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金波,那個發光少年的青春傷痕,是否曾讓你流淚

愛對了是愛情;愛錯了是青春。

金波,一個貴族般的少年,總讓人想起青春的傷痕與淚水。

雖然,他只是《平凡的世界》裏一個平凡角色。

金波熱情、正直,和少平是少年摯友。

十幾歲的少平,因爲金波的陪伴,沒有覺得太孤單。

他活得與衆不同。

比少安少平兄弟更活潑,比高幹子弟顧養民更接地氣,比田潤生更有勇氣和活力。他少年時爲最好的哥們兒打架,青年時因爲戀愛被部隊開除,然後懷着無人可解的痛苦和哀傷步入成年。

金波一直由着自己的心在生活。他身上有一種青春的朝氣和生命力,還有一種俠氣和浪漫主義,特別生動可愛。

那個白皙帥氣的吹笛少年,多才多藝、愛唱信天游的文藝兵,那個愛的癡狂而悲情的男孩,給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想到他和草原姑娘的一曲對歌,他們之間那份純粹的愛情,就讓人充滿了嚮往和感動。

01 金子般的少年真心

你的少年是什麼樣子的?

也許曾暗戀隔壁班的女孩,在一次次“偶遇”裏“翹首企盼”;

也許開始叛逆,逃學、打架、玩遊戲,就是不走“尋常路”;

也許在悶頭苦讀,把無限的未來押寶在厚厚的練習冊中。

大概,生命中有很多的東西,在少年時就已經埋下了伏筆,只是身處其中的人不得而知罷了。

金波雖然也是少平一個村的,但是他家的條件可是比少平家強了很多。

他爸爸在黃原供銷社做司機,給他家帶來穩定的生活。他的生活軌跡也算平順,最後他爸爸提前退休,他就接了班,也成了一名正式司機。

仔細想想,金波雖然沒有“主角光環”,但是依然在那個灰撲撲的世界裏,是一個發光少年。

他家境殷實,從來沒體驗過少平那樣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恓惶日子。

他人長的很帥,皮膚白皙、眉清目秀,大眼睛流動着熱情的光波。

他有一把好嗓子,歌的很好。放學路上張嘴就唱信天游,高中憑唱歌成爲文藝骨幹。

他多才多藝,笛子、二胡、手風琴信手拈來,高中畢業被部隊文工團挑去當文藝兵。

更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個耿直義氣的俠義少年,有一顆金子般的心。

總是全心全意地照顧着他的朋友,在日常交往中,從不計較自己的得失。

不管面對什麼事,總是不假思索地站在少平的“這一邊”,在少平一度自卑敏感的世界裏,給予最強友情支持。

細心體諒着朋友的實際困難,默默地在細節上給予周到貼心的關懷。

少平家窮,週末都要借宿在金波家,初中上下學倆人同騎金波的自行車,兩年騎爛了一輛車。高中少平似是而非的初戀失敗,金波趁少平不在場的時候,找人打了“罪魁禍首”顧養民一頓。

畢業後,少平到黃原攬工,站穩腳跟後去找金波,金波總是用大半盆的面片和五六個荷包蛋招待他,填充他的胃,更溫暖了他一顆流浪的心。

溫暖的金波。

玉厚來學校找少平,他不聲不響買來飯菜招待。

快喫飯時,少平正要拿以前潤葉姐給他的糧票換成的幾張白麪票,去給父親買飯,金波卻從街上買回來一堆燒餅和二斤切碎的豬頭肉。再沒有比金波更可愛的人了!他會忠誠而精明地爲朋友着想,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給你最周到的幫助。

少平畢業後,不甘心在雙水村呆一輩子,出來到黃原打工,金波也在黃原。

少平去找他,他不但貼心地端出半盆白麪片子、五六個荷包蛋,還特地換了一身衣服。

這時候,少平才注意到,金波已經換了一身破爛工裝,整齊的頭髮抖弄得亂蓬蓬地耷拉在額頭。他心裏立刻明白,敏感的金波猜出他目前的真實處境是什麼樣子,因此,爲不刺激他,才故意換上這身破衣服,顯得和他處於一種同等的地位。他們相互太瞭解了,任何細微的心理反應都瞞哄不了對方。

金波,就是小火爐一樣的存在,給了少平無限的溫暖。

他這些對朋友的體貼,正是建立在他敏感、細膩、豐富的內心世界之上。

因爲懂得,所以慈悲。少平的內心感受,他懂。

看到少平出來受苦,他也表示了深刻的理解。

“你現在出了門,你就知道,外面並不是天堂。但一個男子漢,老守在咱雙水村那個土圪裏,又有什麼意思?人就得闖世事!安安穩穩活一輩子,還不如痛痛快快甩打幾下就死了!即使受點磨難,只要能多經一些世事,死了也不後悔!”

