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gas war,爲什麼doodles的會成爲NFC爆款?

Doodles NFT 的公開發售讓 以太坊 Gas 費衝破了 7000 gwei,這是近期唯一一個讓大家如此瘋狂地參與公開銷售的 NFT 項目。

最近一週,MekaVerse、Kaiju Kingz 等項目也都引發了大量討論,在二級市場也都有着不錯的交易量,但都並沒有讓 Gas 陷入瘋狂。MekaVerse 採用了抽獎發售的模式,Kaiju Kingz 在 Mint 前必須要完成解謎,這些門檻把很多人拒之門外。

而 Doodles 的公開發售讓人們體驗到了久違的 Gas War,雖然 Gas War 讓衆多普通用戶苦不堪言,但不可否認的是,Gas War 是反映一個項目熱度的最直觀的方式。

目前,Doodles NFT 二級市場地板價約爲 1.1 ETH ,幾乎是發售價 0.123ETH 的十倍左右,並且得到了 PUNKComics 創始人 Beanie、Cool Cats 創始人 Clon、NFT 收藏家 Pranksy、加密藝術家公羊、FVCKRENDER 等著名 KOL 的力薦,對於一個新項目來說,這是一個十分優異的成績。

如今,每一週都會有數十個 NFT 項目發售,但是絕大多數項目都沒有成功,大部分 NFT 項目的壽命往往只有幾天。Doodles 也是罕見的沒有在開盲盒後經歷價格暴跌的 NFT 項目,在盲盒開啓前,Doodles 的地板價曾短暫上漲至 1.5 ETH,但大多數時間都維持在 1.2 ETH 左右,盲盒開啓後價格雖略有波動,但截至發稿時仍然穩定在 1.1 ETH 左右。

Doodles 究竟有什麼特殊之處呢,爲什麼 Doodles 可以取得成功呢?

並不簡單的公開發售

首先,讓我們繼續來看 Doodles 的發售模式。

在公開銷售前,Doodles 還進行了一輪白名單銷售,售出了總量的一半,而獲取 Doodles 白名單的方式也很簡單,那就是在早期加入其 Discord 社區,而在一部分用戶加入後,Doodles 便不再開放 Discord,不再繼續加入新人。加入門檻較低、早期支持者身份的強烈認同、實打實的福利讓這個社區在早期就有着強大的凝聚力。

接下來再說 Doodles 的公開銷售,其模式可以說是沒有門檻,也可以說是門檻很高。

在前一天晚上完成白名單銷售之後,Doodles 的官方並沒有給出公開銷售的具體時間,只是說會在北京時間 9:00 之後,而這就足以過濾掉很多機器人,沒有提前告知發售時間,機器人就無法準確部署,留給其他普通用戶的機會也就越大。這種發售方式也被稱爲「Ninja Drop」,加密藝術家公羊也曾用此方式發售自己的作品,來確保作品不會全被機器人或巨鯨買走。

Doodles NFT 的公開發售時間是官方在推特上公佈的,這也就需要用戶持續關注着官方推特才能在第一時間獲取到發售的消息,而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證參與公開發售的大部分用戶是 Doodles 的社區成員。

除此之外,多方 NFT KOL 也在個人社交媒體中表達了對 Doodles 的喜愛,這也讓他們的大批粉絲開始關注到了這個新項目,Doodles 本身的私域流量加上外部公域引流讓它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凝聚起了一個堅固的社區。

別具一格的美術風格

其次,讓我們回到項目本身。

Doodles NFT 本身有着過硬的美術水準,由於 Cool Cats 創始人 Clon 也爲其進行過宣傳,所以不免會有人將二者進行比較,在不少人看來,Doodles 是「人形的」、「色彩更鮮明的」Cool Cats。的確,簡單的線條勾勒、可愛的外形的確與 Cool Cats 神似,而 Cool Cats 本身也是由藝術家經過多年打磨出的形象,每一筆都經過仔細斟酌,甚至貓咪鬍鬚的位置都十分考究。Doodles 在這一點能與 Cool Cats 相提並論嗎?

