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買點魚,最好是有魚籽,厚嘴脣,耳朵大的魚

    睡覺前,溫習了春節期間的一個夢。

      哥哥說他練習辟穀以來,感覺很好,瘦了些,但精神很不錯。

      同時他糾正我的讀音,說叫闢(bi)谷,不是我的發音,我讀的是屁股。

        他說辟穀以後,屁股就用得少了。這是兩者之間最直接的關聯。

      哥哥成年以後就越來越像敦厚長者,現在成年時間夠長,就越來越像。但不是書生樣的長者,雖然爬了幾十年格子。

      老是覺得有點像郭靖那種敦厚。

      在洛陽路上碰到哥哥的時候,他說他去買菜,辟穀以後一定要喫點好的補補,他要買點魚,最好是有魚籽,厚嘴脣,耳朵大的魚。

        後來哥哥說要給我報個辟穀培訓班,把辟穀節約的伙食費捐給非洲兒童。我說捐給附近山區的就可以了,非洲太遠了,網上教他們辟穀吧。

        後來在哥哥嚴厲的批評我沒有國際主義情操的聲音裏醒來。

        這段時間夢比較多,今天做個喫海鮮的夢吧。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