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謠歌手旋律裏的巴赫

《仲夏夜之夢——張瑋瑋與上交絃樂四重奏》音樂會的最後一首曲目,是巴赫的《G弦上的詠歎調》,由變身爲鍵盤手的張瑋瑋和上交絃樂四重奏合作完成。

簡稱爲MISA的上海夏季音樂節,從2010年創辦至今,已進入12個年頭。今天,主打古典音樂、在炎炎夏日綻放的這束音樂之花,開始雜花生樹起來,而民謠歌手張瑋瑋的音樂,就是斑斕的古典音樂中的一抹中國紅。

這抹中國紅在去年10月23日就曾“登堂入室”上海交響樂團的正廳,在通常只對古典音樂開放的舞臺上攜手上交絃樂四重奏舉辦了一場題爲《風箏和飛鳥》的演唱會。去年秋天,面對民謠歌手的一場音樂會的節目單我有些疑惑,巴赫的a小調無伴奏長笛組曲中的《阿勒芒德》、巴赫f小調羽管鍵琴協奏曲中的《廣板》以及巴赫的《賦格的藝術》中的《對位法之一》,總共17首作品,巴赫的作品倒佔了將近三分之一,當時坊間對張瑋瑋這場音樂會的評價是,這是一位民謠歌手的“破圈之舉”。可我更關注的是這位音樂人在接受採訪時說過的一句話,“和絃樂隊演奏巴赫是我的夢想”,由此,我認定張瑋瑋的創作與巴赫的音樂之間有着密道。

所以,得知張瑋瑋將參加2021年上海夏季音樂節後,我就開始惦記上了。等到定名爲《仲夏夜之夢——張瑋瑋與上交絃樂四重奏》的音樂會公佈了曲目後,我趕緊預訂了門票,原因簡單:這是一場以巴赫的作品開場、又以巴赫的作品結束的音樂會。

開場曲巴赫f小調羽管鍵琴協奏曲中的《廣板》,張瑋瑋在去年的《風箏與飛鳥》音樂會上與上交絃樂四重奏合作過。面對曲目名,我們也許無法對應到這是巴赫的哪一首作品,可是,只要此曲的旋律響起來,相信很多喜歡音樂的都會由衷地感慨:原來是它!太多的影視作品和舞臺劇選擇過巴赫的這首作品來做背景音樂,中國國家話劇院演出的話劇《堂吉訶德》,就是用巴赫的這首《廣板》來貫穿劇情的,不過,話劇選用的是鋼琴版的《廣板》。

張瑋瑋用了什麼方式與上交絃樂四重奏來合作巴赫f小調羽管鍵琴協奏曲中的《廣板》?相比這個問題,我更感興趣的是,在巴赫浩如煙海的作品中,張瑋瑋何以對這首《廣板》情有獨鍾。

1730年,45歲的巴赫出任萊比錫音樂協會總監,到1733年的三年間,巴赫爲鍵盤樂器創作了7首羽管琴協奏曲,作品號爲BWV1056的,就是其中的一首,張瑋瑋兩度與上交絃樂四重奏合作的《廣板》就選自這首羽管琴協奏曲。在巴赫創作的這一組羽管琴協奏曲之前,鍵盤樂器一直是伴奏樂器,巴赫創作的這一組,大大提升了鍵盤樂器的地位。不過,對很多古典音樂樂迷來說,喜歡BMV1056的第二樂章《廣板》的原因,恐怕還是因爲此曲好聽得只應天上有,難怪會有那麼多樂器的改編版本,其中的大提琴獨奏版本,一唱三嘆的,就算是音樂盲也會爲之動容。

從小隨職業爲音樂老師的父親學過鋼琴、手風琴和薩克斯,後來又以音樂爲生的張瑋瑋,一定不會隨便選擇一首巴赫的作品來與上交絃樂四重奏合作。既然巴赫的一組羽管鍵琴協奏曲作品大大提升了鍵盤樂器在樂隊中的作用,那麼,作爲創作型民謠歌手,張瑋瑋有沒有想過藉助巴赫的天才之光幫助自己創作出可以傳世的民謠?

其實,張瑋瑋在民謠創作上已經有了不俗的表現。

在老家甘肅省白銀市呆不下去的張瑋瑋,去廣東闖蕩天下,碰得頭破血流後決定放棄音樂回老家上班,可在老家只住了20天張瑋瑋就又按捺不住自己熱愛音樂的心,於是去北京當了北漂,一首《米店》就此誕生:三月的煙雨 飄搖的南方 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你一手拿着蘋果 一手拿着命運 在尋找你自己的香/窗外的人們 匆匆忙忙 把眼光丟在潮溼的路上……後來,收入張瑋瑋專輯《白銀飯店》這首《米店》,由張瑋瑋在自己最擅長的手風琴伴奏下主唱,顯得恬淡、溫暖又執着,在百花爭豔的民謠舞臺上獨樹一幟,因而被不少著名歌手翻唱,張瑋瑋就此一舉成名。

成名以後的張瑋瑋,卻不想重複自己,“對於我來說,像《米店》這樣的歌詞我絕對不可能再寫了,包括《白銀飯店》裏面大部分歌詞,我不可能再寫這樣的,我再也不會寫那種偏詩歌化、意境化的歌詞,那種歌詞對於我來說已經過去了。現在對於我來說只有敘事……“爲此,在那個週三於上海城市草坪上舉行的音樂會,張瑋瑋甚至都沒有唱成名作《米店》,而是唱了多首新作品,與上交絃樂四重奏合作的音樂會第一首作品、巴赫的巴赫f小調羽管鍵琴協奏曲中的《廣板》時,張瑋瑋採用的方式是吟誦他的作品《沙木黎》。這一曲演罷,張瑋瑋“重拾”主唱這一角色,或者在兩位伴唱的襯托下,或者與小號的對話中,更多的時間裏是在上交絃樂四重奏或樂隊的伴奏下,次第唱着《《花瓶》、《真相》、《兩隻山羊》、《小鎮》、《送你》、《北平》和《仲夏夜之夢》12首他在《米店》以後創作的作品。“除了鐘樓,誰都不認識我了……”,《北平》的歌詞的確如張瑋瑋概述的《米店》之後他創作風格已經轉變:只有敘事。

從《花瓶》開始我的情緒就一直隨着張瑋瑋的音樂跌宕起伏,直到巴赫的《G弦上的詠歎調》響徹城市草坪的上空,我才猛然想起,我想要尋找的張瑋瑋的創作與巴赫音樂之間的關係,找到了嗎?

從小時候被爸爸逼着彈奏巴赫的賦格和十二平均律時的抗拒,到長大後心悅誠服地接納巴赫的音樂並花不少時間去鑽研和演奏巴赫,巴赫到底有沒有影響到張瑋瑋的《仲夏夜之夢》?檻外人一時難以找到兩者之間的密道,不過,張瑋瑋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過的一句話庶幾能道出其中的奧祕,“風箏有線,飛在章法裏”。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