原來他的內心,他樂觀謙和的外表下,也同樣揣着一份闖蕩世界的火熱,一腔面對苦難渴望拼搏的激情。

正是這樣的金波,纔會有可能遇到那樣一份讓人羨慕,堪稱傳奇的愛情。

金波擁有屬於自己的獨特青春,他把自己活成傳說。

這樣的少年朋友,你是否也曾幸運地擁有過?

這樣赤誠相待的友情,是每一個人都渴望的,是一生的寶貴財富。

02  愛而不得的青春傷痕

金波,作爲文藝兵參軍入伍。

他的浪漫情懷,俠義心腸,活潑性情,在一身軍裝之下,該是怎樣一副英姿勃發,光彩照人啊。

真是讓人神往。

他很快被軍營旁的軍馬場所吸引。他的文藝情懷,讓他癡迷於晚間馬羣歸牧的壯麗和溫馨。

那時候,太陽正在西邊的地平線上下沉。草原上的落日又紅又大,把山、湖、原野都染成了一片絳紅。就在這一片絳紅色中,歸牧的馬羣在地平線上出現了。
起先,那只是一條細細的黑線,在圓圓的紅日裏蠕動。這條黑線慢慢地變得粗大起來。不久,你的眼前就滾動起一片奔湧的彩潮。馬羣越來越近,絳紅色的草原上像捲起了一團狂風。
你感到腳下的土地都被馬蹄敲得顫動起來。隆隆的馬蹄聲伴隨着馬的警號般的嘶鳴;馬鬃像燃燒的火焰似的飛揚。牧馬人套杆上的繩圈在空中劃出一輪輪弧線。鹹水湖上驚起了一片又一片的飛鳥。
與此同時,軍馬場的馬駒歡叫着衝出棚欄,去迎接它們的父母親歸來……

這樣壯麗的圖卷,才襯得起那顆單純、乾淨的心。

這樣美麗的大草原,纔會有那樣美麗的姑娘和美妙的歌聲。

不知是哪一天,從那遠方歸牧的馬羣中,突然傳來一個女孩子的歌唱聲。那是用藏語在歌唱,唱的是那首有名的西部民歌《在那遙遠的地方》……嗓音如同金屬一般輝煌。當然,這副嗓子顯然不是調教出來的,完全是一種野腔野調。僅憑她聲音的本色,就會使人聽得神魂顛倒……

歌聲就是靈魂,金波的心激動地沉浸在這動人的歌聲中,久久地不能平靜下來……

於是,從聽歌,到跟唱,再到你一段我一段地對歌,一對好嗓子,兩個清澈的靈魂,

碰撞出一段蕩氣迴腸的純潔愛情。

“那天以後,我們就用這歌聲‘交往’起來。一人一段,就像電影裏少數民族談戀愛的青年一模一樣。每天我幾乎總是流着淚和這位沒見過面的藏族姑娘‘對歌’。”

終於跑去見面,卻是分離的開始。

那個美麗的藏族姑娘,有着紅紅的臉龐,黑黑的髮辮,一雙眼睛像黑葡萄似的撲閃着,露出一排白牙齒,憨憨地笑着。

金波就像對唱時一樣,情緒激動地哭了。

她用厚墩墩的手掌爲我揩着臉上的淚水,激動地說着什麼。但是,她說什麼我聽不懂,我說什麼她也聽不懂,互相急得用手亂比劃。但兩個人都知道對方在說什麼。她撲在了我的懷裏;我緊緊抱住了她。那時世界上一切都不存在了……

因爲違反軍規,金波復原,姑娘被調到別的馬場。

這一分別,就是一生。

他帶走了姑娘送的搪瓷茶缸,把自己的笛子留給了姑娘,把自己的青春和愛也留在了那片大草原。

多年來,他一直保持着那個習慣:用藏族姑娘留給他的白色搪瓷缸每天泡着喝一杯茶水。對他來說,這幾乎成了宗教儀式。有時候,他也會在黃昏中爬上城邊的山巒,熱淚漣漣地反覆唱《在那遙遠的地方》……是的,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他心愛的姑娘。他不能忘記她。這是永遠的愛,永遠的傷痛!
……他有時候就旁若無人地滿面淚水在街頭行走,而不管有多少驚詫的目光在瞧他……
八年過去了,他的夢魂還在遠方的那片草原上游蕩,尋找失落的馬羣和那個黑眼睛紅臉蛋的牧馬姑娘……他仍舊孑然一身,只和汽車爲伴。

八年的大好年華,不是沒有更好的姑娘,可是,金波心裏再也裝不下別人了。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這樣的用情至深,這樣的執着不忘,能有幾個人可以做到?

