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時掏鳥窩

昨日的天氣預報說:今天會有沙塵,不宜室外活動。正好,春日週末的清晨,最是睡懶覺的好時候,沒有做不完的工作煩心,也沒計劃外出遊玩。

晨光早已鑽過窗簾的縫隙,臥室也已亮堂起來。我睜開惺忪的睡眼,然後又閉上,在迷迷糊糊之中,享受着被窩裏的溫暖。沒事的週末早晨,可以睡一個懶覺,真好!

“喵~喵~喵~”突如其來的貓叫聲響起在我的牀前,它將我從睡夢中驚醒,再也無法繼續剛纔那個溫馨的美夢。

“走開!別在這裏叫啦,吵死人了!”我懶得睜開眼睛,小聲卻較嚴厲地驅趕着小貓咪,右手上上下下地使勁劃拉,爲我的驅逐增添許多氣勢。

我想,貓咪一定是蹲在牀邊盯着我,它一定是聽出我毫無惡意,因此,它一點也不害怕,依然還在牀邊“喵~喵~喵~”一個勁地叫喚。算是怕你了,我的小貓咪,那就不再睡回籠覺得了。

待我起牀一看,才發現,原來貓咪並不是要喚我起牀。只見貓咪正蹲着身子,仰頭從窗簾的縫隙望向窗外,很專注的樣子。這時,我看到貓咪往下微微蹲了蹲身子,作勢想要躍上窗臺,好去看一看窗外美妙的世界。

也許是,貓咪覺得窗簾間的縫隙太小,無法保證自己能夠一下子就躍到窗臺上,只見它再次蹲了蹲,最後只好作罷。因爲心有不甘,所以它便在這裏一直叫個不停。

這時,窗外傳來一陣小鳥的嘰嘰喳喳聲,我知道,這是麻雀的聲音。夾雜其中的,好似還有幾道稚嫩的鳥啼。

哦,我恍然大悟,原來是,小貓咪一定是早就注意到窗外的小鳥啦。貓咪就想在我的窗臺上上演一幕狩獵大戲,無奈窗臺有窗簾擋住了上不去,同時還有一層神祕的玻璃擋住了呢!

我明白了,原來是我家窗戶的左上方,有一個廢棄的空調孔,屋內這端早已堵住填好,而外牆那一邊卻是還是開放着的。

這麼多麼好的洞天福地啊,恰是一個可以避風雨的好地方,是小麻雀安營紮寨的上佳之選。難怪每一年都會有小麻雀在此築巢,並愜意地生活。今年,小麻雀也是如此。

我聽見麻雀的叫聲,似乎還有小麻雀嗷嗷待哺的乞求。當雀媽媽捕食回來時,小麻雀的叫聲就會變得歡快起來。

貓咪豎起耳朵,細心地分辨着窗外小鳥的叫聲,它出神地望向窗外,眼裏有一片捕食的狂熱,也有幾分無能爲力的無奈。

貓咪的專注,以及窗外小鳥的鳴叫,將我帶回孩提時代。

那時的小山村,磚瓦房還比較少,房屋的四牆大都是用石頭或泥磚砌成的。不規整的石頭或者泥磚之間,往往會有許多或大或小的縫隙。小麻雀便會銜來乾草枯葉,講究一點的還會找來村民丟棄的爛布頭,將自己的小窩佈置得隱蔽而又溫暖。

不論小麻雀多麼注意保密,總是擋不住小朋友們來回密集的巡查,在那些稍微低矮的地方,小朋友便會搬來木梯,然後一個一個的將麻雀窩掏出來。

有時會掏出拇指般大小的麻雀蛋,這鳥蛋一頭大而圓,一頭小而略尖,蛋殼也是灰麻灰麻的。有時會掏出還不會飛的幼鳥,小朋友便會帶回家,樣子小籠子裏。這樣的話,麻雀爸媽還會每天捉蟲子去喂小麻雀呢。

很多有趣的細節,隨着歲月的流逝,早已經記不太清楚啦。聽到窗外的麻雀叫,我便想起自己小時候的淘氣來。現在磚瓦房多了,好似鄉村的孩子們也會少了許多樂趣吧。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