噱頭還是風口?剖析AI短劇出海的未來

導語 |去年以來,低成本、高回報的土味短劇在國內爆火,而這股風也成功地刮到海外。2024 年,越來越多的人把目光投向了擁有龐大市場的國外“藍海”,當人們還在高談闊論 Sora 是否顛覆影視行業的時候,AI 已經在出海短劇中大顯身手,那麼人工智能短劇出海究竟面臨哪些機遇和挑戰呢?今天,我們特邀了 深造通集團創始合夥人 喻繼鵬老師,他將爲我們深入剖析 AI 短劇的出海未來。

 

作者簡介

 

喻繼鵬,騰訊雲 TVP,深造通集團創始合夥人。從快速消費品製造業的供應鏈開啓,在產、供、銷、人、財、物等傳統制造業摸爬滾打多年,成功從業務部門轉型到信息技術部門,在 1997 年組建甲方集團信息技術團隊,帶領團隊構建完成集團的基礎設施包括網絡、硬件、軟件等,構建早期的 IaaS 雛形。構建和完善企業級應用系統,推廣應用,保障各系統的正常運營。曾就職於 IBM、埃森哲、德勤等國內外諮詢公司,從事管理諮詢和企業級應用系統規劃、諮詢、落地等工作,提供企業級服務解決方案,提供類似 PaaS 和 SaaS 解決方案。服務過的世界 500 強企業數量,超過50家。曾任職於美團網(美團、大衆點評)、車好多集團(瓜子二手車、毛豆新車網)、貝殼找房(貝殼、鏈家)、理想汽車、房車寶集團(房生態、車生態、金融生態),曾任職房車寶集團系統建設總經理,負責金融、保險、財稅、審計等系統產品研發和運營,已構建移動應用和多個雲產品,雲產品和雲服務投入運營中,未來準備商業化雲產品和雲服務。

 

引言

 

其實,短劇並非是個新的概念,早在 2017 年,“豎屏短劇”這一全新的內容形態便橫空出世了,它是相對於傳統影視作品的一個創新,這種創新也適應了當下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發展。伴隨移動應用的發展和全民智能手機的普及,人們對即時碎片時間的利用需求增加,從而促使了短劇快速發展。在 Sora 橫空出世後,AI 全流程(美術、分鏡、視頻、配音、配樂)微短劇《中國神話》顛覆國內傳統 AI 內容創作,迅速登上熱搜,並引發短劇概念股高開。

 

一、新質生產力代表——借力人工智能創作智能短劇

 

在 2022 年,小程序短劇正式上線,使得超半數短視頻用戶接觸過短劇,也是網絡短劇的主要受衆羣體。碎片化的觀影模式,隨着互聯網視頻的發展深入生活短劇的製作順應潮流發展,突出特點便是“短”、“平”、“快”,即滿足用戶的爽,也滿足製作的高效,其藉助生態和平臺,將原本需要大投入,專業化高的影視製作,轉化爲非科班出身,只要有創意就能出作品的大衆化創業方向,這也是符合國家新質生產力和戰略方向的事業。

衆所周知,人工智能的發展史是由不斷地技術革新、理論研究和應用實踐推動的。它作爲一次階段性的技術爆發,無疑是新質生產力的典型代表,也可能成爲歷史性的技術突破。

 

 

(摩天大樓)

 

AI 短劇是一個生態發展,帶動產業上下游,融合新持術,降本增效,爲製作短劇的性價比提供了專業化的支持,使用人工智能構建的短劇生態已初步驗證其技術的可行性。尤其 Sora 的誕生使得 AI 短劇的應用更加方便且高效。Sora 無需有任何編程或視頻製作基礎,只需要輸入關鍵詞和自然語言指令,便可生成最長 60 秒的高清視頻,還能做到一鏡到底。智能短劇無論在畫面流暢度、運鏡複雜度、動作穩定性,還是人物和場景細節、角色性格、主題貼合度方面,運用 AI 技術可以比市面上已有的視頻生成工具都更具優勢,例如 Sora、GPT-4o 短劇生成以及最近開源的騰訊混元文生圖大模型,它作爲業內首個開源的中英文 DiT 架構模型,同時也是視頻等多模態視覺生成的基礎,支持中英文雙語輸入及理解,得以保證短劇內容的質量。

 

二、AI爲短劇的全鏈路生產提質增效

 

毋庸置疑,製作短劇是一項複雜的創意和執行的過程,需要團隊成員之間的緊密合作和各種技能的結合,主要包括劇本創作、籌備、拍攝、後期製作等多個步驟。對於傳統制作而言,短劇的準備工作、協調工作、突發事件應急處理、推廣發行等都面臨大量的人力成本,並且最終還需要用戶能夠買單,即使有用戶買單仍有營收壓力。

而當前,通過生成式人工智能與通用人工智能的結合,我們可以藉助人工智能相關技術和工具,提高產出率,降低風險,實現客戶增量,實現盈利從而增加營收。

其實,人工智能在短劇製作的各個階段都有應用。首先,在概念發展與劇本創作階段,AI 輔助寫作工具可以幫助編劇生成故事想法、人物檔案和對話草案,並通過基於 AI 的語言模型快速生成和迭代劇本草稿,爲創作者提供靈感。AI 還能分析現有的劇本和文學作品,提供關於流行主題和敘事結構的洞察。

其次,在預製作階段,AI 可以幫助估計預算,通過分析類似項目的數據來預測成本。在選角過程中,AI 可以協助分析演員的表演,以找到最適合某個角色的演員。AI 工具還可以用於創建詳細的拍攝計劃和日程,優化時間表和資源分配。

