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碗剩飯(4)

今天廣場裏依然是“高朋滿座”,我倆端着餐盤走了好幾個來回還是沒有找到座位,只好在一桌快喫完的旁邊等着。

“師傅,麻煩您過來收一下盤子。”等那幾個人喫完走開,楊飛忙示意餐具管理員過來清理。

“你先等一會兒。”師傅看了一眼桌上的剩飯,徑直走了過去。

“哎,你怎麼回事兒,趕緊收拾了,我們還等着坐呢!”楊飛很是惱火。

“讓你等着,你就等着。着什麼急!”管理員師傅也是個暴脾氣,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哎,你·······”

“算啦,咱們換一個位置吧。”雖然我也是一頭霧水,但爲了避免事態擴大,我還是打斷了楊飛的追問和聲討。

正好不遠處有一個位子空了,我們趕緊過去坐下。

“你說那人是不是有病,收盤子不就是他的工作嗎?真是奇了怪了!”

“算了,也許另有隱情吧!”

我一邊說着,一邊將目光移向前方不遠處。只見管理員走到牆角,跟一個人說了幾句話,並指了指剛纔那個沒收盤子的座位。

我頓時好像明白了什麼,臉也禁不住紅了起來。

那人六十歲上下,佝僂的身軀看上去很是消瘦。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舊皮衣,揹着一個黑色的雙肩包,腳上的運動鞋已經破爛不堪。滿臉的鬍鬚生的很旺,大概是很久沒有剃了的緣故吧。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了,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爲每次他都是同樣的穿着。他或者靠着廣場盡頭的牆,或者穿梭在餐桌間。

我一度以爲他是餐具管理員。

我看着他慢慢地走了過來,依然是東一看西一看。他走到之前我們沒有坐的座位,很自然地坐了下來,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因爲座位離得不是很遠,我明顯看到那個餐盤裏有一個菜完全沒有動過,而且還有一半的米飯。

喫完飯走得時候,正好要從那個大叔旁邊經過,我想楊飛應該還在困惑爲什麼管理員剛纔拒絕收拾餐具,於是,我略微示意他朝那張桌子看了一眼。

但楊飛接下來的舉動卻令我大喫一驚,目瞪口呆······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