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寫作的一些看法



某些重要人物的死,可以把劇情再次推向高潮,重新激起讀者的情緒反應。安逸的環境往往只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越是安逸自然,越意味着有風暴即將到來。反而是那些驚心動魄的情況,往往是有驚無險。

寫作需要鋪墊,結局如果是悲劇,那麼前期氛圍鋪墊一定要夠歡樂,夠喜慶,但其中又隱晦地夾雜着關於悲劇結果的預示。影視劇可以通過人物神態動作,對白進行鋪墊。小說作品一般都是以對話呈現。諸如“幹完這一票後,就退隱江湖”往往預示着這一票風險極大,大概率無法全身而退,過程多半艱辛,結果很悲慘。

反之,結果如果是喜劇,過程中最開始往往就跌宕起伏,讓人神經緊繃,彷彿自身就處於同樣困境當中,其中艱險往往是一環扣着一環,讓人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但每當走投無路時,往往會有神來之筆,幫助主角化險爲夷,而這些神來之筆,前面都會有所鋪墊,不會憑空出現,否則劇情敘述就會顯得突兀,也讓人覺得乏味。

這二者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得合理安排好前述劇情,挖好合適的坑,將伏筆不動聲色地填埋進去。等到後續劇情一點點發展,伏筆一點點被挖出,讀者不僅不會埋怨作者坑人,反而覺得作者大大很厲害,居然在無形之中挖了這麼多的坑。

相比於喜劇的有驚無險,悲劇往往讓人難以接受。

昨晚看到《啓航》第33集,在轎車駛入江面的那一瞬間,從蕭闖看向張萍萍那驚愕的眼神中已經可以看出結局不會太好,至少不會是有驚無險,雖然那一刻沒有任何對白,畫面幾乎定格,但人物神態已經說明一切。隨着張萍萍的屍體被撈出,蕭闖的結局愈發讓人擔憂,順勢將劇情推向新的高潮,爲後續劇情埋下巨大的懸念,讓觀衆忍不住想要往後看。其實到這一刻,結局便已經註定,觀衆也能預料到,但因爲前期的鋪墊,觀衆的胃口已經被吊起,哪怕有所預料,仍然會繼續跟着聚集走向,想要驗證自己的猜想。

寫到此處,忍不住插個題外話,個人依舊無法接受張萍萍的死,這麼好的一個人,好不容易大難不死,卻沒能享受到後福,真希望這一切都只是蕭闖的一場夢,虛驚一場。

題圖攝影:Neven Krcmarek

題圖授權基於:www.unsplash.com相關授權協議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