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曾想到 牡蠣竟能如此動人

微博博主Ent_evo寫過這麼一段文字:

"1954年,生物學家F.A.Brown從康奈提格的海邊挖下來了一批牡蠣(Ostrea virginica),放進了千里之外芝加哥一個地下室裏的水族箱。

他是一個生物節律研究者,他知道牡蠣會隨着潮水的漲落而起居。

搬入新居的頭兩個星期,什麼都沒有改變。

牡蠣們依然按照它們正常的規律生活:它們時而縮回去,時而張開殼,捕捉海水裏的浮游生物,餵養自己,一切遵循着遙遠的康奈提格海岸的潮起潮落。

但是接下來的兩星期裏,發生了一件難以解釋的事情。

它們依然像潮水一樣起伏,但是它們的高潮期行爲卻不再和康奈提格的潮水吻合了。不是佛羅里達,不是加利福尼亞,不是多佛,不符合科學所知的任何一張潮汐表。

經過反覆計算,Brown意識到一點:這是芝加哥的漲潮時間。

但是芝加哥沒有海。

這些牡蠣生活在鋼筋混凝土的地下室裏,生活在玻璃箱的人造海水中。但它們知道海的存在,它們的祖先已經在海邊生活了幾億年;它們可以離開海,海卻不會離開它們。

Brown猜測,也許牡蠣是感知到了氣壓的變化,從中反推出了潮汐應來的時間、自己應有的節律。

沒有任何一隻牡蠣是有意識地在做這一切——但在某種深層的意義上,它們正想象着這樣的一片海,一片不存在於地球上任何角落的海,在那裏會有潮起潮落,而它們會隨着海的節律而開合。

芝加哥沒有海,但牡蠣帶來了海。"

我不知道其他人在這段文字中得到什麼,但我被這種宇宙萬物皆有呼應的一體感擊中了,這個地球甚至這個宇宙的整體性比我們想象的更強,它完全是一個無比精密、有着自己運作規律的、有如一個人的身體這般有機的存在,萬事萬物並非孤立,而是彼此之間存在複雜的共鳴。

即使細微如塵,與這被誕生的天地、星球也有完美的聯絡,只是人類可能在太多方面已失去了這種感知和迴應的能力,譬如地震到來之前,許多動物會感覺到,人類卻無知無覺。

我還被小如牡蠣這樣的生物亦能有自己獨立的行爲方式、甚至有那種類似“智慧”和“情感”的東西打動了。

有些人覺得,講科學就好,沒必要對自然界小事投射如此多的情感,何況是什麼原因還不清楚。但我覺得重要的是這事發生了,即使我們不知道爲什麼,但它們確實存在,值得我們去思考、關注進而尊重。

如此,你纔不會對天地沒有敬畏之心,或者帶着至高無上的自我態度凌駕於所有之上。

在通常的認知裏,提到牡蠣,它既不美,也不珍貴,和貓貓狗狗相比它沒有大腦,甚至不配作爲一個正兒八經的動物來對待,它就是一個小小的食物,它哪還能有什麼了不起的表現。

可是這一次啊,我真的被它們打動了,我們衆生,放之天地間,不過也就像螻蟻般不值一提,可如果真這麼想了,不會去好好感受任何、創造任何,如死水朽木般沒有熱情,那就連牡蠣也不如,連生命這兩個字最原始的意義也展現不了。

小時候,我曾經苦苦思考人活着有什麼意義,有時候覺得,一點意義也無,活着只是因爲不捨得死,不敢死。後來我想通了,天地生人,或本無意義,但每個人在一生中真真切切感受到的:爲一本書流淚、爲一首歌微笑、爲一頓飯滿足、爲一個人傾心,這些就是意義所在,意義是自己去尋找和感受的。

就像這些牡蠣,在呼吸開合間創造着自己的海。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