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彼此的心裏下着雨……

我坐在沈念如的病牀前,靜靜地望着她毫無脣色的嘴巴,薄的猶如一條線。

腦海中浮現出一道白色的地平線,我們在清晨的第一道光中醒來,然後面對面坐着什麼也不幹,只是她看着我,我看着她。

我甚至希望她能成爲我的女朋友,等她病好了,我希望她可以等等我,等我長大就把她娶回家。

多年以後,我驚歎自己爲何如此早熟,我的內心世界爲何如此複雜,這根本不符合一個12歲大齡兒童的心理活動啊。可事實上,我就是一個這樣的“異類”。

夕陽慢慢低垂,將最後一絲餘暉透過玻璃窗灑在沈念如的臉上。光,像是在對她召喚:該醒醒了!於是,她微弱張開的雙眼忽明忽暗,因爲她望着我先是露出驚喜,而後又黯淡無力,似乎在擔心着什麼。

“顧北川,你怎麼會在這兒?我不是在做夢吧?”

“沈老師,我……”我全身顫抖個不停,我說不出話來。我竟然不敢看她的眼睛,我明明有一肚子的話想對她說,可爲什麼又……

“奶奶知道你來這裏嗎?你快回去,這兒不是你待的地方。”她虛弱且急切的對我說。

我坐着一動不動,真像個雕塑。我恨自己竟然會如此膽怯。我的心裏在打鼓,我正在醞釀着該怎麼重燃我的勇氣。

又聽到她說:“顧北川,你說話呀!你看着我,你爲什麼不說話?”

我依然一動不動,我甚至想逃走,我受不了她對我這樣的逼問。

“顧北川,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我沒有與你告別,是我的錯。因爲我想讓你忘了我,你是個重情重義的好孩子,將來也會是一個有擔當的好男人。

而我,不會再有任何希望,我隨時都可能離開這個世界,我不想讓你爲我難過,不想在你小小的心靈裏留下陰影,你明白嗎?”

她的這一番話,字字都像把刀子紮在我心上,我好痛,真的好痛。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我淚如泉湧的對她說:“沈老師,你會好起來的,嗚嗚……我不生你的氣,我喜歡和你在一起。嗚嗚……”我一邊哭一邊說。

沈念如的枕頭溼了一大片,我想爲她擦乾眼淚,可是我怎麼擦都無濟於事。

我們在彼此的心裏下着雨……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