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23--即將30歲的程序員,不得不說的那些怨念

作爲一個即將年滿30歲的程序員,如果用一句話總結我自己的2023年,這句話應該是什麼?這個問題還真把我難住了。這一年是百感交集啊。糾結良久,我打算這樣來總結我的2023:平凡而滿意的生活累而不得的工作再次起航的寫作生涯,當然還有焦慮而迷茫的未來。篇中更多是是我的怨念總結,各位看官別見笑啊!

平凡而滿意的生活

首先是平凡而滿意的生活。我的2023年,父母身體尚可;而我,有對象,感情和睦。作爲北漂,我倆共同進行着人生的規劃、完成着一件件大事小事。路雖坎坷,但是作爲極其普通人來說,也算是滿意。

生活好像和博客園的技術氛圍不符合,這裏省略1000字……

累而不得的工作

2023,後疫情時代的開端,經濟週期的下行階段,有人說活着就好,有穩定工作就好,而現階段的我只想說:寧可悲壯死,不願苟且活

簡單回首這一年的工作,可以說是累而不得。

經濟下行階段,裁員潮不斷,有的人穩定且逆勢生長,有人拿着N+1大禮包被裁,有人繼續苟活着。我是苟活着的那一批人,相比苟活,我反而羨慕那些拿着大禮包昂首離開的同事,畢竟他們不但脫離了苦海,而且找到了更好的工作。

裁員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呢?先想下裁員裁的是哪些人?裁員當然是多底層打工仔,小領導或者高管巋然不動。隨着底層打工人的的一批一批的離開,幹活的人員是越來越少。而老闆在增長壓力下開始各種折騰,想逆勢而上,活是越來越多,那麼未被裁員的反而成了更悲劇的羣體,只能是越來越卷,真正實現了“35711”。何爲35711,3個人幹5個人的活,每週工作7天,每天11個小時。

35711聽起來可能有點誇張,但有時候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舉個例子,遇到618或者1111等大促壓測,每次都要通宵幹到凌晨六點左右,每個大促還得壓測3次,而我這個“幸運兒”3次未缺席。羊毛可着一個人薅,怎能不累?全鏈路壓測的時候在那有很多事情要做嗎?其實不然,更多的時候是在陪跑,不陪跑行嗎?不行!與其說是工作強度累,不然說是內耗使人心累。

在職場,如果有一件事情,每次都讓人從滿懷期待的希望,到失望,最後到絕望,那便是晉升。不管是公司晉升機制改革,還是“廣進”計劃和晉升名額縮減等客觀因素影響,兩年沒有晉升和漲工資,上次晉升彷彿已經成爲了遠古的回憶。埋頭幹活就不該得到應有的尊重嗎?爲什麼總是被選擇性忘記呢?這肯定是存在問題的。

上學時讀唐詩,學古文,我不懂爲什麼各個大詩人都是壯志未酬,鬱郁不得志,讀不懂那千古文字中的無奈。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親歷毒打,我終究是聽到了古人那遙遠的呼聲。用現在很火的一句話說就是:教育終於完成了閉環

再次起航的寫作生涯

面對累而不得的工作和失意的職場,我一定不能夠被打敗,我在想思考如何做一些提高自己事情呢?

那爲什麼不重新嘗試一下寫作呢?或許可以一試。我剛開始接觸寫技術博客是2018年左右,起初是爲了記錄和分享一些我學習和開發中遇到的問題或者小成果。後來聽說這個算是找工作時的一個加分項,果斷堅持到了找工作結束。

參加工作以後,工作是越來越卷,自由支配時間和寫作時間越來越少,技術文章輸出也逐漸枯竭甚至斷流。其實我內心一直是有學習輸入和寫作輸出的意願的。在2023年底,一次偶然的機會,看到極客時間在籌備一個寫作訓練營。面對這個機會,再想想曾經的的“寫作事業”,不多猶豫,索性報名參加了。

訓練營時間不長,內容算是精彩。“想都是問題,做纔有答案”,這是訓練營的一句話,感覺還是挺有道理的。在訓練營上面還有個感觸就是,不要被完美主義打敗。我之前有許多次的寫作就是因爲完美主義,本該進入“已發佈”列表的,最終卻停留在了“草稿箱”。

訓練營結束之後,我逐漸在社區或者平臺發佈一些乾貨內容,重拾起來未竟的事業。還有這一年一度的年度總結,雖遲但到。加油吧,已經不再是少年的少年。

焦慮和迷茫的未來

世人慌慌張張,不過幾兩碎銀。我爲何焦慮?碩士畢業馬上四年,工資卻不如普通應屆畢業生,沒錢成了我現在最大的焦慮。不光現在沒錢,在能看到的將來也是如此。

焦慮其實就跟考試一樣,這次考試沒考好,如果我相信或者確定下次會考好,我是不會焦慮的。目前的情況就是,這次沒考好,不相信、也不確定下次考試結果如何,與這次持平或者更差,這種情況只能是更加焦慮。再加上35歲危機已經在招手,作爲一個大齡低職級工程師,升職和賺錢的窗口似乎已經漸漸關閉。

現實就是上面這樣了,未來又該是什麼樣子的呢?

選擇大於努力,選擇對了方向,努力纔有意義。我該如何選擇呢?如果選擇繼續在這裏待下去,無異於坐以待斃。如我看到的,今天身邊的那些大齡職級不高的工程師,就是我的明天。不破不立,如果選擇換一個行業,換一家公司,那現在哪個行業處在風口?又該去往哪一個行業?哪一家公司呢?這些都是我正在思考的問題。

英國社會主義學家歐文曾提出了8小時工作,8小時休息,8小時自由支配的著名“三八理論”。除了工作,當然還有人生方面需要考慮。即將而立,最需要考慮的人生問題就是結婚;如何將工作和生活平衡,是另外一個問題。

這些問題互相影響,彷彿牽一髮而動全身,也彷彿“剪不斷,理還亂”。而最近,我也必須想清楚這些問題,定下基調和指導思想。我告訴我自己,冷靜思考,細緻分析,彆着急。

最後

2024,我的而立之年,這一年是30-40歲階段的開端。我感覺也是至關重要的一年,希望可以開一個好頭,在來年總結的時候少一些怨念,多一分收穫和豁達。也非常歡迎大家交流心得,共同進步。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