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吵鬧鬧是夫妻

有一種吵架叫交流。

樓下這對中年夫妻,自打搬過來的第一天起,直到如今的每一天,都是用他(她)們之間吵架這種特殊的方式交流。

轉眼間,七八年過去了,這對夫妻的交流方式依然延續着,沒有一絲改變。

剛開始,覺得夫妻之間偶爾鬥一下嘴,很正常。時間一長才發現,樓下這二位,顯然不是。

如果每天不是以刺穿樓板的“調門兒”交流️一陣子的話,那準是其中之一沒有在家。

原以爲,這樣的情況堅持不了幾天,他(她)們就會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這的確是我以爲。而實際情況卻根本沒如我所想。

這七八年裏,每天早上,樓下那個嗓子很好(嗓音又尖又細又高)的女人,無論四季如何更迭,都準時地推開家門,渾身上下又鮮又豔,扭動着又肥又壯的腰桿兒,樂呵呵地哼着小曲兒上班去了。

趕上週末,又瘦又小的丈夫,小鳥依人般地挎着女人的胳膊,倆人兒有說有笑嘰嘰喳喳地瀟灑去了。

看情形,搬到我家樓下之前,人家倆人兒的交流方式也一定沒有什麼兩樣,只不過搬來之後,是延續了倆人之前一直都習慣得不能再習慣了的交流方式而已。

只不過是,讓這二位的新鄰居們,比如住在樓上的我,跟着瞎擔心了七八年。

如果沒有疫情,每年入冬之前,樓下這對夫妻就早早地張囉一大系列喫的東西,去海南的自家別墅泡泳池、曬太陽去了。

爲啥把喫的東西也尊稱爲“系列”?不親眼所見,還真不能瞎說。

單說人家需要隨飛機攜帶的肉類,就把我驚着了。同在一個肉鋪買肉的我,親眼目睹那個又瘦又小的男人,面前擺着一大排裝着包括豬、牛、羊肉的大塑料袋。肉鋪老闆和老闆娘,倆人忙呼着那叫一個“腳打後腦勺”。

肉鋪老闆操着各種刀具,仔細地分解着肉類的各種部位,老闆娘麻利地從冰櫃裏拿出不同品種不同部位的肉,遞到按板上,讓老闆分解裝袋。

看得出來,俺樓下的這二位真不是一般的能喫,還很會喫。

“海南的牛都是水牛,肉質很硬,喫起來口感很差……豬肉的肉質也很柴,喫起來一點也沒咱東北的豬肉香。”

可能是看出我一臉的不解,也可能看到肉鋪老闆,腳不沾地兒地只忙乎他們二位這個“大主道”,根本沒時間搭理我這個出手只能是一兩斤的小顧客。

樓下那個瘦小的男人,非常專業地連說明帶解釋。既是說給我聽,也是在爲沒時間理會我的這家肉鋪老闆開脫。

人不可貌相,如果沒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眼前這個又小又瘦的男人,很難與這麼一大堆肉聯繫起來。

倆人預備的這一系列的“紅肉”,不知道能不能挺到天兒轉熱,倆人手牽手回東北的那一天。

眼前那一大堆肉肉告訴我,吵架沒有點兒體力是萬萬不成的。

看來,有些夫妻間的吵架,只不過是另外的一種陪伴的方式而已。對於身處其中的他(她)們,就如同每天的喫喝拉撒一樣。

必不可少。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