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田園

二哥家,門前屋後栽種一排排小蔥,清脆碧綠,甚是可愛,我看着眼饞。

二嫂拔了兩大撮,又包了一坨菜籽餅,讓我帶進城裏的家。

想得真周到,我欣然同意。

陽臺上有一隻空盆,泥土樓下現成,又有菜籽餅做飼料,陽臺上小蔥盎然不是難事。

當我興致勃勃地從塑料袋裏掏出小蔥與飼料,在家裏晃盪的老同志猶如看見瘟神,即刻擺手讓我拎出去,說菜籽餅既有臭味又容易招惹蟲子。

我雙腿釘在原地,心有不甘地問,就沒有其它好辦法啦?那個人斷然搖搖頭,好像法不容情,沒有絲毫通融的餘地。

我也怕臭怕蟲,只能悻悻然轉身去車庫,把小蔥攔腰割下來,上半葉子帶上樓食用 ,下半根與土堆在角落。

放置了三天,實在不忍心見它全盤爛掉,於是拎上鄰座朋友家的樓上。

他們兩口子都鍾愛花草,即刻接下我手裏的袋子,把半折的小蔥排排種到青菜的旁邊。

頂樓的地面上,茉莉、桂花與山茶的枝葉,貼着牆壁與欄杆各種姿態地攀爬。淡紫的月季與粉紅的葵花迎着初冬的風,一朵一朵地開。

尤起蹲伏在車輪胎裏的辣椒樹,枝葉的縫隙間密密麻麻地擠着鮮紅的辣椒,猶如一隻只紅燈籠,喜氣洋洋,平添歡樂的氣氛。

桂花漸行漸遠 ,還有些許花瓣留在枝丫間 ,似乎執意等到白雪飛舞的一天。

山茶不甘寂寞,初初來到的花骨朵,正是眉眼乍現,一半好奇張望,一半含羞帶怯。

我對空中田園讚不絕口,一半城市,一半鄉村;一半詩意,一半煙火。

他們笑着說,歡迎你隨時光臨,青菜蘿蔔隨時來拔!

好吧!

我答應了多少次,卻遲遲沒有付諸行動過。

懶惰的人,一時三刻改不了!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