金波是幸福的,曾遇到一個和他共鳴的純淨心靈。金波是痛苦的,陷入這份無果的感情中,竟再難自拔。

他一雙眼睛裏蓄滿悲傷的淚水,是否讓你也想到了自己青春年華的愛而不得、輾轉反側?

03  那一場盛大的青春告別

每個人的一生都會面對別離,可能跟自己的親人別離,可能跟自己深愛的人別離,也可能是離開喜歡的一個城市,一個地方。

別離,是一直需要學習和練習的功課。

多年之後,金波依然不能忘記他的藏族女孩。

於是,他去原地尋找,卻發現早已時過境,部隊撤走,養馬場變成小鎮,那個姑娘也不知所蹤。

當天傍晚,當夕陽沉落,滿天飛起霞光的時候,他忍不住心潮澎湃地來到當年那個老地方。他曾在這裏觀看歸牧的馬羣,和她對唱那支燃燒的歌……
他遙望着遠方,竟然又忘情地唱起了那首歌——
在那遙遠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
別了,草原!別了,雪山!別了,我親愛的姑娘!無論你此刻在什麼地方,我都向你祝福;祝福你美滿地生活在人間……別了,我心上的人啊!
他淚流滿面,他也只能如此這般祝福彼此。

悲莫悲兮生別離,這一場動人心魄的青春告別啊。

多少人,陪着金波,在心裏一遍一遍地唱:在那遙遠的地方……

多少人,陪着金波,淚流滿面,和心中的青春,再一次告別。

多少人,覺得自己的青春體驗,在金波身上得以再現。

“《平凡的世界》以肯定性的高昂態度,寫出了八十年代改革開放進程中,鄉村青年個體意識的覺醒,頑強地尋找改變命運的人生道路的精神。”
“路遙的困苦主題,是鄉村精神的現代覺醒,內含着個體要成長爲自由人的精神意志,甚至可以說是英雄意志。”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曉明

一個好的文藝作品,都有它的力量!

千千萬萬的讀者,在《平凡的世界》裏找到自己青春的記憶,這也是這本書深入人心的原因。

讀書之際,總能感到自己的生活道路、人生命運和書中的人物發生了某種共振,他們困境中不屈奮鬥的樣子,像極了當年的自己,他們青春的痛楚,自己也曾體驗過。

因爲讀了路遙的《平凡的世界》,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孤獨的個體活在這個世界,也不是一個異類在奮力生存,瞭解到不是隻有自己曾經那麼異常努力,曾經破釜沉舟的選擇,迫切地想要改變命運,同時時刻覺得孤單。

《平凡的世界》這本書,一直在講成長,在少安、少平、金波甚至郝紅梅的人生故事中,去找到更多成長的真相和力量,同時也在紀念自己成長過程的疼痛。

他立在十字街口,淚流滿面地唱着這支沒有回聲的歌。許多過路的藏漢行人,都驚奇地駐足而立,聽他旁若無人地歌唱。人們多半認爲,這是一個外地來的精神病人。不過,他卻把這支美好的歌兒唱得如此讓人揪心啊!

李宗盛有一句歌詞:“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可能就像金波這樣,你和那個人,一輩子再也不能相見,明明知道她還在這個世界,你不能和她交流,不管你多麼想念,卻怎麼也無法相見,那種痛苦,真是痛徹心腑。

可是,你也只能像金波這樣,面對別離,學會放下,學會思念。

生命是充滿變數的。可是成長,讓我們知道在變數中如何保持初心,如何認真、努力、勇敢、真誠地 活下去。

一切都結束了。他告別的是人生整整一個段落。青春之花,永遠地凋謝在了這片草原上,這是壯麗的凋謝。他失去的,也正是他收穫的。在他那深情而富有的心靈土地上,怎麼會沒有絢麗的花朵重新開放呢?

讓我們和金波一起告別,告別青春,告別傷痛,然後長大成人。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