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日更發文前後,時光都給了我什麼?

偶然翻出2年前某日寫的一篇心靈獨白,突然發覺它恰是我默默寫了3年後、開啓日更前的一次自我探尋,貼在這裏,請諸君與我一起查看2年的時光印記。

兩年前的您,是什麼樣子呢?您的時光印記呈現怎樣的獨一無二或刻骨銘心呢?

另:如果您發現它與這兩年的日更文有什麼不同,請一定留言告訴我——您的反饋,對我很重要——在此先謝過各位。


打開一個嶄新的文檔,開啓第四年的心靈之旅。

坐在桌前,我想象着自己鋪開一張素箋,乾淨漂亮,有着淡淡的茉莉香味,我簡意素面地挽袖,拿起小巧順手的毛筆,寫雋秀有力的小楷,淡遠平和,愉悅自適。

上午十點多的院子,最適合曬太陽、賞風景。

藍花楹僅存的幾片黃綠色葉子即將掉落,有一些枯黃的果實一樣的東西掛在枝頭,看不清模樣,只覺土黃色外殼裏面好像有黑色的果子在等待着下一輪的新生。

應該還有很多小的芽苞在高高的樹枝上蓄力吧,大概一兩個月後,一樹融融綠意之間,便會佈滿帶着畢業季別離傷感的一串串紫色花朵,點綴成小園子裏最惹眼的一幕。

垂絲海棠花幾乎謝完了,葉子正大大方方地一片片往外冒,冬天裏紅紅的小果子掛着,惹人憐愛的樣子,又是一番姿態。

櫻花開得正熱鬧,一樹一樹,每個枝丫上都是一大嘟嚕一大嘟嚕地,我更喜歡遠遠地看那一片繁盛的樣子,近了總覺得太擠太吵,有點喫不消。

樹梢枝頭的新芽嫩葉,小小灌木叢裏的各色嬌花,靜靜地蹲在綠草間的大石頭,靜默地組成一幅春芽正發、春林初盛、春意盎然、春光怡人的春姿圖,招搖在春風裏,盪漾在我的心裏。

能在平日裏沒功夫駐足細看的院子裏,靜靜地一個人待一會兒,享受春光明媚,與花草樹木、鳥鳴蟲啾、氣息流動這自然中最閒適的一切交會,聆聽它們,感受自己,是我找給自己的一點小幸福:

自然生命的生機勃勃暫時掩蓋了日復一日繁瑣蕪雜的人與人、人與事之間的糾結牽纏,一切都靜美和悅的樣子。

想起了蘇子的“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爲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盡,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我這一刻感受到的這些,也都是造物者給人提供的美好。

可惜,很多人感受不到或者沒時間、沒心情感受。

天朗氣清,惠風和暢。

難得的無大風的春日,此情此景,讓我想起“清、明”二字,這一刻,真真的歡喜自在。

我明確感知到自己完成了“新生”:2014年底父親的突然不在讓我意識到死亡原來離自己那麼那麼近,2016年冬母親的去世讓我有深重的破碎感,2018年夏爺爺的離開讓我甚至不知道人活着要幹嘛,人生的來程已然一點點模糊,完全失重失魂落魄的感覺持續了很久。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一想到或提起他們我就淚流滿面,瞬時陷入失去親人的痛苦中。

如今,再次臨近“清明”節氣,我想起他們時漸漸地沒有了傷痛的錐心刺感,慢慢地感覺到他們在另一個世界給我的關愛、祝福和溫暖,在內心深處銘記着從他們那裏傳承來的善良、有愛、正直、真實、向上、奮進、節儉和不向困難低頭等品質,並把自己活成寬厚接納、昂揚明朗的樣子。

有一瞬,我突然覺得,一輩輩人的生命接替不過就像我打開或關閉的一個又一個記錄個人歷史的文檔一樣,它們內容有時會有一些交叉、重疊,同時又各有不同,那是新的一頁,新的進程,也是新的存在

這麼想,我似乎同時對死亡不再那麼害怕,不再那麼耿耿於懷了:它就是一種存在形式的結束,或許也正意味着另一種存在形式的開始呢?!


2年的日更發文,讓我成爲如今的我,也讓我不再是曾經的我:有些東西變了,有些東西始終是老樣子……變與不變,無非源於我對自己的定位,以及期望。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