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數 ▏第一百零四章 逆鱗龍吟

轟隆隆一陣大地震顫,衆人腳下地面橫裂開一道巨大深坑,將他們與凜笙和塵瀟所站之處撕扯開來。巨斧與戈矛再次握在了凜笙手中。

塵瀟見他表情變化,急忙鬆手,誰知一股勁力將他的手吸附在了凜笙胸口動彈不得。

衆人見此心中都是驚懼。

塵瀟凝眉望着眼前的凜笙,在他那英武狂狷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一絲痛苦。

塵瀟淺淺一笑。“有我在,沒事的。”

凜笙那一絲痛苦隨着這句話完全浮現出來,對塵瀟焦急道:“你快走——”

話沒說完,瞬間,他表情又一次浮上狠厲,喝到:“你走不了了——”

說着,凜笙手中巨斧一擡,直接向塵瀟劈了下去。

“塵瀟——”衆人齊聲驚呼。

轟隆一聲巨響,衆人只見二人周身一道炫彩奇光悠然乍現,晃得衆人一閉雙眼。

“神祇?”一聲宏音過後,衆人紛紛睜開眼睛。赤陽橫在塵瀟頭頂與那巨斧相擊,塵瀟內力一凝瞬間抽身退到了衆人身旁。

凜笙凝望着他們,嘴角微勾,漏出一副滿意的表情,只聽他道:“你們的確有與我一戰的資格。”

說着,便提起巨斧向地面砸了下去,一道斧光將地面泥濘激起數丈,迅猛向衆人撲了過來,腳下地面咔嚓嚓一陣碎裂,衆人分別向兩側飛閃而去。

復康州被剪彤提着,分毫不敢離身。

塵瀟劍芒一閃,將飛濺下來的泥霧彈向四周。靈甦邪靈一浮,也將他們這一側的泥霧射了出去。

此刻,衆人腳下地面呈十字裂開,衆人向下一看,那暗森森的地坑之中,竟是堆疊如山的累累白骨。

喊殺聲驚天動地,凜笙雙手揮舞斧戈,倏然一道身影沒入了一團霧氣之中,那霧氣騰空散去,將衆人罩在了裏面。所有人的目光均是被霧氣矇住,什麼都看不到了。

衆人緊握手中武器,在霧氣中尋找着對方。

蕪幽眼睛一閉,虛無之境中傳來清明感應,一時間確定了她這一側所有人的位置。

靈甦在他身後,煙羅和燕小炳在她側方,非煙在深坑邊緣,她緊忙上前一把將非煙扯在了身邊。

非煙先是一驚,感應是蕪幽,緊忙攥緊了她的手。

另一側,剪彤扯着復康州一直沒有鬆手,曲匯言站在小蒔身旁,赤陽的光芒穿透濃霧,衆人都以此來確定塵瀟的位置。

衆人剛找準位置和方向,忽然,地面又開始震顫,那十字深坑中浮起幽怨邪霧,周圍濃霧又附上一層黑氣。

那裂開的十字深坑越來越大,塵瀟劍芒在衆人上空盤旋,還可微微看到紅光。

那深坑中,幽怨之氣暴漲上來,向四周襲擊而去。

黑霧中,戈矛兵戟碰撞,偶爾閃出幾道劍影刀光,幽怨之氣被斬散後衆人周圍黑霧更加濃烈起來,幾乎擡手已經看不到自己的武器了。

小蒔手中紅刃甩出,沒入黑霧之中,斬散了飛來的幽怨邪霧又迴旋到了自己手中,周身涼意襲來,她向側方一個騰挪,忽地感到腳下一空,整個人墜了下去,一隻手一把將她扯住,她手中紅刃一閃紮在了深坑的邊緣之上。

