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平凡人生曲折路(1322)

                        第九部(073)

第二百五十四章

                    林新成教訓遊善澤

                    遊善澤認輸舉雙手

                              4

林新成也看出了同志們想聽下去的心情,也看出了遊善澤的疑惑。

他沒有向遊善澤作解釋,而是面向了所有的同志們。爲了把自己與孫莉的兄妹關係說得合情合理,便編起了故事,說道:“我的這個妹妹並不是我的親妹妹,但我一直把她看成自己的親妹妹。我的高中是在開封高中上的,在一九六六年XX大革命運動的時候,一天上午,我和三個同派的同學上古樓街去貼大字報,走到小南門外,看見有四個十三四歲的男孩在欺負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我停下來問那幾個男孩,爲什麼要欺負這個小女孩,有一個小男孩說,他們在批鬥走/資/派的黑羔子。我一聽來了氣,就大聲說,有這個文件精神嗎?爸爸是走/X/X,女兒就成了走/X/X黑羔子進行批判?她才十三四歲,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與你們一樣在學校學習,有什麼可以讓你們批判的?這個小男孩說,你別多管閒事,我們是造反派,你是不是造反派,爲什麼要保護走/Ⅹ/X的女兒?我把拳頭舉了起來,向他伸了一下大聲說道,我比你們還造反派呢,你們沒有看到我們要去貼大字報的嗎?而你們造的什麼反?在這裏欺負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算什麼能耐?你說我包庇她我就包庇她了,如果你們再欺負她,我就揍你們,把你們當小流氓打。有一個男孩說,你們走了總管不着我們了。我就問這個小姑娘是哪個學校的學生。小姑娘對我說,她和他們都是XX中學初二的同班同學。而XX中學正好在我們學校後面,僅一牆之隔,只是我們學校大門朝南,XX中學大門朝北,由於運動的開展,這個隔牆已經扒塌了好多處,兩校的學生可以自由來往。於是我就對這幾個小男孩說,你們看我管着管不着,我是開封高中的學生,與你們的學校一牆之隔,現在這個隔牆塌了好多處,我可以天天通過塌牆處去你們學校。然後又問這個小姑娘是哪個班的,叫什麼名字。問過後我又對那幾個小男孩說,我問她你們是否又欺負她了,如果你們再欺負她了,我就找你們揍你們。

這幾個小男孩看我認真起來,就悻悻的走了。可是這個小姑娘卻一直跟着我們,她開始喊我大哥了,並告訴我,她的爸爸是某縣的縣委書記,被那個縣的造反派打成了走/X/X,這個消息很快傳進了學校,那些造反派的學生也就天天欺負她。我就告訴她,那你就不用等我去你們學校問你了,一旦他們再欺負你了,你就到我們學校找我,我叫林新成,我是我們學校造反派組織大批判組的,除了上街貼大字報外,天天在教研樓大批判組辦公室裏寫大批判文章,你告訴了我,我會找他們算賬的。

兩天後,她果真去了我們學校,但她不是告訴我造反派的幾個學生又欺負她的事的,而是告訴我,一是,再沒有學生欺負她了。二是她在他們學校沒有意思,想和我在一起消遣日子。她還告訴我,她很感激我,她沒有兄弟姐妹,她把我已經當成親哥哥了。既然這樣了,我也就把她當親妹妹看了。

由於我們成了義兄妹關係,她基本上天天到我們學校來,和我們在一起,既安全又愉快,還能幫我們疊疊抄好的大字報。後來紅/X/兵開始大串聯,她就跟着我們一塊跑了南方几個省,因爲她年齡小,我們都對她進行呵護和照顧。串聯結束以後,兩派鬥爭更加激烈,經常發生武鬥,她一直沒有離開過我。

在這裏我有必要說明一下,我們兩個是純粹的兄妹關係,沒有談情說愛。有這麼幾個原因,一是,我初中時已經談有女朋友,不應該棄舊拾新。二是,即使我還沒有女朋友,但我已經二十歲了,她才十三四歲,比她大六七歲,不應該把愛情放在這個才十三四歲的小姑娘身上,不應該把她過早的引上談情說愛的歧途上。第三,她爹雖然被打成了走/Ⅹ/X,但總是爲黨工作了幾十年,如果有一天黨爲他平了反,還是革命領導幹部,我這個農民的兒子不配她,人得有自知之明。至於她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但是具我分析,一是她年齡小,還沒有考慮這種事情。二是也許想了,但考慮着自己是走/X/X的女兒,也怕配不上我這個貧農的兒子。如果是這樣,她也有自知之明。不管怎麼樣,我們沒有談戀愛,是以純粹的兄妹關係相處的。

後來,知識青年開始上山下鄉,當年已經十六歲的她去了豫南的一個縣,我回到了咱縣的老家,從此就中斷了聯繫。我們再次相見,是在一九七七年冬的治理惠濟河工地上。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