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轉身,帶走所有的光

也許無論過去多少年,我都不會忘記那一幕:鮮豔如血的玫瑰,“在一起,在一起”的鬨笑聲,羞澀卻幸福的淚水。這一幕,成爲人生道路通關的印章永遠保留在我的青春裏。

(一)

我同他第一次說話,是剛剛開學幾日,他將一份不帶有姓名的小日記放到我面前,“這是你的作業嗎”我有些詫異,又有些羞澀,這上面可是寫了我很多糟糕的事情,我一時說不出話來,他卻很得意,“那就是了”他衝我一笑,轉身離開。我卻怎麼都想不明白他是怎麼知道這份東西是我寫的呢。我看個日記下面一句“不開心了,生氣了,就做個小人打他”不由一笑,心裏卻溫暖了許久。這真是一個可愛的人呢,而且大概也是因爲緣分吧。

(二)

我一直都不是一個耀眼的女孩,讓人想要逃離的原生家庭,相貌平平,成績平平,沉默寡言,陰鬱而敏感。在老師眼裏我唯一的作用就是用來隔開班裏最調皮的幾個差生。可與我而言,是羊入狼羣,只有被嘲笑欺負的份。沒有好的成績,自己沒有自己沒有資格同老師提要求,更不敢告訴父母自己在外受欺負。直到新的學期,老師聽從意見,讓大家抽籤決定位置。很神奇的是,我居然和他成爲了同桌。

他是個話癆,更是愛笑,好像永遠沒煩惱,永遠都無畏困難。我最期待的,每天早上他風一樣地衝進教室,同我笑着打個招呼,於是我每天都早早坐在教室裏,等待一個溫暖的笑容。他總是不厭其煩地問着我各種問題,找些搞笑的東西,甚至來一些惡作劇。我總是面上雲淡風輕,心裏的冰卻在漸漸融化。後來混的熟了,我也同他說笑,同他搶東西玩鬧,他便眉眼彎彎衝着我笑。就是這每天的笑容,治癒了我,我學會了打招呼學會了同別人說笑。

(三)

那一天,學校組織郊遊,柔軟的的草地上,我們並肩坐坐着說笑着未來和夢想,說着自己期待生活。過了許久,我才猛然發現,我們樣子像極了情侶,我心裏慌亂,急忙跑開了。卻在心裏偷偷想,如果以後能同他在一起,那會不會一直都像現在一樣美好。

我一直想告訴他一句話,也一直想問問他。可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配與他並肩。溫柔美麗的母親,嚴格又和善的父親,衣食無憂的家境,自己可以無憂無慮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這些與我,是另一個世界。自卑和懦弱,讓自己永遠無法開口。

(四)

進入高中,忙於學習,我們見過幾次面,我有一肚子話,卻總同他說不完。他邀我看打球,我去過幾次,後來的比賽我實在太忙,想着來日方長。可後來文理分科,我們沒有了相見的機會。再後來,便開始了他和另一個女孩的校園故事。那晚我哭了很久很久,也明白了,原來心痛從來都不是不是一個形容詞。他身邊的女孩換過幾個,有人說他渣男,有人說他花心,他只淡淡道:不是一條路的人,永遠不可能在一起。

是啊,不是一條路的人永遠不能在一起,不一個世界的人,又如何在一起呢。可是,即使他同意只做朋友,自己大抵也是幸福的吧。

再後來,糟糕的大學,糟糕的工作,這麼多年過去,自己好像從來沒有快樂過。原來,他是自己過去生命裏唯一的光,逝去了,便只有黑暗。

這幾日,刷到從校園走向墳墓,是最浪漫的愛情。可從那一日起,所有的校園愛情於我而言,都不再帶有顏色。

這麼多年過去,我很少再去記起這個人,也不清楚自己是否還在喜歡這個人,可每每想起,都是抑不住的淚水和窒息的心痛。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