着火芳同學一起回鄉下,我們走在兒時上學的路上,那小路己被灌木侵佔,容不下腳。故鄉老了,如同我們的父母般,我們再也無法尋找她美麗的倩影。

        返程的路上,我跟火芳說:不管怎樣,我都還是喜歡這裏的一景一物,喜歡這裏的人和事。火芳:你的養老院還招人嗎,你這樣喜歡故鄉,我跟你推薦一個故鄉的人去你那上班?我:可以啊,是那個,我認識不?火芳:我妹妹豔芳,你還有印象嗎?我仔細回憶,想努力找回她們小時候的樣子,依稀記得她們是有幾姐妹,模樣倒是忘了。我:在養老院上班倒是可以,只是怕她吃不了這個苦,受不了這個累。火芳:我的妹妹,你放心好了,絕對是一個喫苦耐勞的人。

       當火芳同學把豔芳帶到養老院,我問她服務老人受不受得了?豔芳很平靜的告訴我,她在家照顧臥牀生病的奶奶二年,鄉下出來的人,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我:那好,你就從基層做起,首先學護理,然後根據表現在安排崗位。就這樣,沒有談什麼工資待遇,沒有提什麼加班值守,豔芳揹着被子行李就住到了養老院。豔芳剛開始接觸這個完全陌生的行業,多多少少有些不適應,我跟火芳說,你是學醫的,也懂護理,你要多指點一下她。豔芳也不負衆望,虛心請教學習,每天勤奮努力工作,慢慢的成長爲了護理班長。

        如今的豔芳,己成了養老院的服務明星,走到那個區域,老人們都拉着她的手:豔芳,我有點事跟你說說;豔芳,我的藥又喫完了,你幫我買買;豔芳,你跟我照個相發給我的姑娘⋯⋯豔芳總是不厭其煩的、笑呵呵的幫老人家們忙這忙那,我從她的眼裏,分明看到了愛的閃爍。

        昨晚上,我和鄧部長、陳姐、豔芳一起開完如何提升護理服務質量的會己到九點,接着又一起查完房就到了十一點,我看着她們三人一起爲老人翻身、換紙尿褲、喂水、端屎倒尿、上導尿管、擦洗身子,全然沒有一個女人的嬌媚,有的是一個女漢子的頂天立地。不經意間,我的眼角淌出了淚花。拿什麼回報你?我最親愛的戰友們⋯⋯選擇養老,就等於選擇了奉獻。正是因爲有了你們的傾心服務、傾情奉獻,才換來了恆源養老院近五百人的安享幸福晚年生活。

        豔芳已經有二十多天沒有回家休息了,我開玩笑的跟她說,萬一你老公不要你了怎麼辦?豔芳哈哈大笑:萬一不要我了,就找你負責。呵呵,豔芳,請您今天無論如何一定要回家休息,你說的這個責,我負不了⋯⋯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