不妨讓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創作 Doodles 的藝術家 Burnt Toast。當我們來到 Burnt Toast 個人網站瀏覽他曾經的作品時,不難發現,Doodles 的風格極具藝術家個人特色,同時也經歷了長時間的打磨。


Burnt Toast 本職工作是設計師,過往的案例中不乏有和 Google、華爲、Snapchat、Adobe 等大廠合作的經歷,而無論與哪個客戶合作,Burnt Toast 基本上也都在堅持着自己的創作風格,而這些「乙方」的工作經歷也讓 Burnt Toast 可以更清晰地捕捉到有哪些點是可以對人們形成很強大的吸引力的。

獨特的風格、考究的技法再加上敏銳的感知力,讓 Doodles 系列單從外觀來看就極具吸引力。

專業團隊的加成

當然,我們都知道,如今的 NFT 項目的美學因素對人們的影響比曾經小了很多,項目的宣傳、規劃以及製作網站、部署合約等技術問題也成爲了很重要的參考指標。

舉例來說,MekaVerse 出現了很多技術問題,比如元數據存儲在了中心化服務器以及並不是隨機分配元數據,這也是目前被很多人所詬病的;而 The Divine Order Of the Zodiac 系列作品雖然有着鮮明的風格,美學角度完成度不錯,但由於缺乏市場營銷及規劃導致失敗。


而 Doodles 就憑藉着專業化的團隊避免了這些問題。

Doodles 的創始團隊除了藝術家 Burnt Toast 之外,還有曾就職於 Dapper Labs 參與 CryptoKitties 市場營銷與開發的 Evan Keast 和 Poopie。

對於 Dapper Labs 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從最初讓以太坊癱瘓的 CryptoKitties 到現象級的 NBA Top Shot,Dapper Labs 對於 NFT 的理解以及市場情緒的把握早已爐火純青,而從這座「NFT 黃埔軍校」走出來的 Evan Keast 和 Poopie 對於這些問題自然駕輕就熟。

其實,Evan Keast 和 Poopie 也有着一大批自己的支持者,Evan 通過 AOI(Art On Internet)策展人的身份支持並收藏了很多加密藝術家的作品,積累了良好的口碑;而 Poopie 早在 2013 年就推出了自己的區塊鏈應用,而在他宣佈從 Dapper Labs 離職的評論區中,大量網友表達了對他的感激,稱他是自己進入加密世界的領路人。

良好的口碑在加密世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Evan 和 Poopie 過往的經歷也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了 Doodles 的發展。加密世界中我們很在意 Prove(證明)這件事,而口碑就是 Evan 和 Poopie 過往經歷的「證明」。

Doodles 團隊是十分專業的,他們很瞭解人們需要什麼信息,於是在 Doodles 官網的文檔首頁便將各個合約地址、團隊錢包地址以及各個重要鏈接列出,一方面更加透明,另一方面也讓社區成員們避免上當受騙。

除此之外,Doodles 的元數據採用了去中心化存儲,而且元數據隨機分配的過程也在官網公示了出來,如此的透明度保證了公平性,保障了每個參與者的利益。而在未來,Doodles 也將啓動社區治理機制,在出色的冷啓動後由社區共同推動項目的發展。

如果說CyberKongz 是頭像 NFT 項目玩法的教科書,那麼 Doodles 則向人們展示了一個優秀專業的團隊對於一個 NFT 項目來說有多麼重要,美學、營銷規劃、技術三者缺一不可,如今,一款 NFT 系列收藏品的成功與否早已不再是藝術家一個人的事情,而是需要一個專業團隊,每個人發揮各自的優勢,共同推動項目成長。

撰文:0x13,律動 BlockBeats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