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爺的梨王國

  泥巴是樹的生命,光是樹的歸宿。梨園緊閉,護園大爺已經下班了,狗陪伴着這位孤獨的老人。這是同樣平常的一天,這位老人已經在這個梨園經歷了數十年的風雨晴空。從大學畢業去機械廠工作,之後物色到此處,幽靜養心之地。他是村裏唯一的大學生,家裏祖輩都是農民。又加上主動請纓,村合作社自然同意讓他幹上了這份差事。

  從苗圃到大樹,從零散到密實。梨子熟了又落了,他始終堅守在這裏。樹的疤痕刻着歲月的印記。梨園成了他的王國,孤獨變成了浪漫的享受。遠離人羣,與日月作伴。和自己對酌,與狗看夕陽。勞作,休息,隨性自如。

  年輕的時候,他可不會愛好孤獨。牌局是他常參加的文娛活動,工廠技術探討上總是眉飛色舞。是阿梅走後,他沉默了,歲月安靜了。他被世界遺忘在了角落,時間也在拋棄他。梨園成了他躲避回憶的王國,也成了他修行的廟宇。

  他總是在午後鋤草,戴着草帽,有時烈日灼背,田地燙腳。他偶爾擡頭卻見到繁茂的梨樹,將他獨自包圍在與世隔絕的王國,他似乎獲得了某種與天地對話的機會。感受到樹受到陽光的恩賜,他受到樹的恩賜,梨樹是他與自然連接的紐帶。

  施肥的時候,狗常常陪着他,他挖下一個坑,然後笑嘻嘻抓一把肥料放下,對狗笑笑說:"看住我們的寶貝喲,它們會長出梨兒來,可香的梨呢。"

  下雨天,他會在木桌上,泡茶,看看閒書,配上一碟青豆。雨聲淹沒所有的噪音,他看的書上面的故事比較實在,讓他對其他的生活多了一份嚮往。對比之下,他覺得自己所擁有的,在曲折的人生路中已經實現了幸福。

  偶爾,遠方的來客也會造訪,和他最熟悉的是朗水江村的馬叔。馬叔和他類似,也擁有一個自己的王國,不過馬叔的王國在地下。他有一水庫的魚,大概到出魚時候,馬叔會帶上幾條魚和一小壺米酒來看望他。一來基本就是一天,不幹其他的,就光喝茶聊天,各道見聞。

  夜晚是他最熱愛的時候。蟲鳴,狗吠讓他覺得實在,晚飯之後,他喜歡躺在梨樹下的太師椅上,看看漆黑天空中的星星。有時候他覺得自己也像星星,生活着,卻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但依舊享受着生活。

  外面的世界也會讓他嚮往,星星能爲他帶來新的訊息,他和星星交了朋友,訴說自己每天做了什麼工作,有什麼嚮往,有什麼願望。

  他最期待是梨成熟的時候。像是時間安排給他的獎賞,在他辛勤的打理下,梨園幾乎每年都有甜蜜的果實,爲他的生活增添色彩。在旺季梨多到喫不完,他就將梨煮熟當作正餐,香氣逼人,清怡舒暢。到梨熟透時,水果商販和合作社社長帶人來果園摘梨,他就用他獨特的煮梨手藝伺候大家。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