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間奇人——駝子

濃密的桐樹枝間,秋蟬那透明的羽翼和肥碩的肚皮賣力地摩擦着,擠出乾澀的噪音。那聲音如池塘的漣漪,一波接着一波衝擊着人們的耳膜。樹下,一隻細腰的黑狗將身子貼在地面上,吸收來自地層深出的一點涼氣。那長長的舌頭隨着肚皮顫動着。

樹下不遠處,我們的主人公駝子躬身躺在葦蓆上,手中的蒲扇剛揮了幾下,扇子便滑落到身旁,接着便發出了雄渾的鼾聲,那鼾聲,有時如同蘆葦叢淌過的清水,細細的,長長的,時不時吹一兩個氣泡,有時候又好像豬圈裏的豬,呼嚕呼嚕地很有氣勢和威懾力。      

  駝子是經常遊走於東西兩塬上的一個掘井人,作爲一個有手藝的人,他幹活實誠,又不計較價錢,遇到手頭緊的主家,只要給頓飽飯,錢什麼時候結都行。況且,每次到來都能給孩子們帶來一些有趣的故事,所以在這一帶有很多朋友。他脾氣也出奇地好。它聽那邊:

駝子,

駝子

彎着脖子

走路如風

搖着膀子

一個猛子

鑽進筐子

牽來龍王

澆我果子……

聽到這個兒歌,駝子一個勁咧着嘴笑:“嘿嘿黑,把他家的,沒想到咱也成了名人了。”       

  他最讓人崇拜的是那一雙眼睛。喫過了油饃,喝飽了釅茶,揹着手在院子裏走一圈,看看樹的長勢,摸摸地皮的乾溼就能斷定:哪裏有水,哪裏的水是甜的,哪裏的水是苦的,他能說個八九不離十。村裏人怎麼也搞不明白:他對埋在十多丈厚的黃土地下的水竟然能熟悉地像他家後院的羊一樣,哪隻是白的,那一隻羊已經懷了小羊,那隻脾性溫順,那隻喜歡用犄角頂撞人,這些他都一清二楚。

當然崇拜歸崇拜,各行各業都有他們自己的殺伐手段。人家就是喫這碗飯的。大家雖然好奇,但是,並不深究,這是他的祕密。解開這個祕密的人只能是他的兒子。自古技能傳男不傳女嘛,逼急了他會跟你翻臉。       

 當然,也曾經有幾個頭頂長旋的人就是不信這個邪。自己動手打起井來。結果水倒是有了,可是苦澀苦澀的,連牲畜都不願意聞一聞。用那水洗的衣服,上面白花花地結了一層鹼。這下人們更信服駝子的能耐了。人們都紛紛傳言,這駝子是真龍託生,理由是龍也是經常蜷縮着的,很少有將身子抻開的時候,盤龍臥虎麼。況且只有龍才管水哩。各位,我在這說得也許是太懸乎了,你多包涵,我姑妄言之,你故妄聽之吧。反正我們那裏的老輩的人都這麼說。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