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婦女的週末

父親回家了,早上不用急急的起來準備早餐,所以,賴在牀上不想起來。看着時間已經九點多了,終於不好意思地起來了。

然而,心思還在牀上,什麼也不想幹。

女兒還睡着, 我一個人感覺十分寂寥。不知自己要做什麼。也不知時間怎麼就晃過去了。

下午,白朔被邀請去賞梅花。我還是一個人在。

晴好的天氣,也沒有讓我的心情好起來。感覺自己早已抑鬱成殤。

一個人總有一個人的好處。可以獨享自己的孤獨和寂寞。然而, 今天, 這孤獨和寂寞想要吞噬我似的,又好像軀體裏藏了讓人瘋狂的藥物,極力想張揚開自己無處安放的情緒。

順手拿起一本書,卻什麼也看不進去。於是,給皎月打視頻電話,約她一起去公園轉一圈。她在喫飯,說時間有些晚了,但也有一搭沒一搭地胡亂聊起來。

從疫情、到過節,到衣服,到做飯,所聊不過是家長裏短,思緒卻海闊天空,從載不動的許多愁裏跳出來,到萬里之遙晃悠了一圈。

等到放下手機,感覺血液好像也不那麼澎湃起伏了。

皎月今天在家做涼皮,透過手機屏幕,都能看出她的滋潤和隨意。自己便也想勤快一回。

便去買了韭菜,炒了雞蛋,和了面,準備做韭菜合子。認真起來,怕了幾十年的飯菜,好像也很容易似的。

剛纔,很自得地對皎月說,我會包包子了。皎月笑:“能幹”。尚未來得及費心的搜刮絕妙好句感謝她的誇獎。她又接着換了句:“快五張了,才學會包包子,也不算能幹”。我聽了,抱着手機大笑,屁股下的沙發,也跟着雀躍。

大廚養成記正在直播。

把韭菜切小塊,倒入炒熟的雞蛋,把各種各樣的調料包取出,一一放調料,輕輕攪拌,最簡單的餡料就做好了。

面當然是要揉到的。今天 的面軟軟的,像春天的泥巴。帶着芳香,活力,還傾注了我的熱情,順利地向着成功的方向行走。

把面擀成圓形,給半邊面放上餡料,然後,把另一面沒放餡料的部分,摺疊過來,蓋在上面,然後,把邊捏緊。這樣,韭菜汁就不會流出來。

給電餅鐺兩面刷少量油,等油稍熱,放入做好的合子。過一會,翻看一下。沒幾分鐘,我鍾愛的韭菜合子就出爐了。

外焦裏嫩,色澤瑩潤,香味可口,自己把自己的作品使勁誇了誇,把能想到的詞都用上了,感覺真成大廚了,幸福瞬間溢滿了自己的胸腔。

詩人說:“一畦春韭熟,十里稻花香”。我說:“一個韭菜合子熟,整個人兒喫得香”。

沒有“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的忐忑,只有喫到美味的欣喜和完成一件事之後,滿滿的自得。

這時節,抑鬱不知不覺,已煙消雲散了。

用盤子盛着,端到客廳,打開電視,一邊喫,一邊看酈波老師在百家講壇上講課。現實的饕餮與精神的食糧,一併而來,一個人,哪裏還有什麼孤獨與寂寥,只有生活中的愜意與閒適了。

心情不好時,和朋友聊聊天,天南海北的侃一侃,就會忘卻暫時的鬱悶;沒有人陪伴的時候,自己做一些自己想做的美食,完全治癒了自己。

以往讀詩詞時,讀到“若問閒愁都幾許,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便覺月橋花院,春色旖旎,都是斷腸句。今日卻覺,這諸多美景撲面而來,怎麼還有心情沉浸在幾許閒愁中呢?

原是萬物皆以我爲中心。心情不好時,萬物皆含愁帶怨;心情好了,萬物皆着我之色彩,絢爛而又簡單。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