一把摺扇託着一道光芒將眼前濃霧驅散,曲匯言一手抓着小蒔胳膊,一手撐着地面,用力向上一提,小蒔的手反而向下滑去。

他心中一驚,又攥緊了小蒔的手臂。

小蒔只感腳下一陣拉扯,她低頭一看,黑霧中閃出無數目光,森森白骨紛紛伸手向她撲來,一隻白骨手臂正拽着她的一隻腿,將她奮力向下拉扯。

小蒔手中紅刃一鬆一把握住曲匯言的手,紅刃直接斬向那骷髏手臂。嘩啦一聲,那手臂被斬斷了。

曲匯言抓緊時機用力一提,一把將小蒔帶了上來,穩穩接在了懷裏。

剛剛驚險一幕在曲匯言心中還未退去,他用力抱緊小蒔不肯鬆手。

塵瀟斬散周圍霧氣,持着一道紅光向兩人衝了過來,小蒔一推曲匯言,兩人才鬆開。

塵瀟急道:“剛剛怎麼了?”

“沒事。”小蒔慌道。

塵瀟見兩人沒事,又回到了剪彤與復康州身邊將兩人用劍光護在了裏面。

另一側,煙羅一直跟緊燕小炳斬着周身幽怨邪霧。

非煙夾在蕪幽與靈甦中間,緊握蕪幽手臂也斬殺着那偶爾撲來的邪霧。

衆人正在抵禦幽怨邪氣之時,腳下土地又傳來陣陣震顫巨響,那深坑又一次層層斷裂。

衆人紛紛向後退着,直到退無可退,塵瀟腳下劍芒又劇增一圈,一把將剪彤與復康州提了上來。

曲匯言扯着小蒔,手中摺扇劃出一道弧形微光也將兩人託在了上面。

靈甦邪靈上浮,踏在這一側所有人的腳下。

深坑之中,幽怨氣息暴漲上來,那白骨被泥土中血水侵入,如被喚醒了怨氣,順着泥土石壁向上方爬來。

一時間,衆人腳下如入地獄,哀嚎聲更盛。

黑暗吞噬周圍濃霧,裹入黑氣之中。蕪幽望着腳下景象,心中浮上驚恐。這黑暗深淵與她夢中相似,她心中一緊將握着非煙的手輕輕鬆了下去。

“你怎麼了?”非煙急道。

靈甦側頭看向她,一時胸口處如炸開一聲悶響,竟然也是有些不穩。

兩人側臉對望,似是對這眼前場景有着共同感應。

衆人腳下邪靈一陣驚顫,靈甦忽然直直向那深坑中墜了下去。

蕪幽身影飄然而至,一把攬在他的腰上,兩人隨着周圍妖魂怒號之聲一同沒入了黑暗之中……

“靈宗——”

“蕪幽——”

煙羅與非煙同時吼道。

一聽聲音,塵瀟御劍向深坑邊緣飛了過去。

一弦琴音悠揚響起,簫聲低沉符合,搖曳風聲灌入其中,分不清樂隨風起,還是風隨樂揚。

“你是嫌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是麼?來這裏撫琴吹簫。”樂聲一停,撫琴男子一擡頭道。

女子將手中竹簫一落。“當然不是,這是我們相遇的地方,我對這裏有一份不一樣的依戀罷了。”

男子起身,一把將女子攬在懷裏。“人都在眼前,何苦依戀這地方?”

女子一勾嘴角,擡頭望着他。“與你有關的一切,我都依戀。”

男子眼眸深情,低頭吻了下去。

夕陽的光輝斜射在懸崖邊緣,給兩人擁吻的輪廓嵌上了金色光芒。一切靜與動,苦與甜,都沒入了兩人旁若無物的深情之中。

蕪幽睜開眼睛,周圍漆黑一片。她感到自己似被什麼拖起不再下墜。

她低頭,感覺手中扣着靈甦的腰身,只是他身上卻不是紗袍的觸感,而是……

她眼前閃出一道亮光,是那隻長長的耳墜,她用手一摸,墜飾竟然掉了下去,那是一片炫彩的龍鱗。

“你拿着吧。”

“這是什麼?”

“逆鱗。”

“逆鱗?給我做什麼?”

“這是你的逆鱗。”

“我的?”

隨着一段回憶閃過,逆鱗光芒墜向靈甦。

塵瀟站在深坑邊緣焦急萬分,忽然,從坑中傳來一聲驚天龍吟……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