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手(三)

作者:大鵬展翅

李淼回憶起結婚時的情景,她眼前出現自己坐在牛車上,車上坐滿了送親的人,有人懷裏抱着被子,有人懷裏抱着褥子,有人抱着盆兒,還有人抱着押車的小男孩兒。

牛車進了院子,身邊的姐姐李青說:“不給改口錢和壓車錢別下車。”

李淼只能聽姐姐的話,因爲姐姐明白結婚這套禮節。李淼看見院子裏不少人,女人們忙着做飯,男人們也穿梭似的忙着。

紙糊的窗乎上貼着大大的喜字,木門上貼着喜字,小棚子的門上貼着喜字。

柳林箭步如飛的走過來 他英俊的臉上陽光快樂,就像一束光令李淼心情愉悅。她愛這個陽光大男孩兒。當柳林把紅包遞給李淼時,李青伸手接過來,把紅包裏的錢倒出來,一張百元的人民幣從裏面滑出來。李青不高興地說道:“就一張?”

“一張可不少了,我孃家屯兒姑娘結婚裏面纔給十元開口錢,說是十全十美,李淼婆家給一百元是百裏挑一。是呀!咱這十里八村的還真沒有李淼這麼漂亮的姑娘。”

“可不是咋地,柳林,我妹妹和你結婚,你們買一樣像樣東西了嗎?嫁給你白瞎了。”李青大聲說。柳林臉上歡樂的笑容瞬間被強笑代替,小聲說:“大姐,今天是我和李淼大喜的日子,我們相愛,我會愛她一輩子的。”

“愛?能當飯喫嘛?”

“青,你爹媽都沒有說啥,人都來了,可別鬧事兒。”同來送親的一個女人說。

“是呀!是呀!你妹妹結婚你可別挑理了。哎呀!掉雨點兒了。”送親的人裏有人勸道。

“響晴的天下啥大雨呀?”李青瞪了說話的人一眼,剛想繼續在損柳林幾句,回頭看見李淼被柳林牽着手下車,兩個人含情脈脈的對望着。李青氣得蹦下車,還想理論理論,傾盆大雨從天而降。車上的人紛紛跳車,朝屋裏跑。人們站在門口,驚奇地議論:“這滿天的陽光,咋下這麼大的雨?

雨點子有珍珠那麼大,足足下了十多分鐘。院子裏的土地上汪起一個一個小水泡。貼在窗上的喜字澆溼了,流下紅色的眼淚,順着土白色的窗紙流下來。

人們小聲議論:“新娘子漂亮是漂亮,結婚下這麼大的雨不吉利。”

“哪有那麼多說道,屋裏舉行婚禮,看熱鬧去吧!”

“我忙着做飯呢!你去看吧!這新娘子看着挺老實,結了婚那,她那個婆婆夠她伺候的。”她們說着話走了,李青從旁邊走過來。

未完待續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