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油畫

我做事情總是很迂迴,明明最想畫的是油畫,卻在幾年間把水彩、水粉、國畫、板繪都嘗試個遍纔想起還是畫自己最中意的畫種吧,當然也是因爲油畫實在畫起來太麻煩,要支個架子,買很多大大小小的畫布,專門的調色板,還有調和油洗筆液什麼的,而且一般松節油什麼的都有味道甚至有毒,實在不太適合在家裏擺弄,不過最近放暑假兒子回了老家,家裏就倆人,所以趁機擺起來。

還是專門學了下怎麼調色,這個很重要,以前就是瞎胡鬧,現在終於對色彩的冷暖、明暗,飽和度有了清醒的認識,如果在電腦或是ipad上調整色彩是很容易的,變亮變暗,變灰變純,變冷變暖,只要拖一下調色盤上的進度條就可以輕鬆做到,但是在實際的顏料調色就有點麻煩,所以對於油畫來說寫生是第一步,調出要描繪的物體的顏色並且跟周圍物體相對比來調整達到整體的和諧。

當然掌握了油畫調色技巧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如果是寫實,還要把素描學學好,耐着性子一步步來應該會畫的不錯,然而寫實油畫已經是西方藝術一兩百年前的東西,後來的印象派,後印象派,立體派,野獸派,及至當代藝術早已經不再重視寫實,甚至西方藝術院校架上繪畫也岌岌可危,裝置、影像、雕塑、行爲藝術這些纔是最前沿的,記得幾年前去德國慕尼黑出差的時候去那邊的新美術館,裏面全是莫名其妙的裝置藝術,幾個破掃把布條鐵絲擺成的圖案什麼的,循環播放的奇怪影像,沒有一件常規繪畫作品,那個時候對當代藝術沒有一點了解,解釋都是德文的,所以更看不懂。

反正做不了藝術家,所以畫什麼都無所謂,只要自己高興就好,我們纔是大衆。我經常在想,互聯網讓這些繪畫技術不再遙不可及,所以任何有興趣的人都可以嘗試,繪畫以後就跟十字繡、編織一樣作爲一種手工活,可以給人帶來快樂和慰藉,當然也可以產生價值,類似於手工藝術品的價值,可以用來裝飾和欣賞。至於掛在美術館裏的畫作,像現在比較前沿的世界上的畫家弗洛伊德、多伊格之類的未必就能被大衆所接受,這些畫作更多爲了傳達某些思考,不再以審美爲標準,甚至會讓人覺得很醜或是不可思議,離大衆太過遙遠,是給藝術圈裏的人收藏的。然而那些在商業上極爲成功的藝術家像安迪沃霍爾,村上隆又是能精準把握大衆的喜好並跟商業完美結合,創造出很多商業神話,大衆需要得是那些能消費的藝術,一眼能看懂並且又會產生消費愉悅。所以一個消費社會也很像鏡子的兩面,一面是浮華,一面是思考,有人負責製造浮華,有人負責進行思考,更多的人在消費浮華和消費思考。

又說了很多廢話,還是貼幾張圖吧。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