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數 ▏第一百零五章 至人無己

晦暗深處的累累白骨正從那深坑中奮力爬出,一聲震天龍吟,將那些白骨震得俱崩碎裂,紛紛跌落黑暗之中。

一個白影,御龍而上,直衝九重。

頓時,衆人周圍混沌灰霧被那黑色巨龍吞入口中,整個空間驟然恢復光亮。

那傾倒的血霧森林又漏出暗紅的色彩來。

巨龍虛影在空間中一聚,蕪幽與靈甦一上一下飄然落了下來。

那石椅旁邊,凜笙周身寒光一閃聚出原本的形體。他將戈矛在地上一頓竟是晃了兩晃。

“我真是小看了你們。”

凜笙眼眉一立,揮舞戈斧便襲向蕪幽和靈甦。

兩人左右一閃均是被戈斧襲來的勁風向兩側推出數仗。

非煙御劍已經飛到了蕪幽身後,一把將她接住。

靈甦在空中一個旋轉也被一隻手撐住,他一側身正是塵瀟。

凜笙也不等衆人緩氣,戈斧又在空中揮出暗光,所帶之勢似乎要將整個空間攔腰斬斷。

空氣隨斧光震動,波及之處如利刃割風。衆人提起武器周身光芒推出,齊齊將那斧氣向回逼去。

凜笙又擡一手,戈矛擲出,直直擊向他正前方的燕小炳和煙羅。

兩人手中短刃一個交叉一起抵住了那戈矛的勁力,只是,一瞬便被那戈矛推入楓林之中。

“哥——”小蒔一聲驚呼便要衝上前去,一把被曲匯言拉住,一個轉身閃在了她的前面,斧氣襲擊而來,在他背後劃出一道傷痕。

曲匯言一個趔趄撲在了小蒔懷裏。

戈矛攜着強大光波推着燕小炳和煙羅,轟隆隆幾聲巨響,兩人身後楓樹成排被撞倒在地。

煙羅手腕一顫,握着寒刃的手中,虎口處滲出血來。見戈矛繼續推着兩人,力道不減,燕小炳一把扯過煙羅,用力壓在了身下,戈矛擦過他的脊背射向樹林深處,兩人從空而墜,就在即將落地之時,一道黑霧託在了煙羅背上,兩人緩衝落在了地上。

燕小炳壓在煙羅身上沒有起來。

“你怎麼樣?”煙羅一驚,手環住他的背,只感手上傳來一陣溼漉,她擡起一看整個手都被染紅了。

塵瀟與靈甦同時趕了過來,剛要向兩人飛去,戈矛一個迴旋又擊向兩人,兩人一時也被戈矛勁力擊退。

煙羅掌中運氣向燕小炳輸起了靈力。

“不用”燕小炳一搖頭,將臉埋在了煙羅的髮絲中,緩了一口氣才撐起身子。

煙羅看着他額角滲着汗,擡手替他擦了擦,又轉過身去見他背上那長長的一道傷口,鼻中竟湧出一股酸澀,眼淚差點落下來。

“走吧。”燕小炳也不耽擱,又向衆人飛了過去,煙羅緊跟在他的後面心中替他擔憂起來。

小蒔扶着曲匯言站定,也替他查了一下傷口,一凝眉看向了剪彤。

剪彤帶着復康州急忙走到兩人身邊,一指曲匯言背部,一道暗紅光芒射出,血已經止住了。

曲匯言向前一步道:“沒事了。”

此時,燕小炳和煙羅也從遠處飛來,小蒔一看心中才安定,剛要上前,一道斧光再次劈來。

“小心——”曲匯言和燕小炳同時驚道。

小蒔一個閃身,手中紅刃一甩一道火花飛濺,那斧光又向遠處波及而去。

轟隆一聲,從空中傳來一聲震顫,幾人擡眼望去,塵瀟與靈甦一左一右抵着凜笙手中的斧戈,蕪幽手中光華乍現,從上方向凜笙頭頂襲去。

又是一針刺入百會,凜笙眼中閃出一絲清明,他提力要收回向衆人攻擊之勢,身體卻不受控制。

血色空間中傳來一聲恢宏之音:“既然你們這麼想讓他恢復意識,那我就讓他親眼看着你們怎麼一個個死在他自己的斧戈之下。”

凜笙想搖頭,只感渾身如附上了千層繭,他看着眼前幾人與他手中兵戟對峙,一種難言的痛苦擊入他的心臟,除了眼睛,他連本能的顫抖都做不到了。

“凜笙,不要怕他,隨心而動方能御己。”蕪幽的聲音從他頭頂飄過。

“御其魂,合其道。乘天時之正,御六氣之辯,以至至人無己。”

塵瀟在他耳邊教誨,此話一出,凜笙眼睛微閉不再看衆人。

手中戈矛順着塵瀟方向猛力一擊,塵瀟緊忙閃身卻還是被那強勁之力震出老遠,手中一麻,赤陽竟然脫手飛了出去。

眼見那戈矛刺來,他心念一動,那戈矛竟穿透了他的身體。

“塵瀟——”聽到衆人驚呼,凜笙忽地睜開了眼睛,只見他那柄戈矛一個迴旋又從塵瀟身後穿透而回。

凜笙心中一顫,忽然塵瀟的聲音從他頭頂傳入耳朵:“兵解劍意,固形脫殼。”他擡眼一看,塵瀟手中握着赤陽揮出,正與那向蕪幽飛去的戈矛相抵。

“相信我們。”塵瀟與蕪幽異口同聲道。

凜笙將眼睛緊閉,一聲琴音順着耳朵直穿入心中,周圍靜了,除了那絃音與心臟共振,再無任何嘈雜。

風、雨、晦、明、陰、陽六氣隨琴音波動,在凜笙心中逐漸定位,他感應六氣之中蘊含的能量,呼吸之間可與六氣共通。

他的腳踏上地面,形成山脊。呼吸化作風塵,髮絲隨風飄起,與那濃厚的血色樹林成爲一體,他意識所過,血紅便逐漸退去,直到那潮溼晦暗和累累白骨,隨他心中哀嘆沒入深土之中。

凜笙心念一動,只感六合之氣與他相融,似身體已經不存在,而周圍一切又能受他意識隨意變幻。

周圍血色退去,光明浮現,大地裂口毫無震顫便癒合了起來。

凜笙倏然一道身影從寒光戰甲中閃了出來,擡指一點那戰甲中自己的眉心,伏羲針便順着那頭頂飛了出去。

蕪幽與塵瀟同時落在了地上。

兩個凜笙,落在衆人眼前向衆人一一看去。

“你們果真不凡。”戰甲凜笙笑道。

“你也讓我佩服。”他又對自己眼前的凜笙道。

“可是,我還沒有輸。”說着,他臉上又浮現出狂卷表情來。他眼前的凜笙竟然順着那指尖又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