接下來,在拍攝階段,AI 驅動的相機和編輯軟件可以實時提供拍攝建議,包括最佳的攝像機角度和鏡頭構圖。AI 還可以輔助監控拍攝現場,確保取景、光線和顏色保持一致。

 

(女主女二battle)

 

另外,在後期製作階段,AI 可以自動對視頻素材進行初步剪輯,根據預先設定的參數快速組裝鏡頭。AI 還可以生成背景音樂和聲音效果,甚至可以根據劇情動態調整音樂的情感強度。此外,AI 還可用於自動調色和創建基礎的視覺特效。

同時在分發與展示階段,AI 可以分析用戶數據來預測哪種類型的短劇可能在特定的平臺上受歡迎。AI 驅動的營銷工具可以自動定製宣傳材料,以針對不同的觀衆羣體。

最後,在反饋與學習階段,AI 可以分析觀衆反饋,從評論、評分和社交媒體互動中提取有用的信息。AI 還可以幫助製作團隊識別哪些方面受到好評,哪些方面可能需要改進。

 

在短劇製作的整個生產流程領域,儘管人工智能有了廣泛的應用,但要想靠 AI 全自動生成高質量短劇,行業還需要一段路要走。它仍需與創作者的專業知識和直覺相結合。人工智能可以作爲一個強大的輔助工具,但最終的創意決策應該由人類來控制,以確保短劇的藝術性和人文價值。

三、AI爲短劇出海帶來新機遇和挑戰

 

伴隨智能短劇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國內短劇市場便很快到達飽和,在一片“紅海”中,只有少數爆款能夠盈利,大部分劇集僅僅只是爲投流平臺提供內容。因而大量國產短劇紛紛找尋出海之路,同時鑑於國內短劇製作成本相對較低,但需要高流水才能盈利。但海外短劇的製作費用較高,但市場潛力巨大。因此海外市場成爲我國短劇人的不二選擇,爭相加入這片“藍海”。

值得一提的是,AI 爲短劇出海帶來了一些全新的機遇:

 

● AI 視頻生成技術:AI 技術可以用於生成高質量的短劇視頻,這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真人拍攝成本高、製作週期長的問題。AI 短劇視頻生成團隊,如 CreativeFitting已經完成了數百萬美元的融資,並計劃進軍海外市場,發佈全球首款AI 短劇 APP;

● 情感表達與優化:AI 短劇視頻生成技術特別注重情感表達,通過大量高質量標註的表情數據進行模型的精細調整,以及從音頻中提取表情特徵進行視頻生成,以提升視頻內容的情感傳遞能力;

● 市場規模與增長:短劇出海市場正在快速增長,2023 年淨流水同比增長達到 2871 倍,顯示出巨大的市場潛力。海外短劇的發展始於2022年下半年,並且已經有短劇 APP 如 ReelShort 在美國 iOS 娛樂類免費榜上超越某海外短視頻平臺 APP,顯示出短劇在海外市場的受歡迎程度;

● 本地化與內容創新:AI 短劇出海需要結合本地化的內容創新,以適應不同地區的文化和觀衆喜好。點衆科技等公司正在探索使用 AI 技術進行短劇的自動配音翻譯,以降低成本並提高效率;

● 商業模式的多樣性:海外短劇的商業模式包括單集付費、廣告和訂閱等混合變現模式,爲短劇出海提供了多樣化的收入來源。同時,短劇出海企業也在探索通過社交媒體賬號運營和品牌建設來增強用戶粘性和品牌影響力。

 

(功夫熊貓)

 

儘管海外短劇市場正迅速發展,但也面臨着變化和競爭,主要面臨以下挑戰:

 

● 技術成熟度:AI 技術在短劇出海方面仍面臨技術成熟度的挑戰。由於短劇進入大衆視野的時間不長,現有的數據量不足以讓 AI 大模型直接生成成熟的劇本。當前階段,生成式 AI 更適合產生創意想法,而不是直接生成完整的劇本;

● 版權和肖像權問題:涉及到 AIGC 時,版權歸屬、肖像權、行業習慣以及法律法規的潛在風險是需要考慮的問題。AI 能否助力出海短劇迅速複製國內市場的成功,仍是一個未解之謎;

● 內容本地化:AI 換臉和配音只是視覺上的本地化,而非故事內核的本地化。海內外不同的國情、文化差異以及用戶習慣區別,驗證了出海並不是簡單換張臉、換個語言。例如,國內曾經爆火的贅婿短劇在海外基本“做一部撲一部”,因爲歐美市場根本沒有“贅婿”一說,用戶自然也就不瞭解“爽感”何在;

● 用戶接受度:AI 二創短劇,僅僅只是降低了成本而已,用戶買單的並不多。海外用戶對於 AI 生成的短劇內容接受度還有待提高,且市場上還沒有出現商業上成功的 AI 短劇案例;

● 成本與質量的平衡:AI 技術可以降低短劇的製作成本,但同時也可能影響內容的質量。專業從業者認爲,短劇面向的是大衆級別的消費市場,“成本”並不是第一要素。AI 技術在降低成本的同時,需要保證內容的吸引力和質量。

 

其實,當前短劇出海主要還是依賴傳統的兩種形式:一種是將國內視頻進行翻譯上傳至海外應用或第三方視頻平臺,即譯製劇;另一種是在當地製作,邀請當地演員,以製作更適合當地用戶的短劇。但隨着人工智能技術的迅速發展,尤其以 Sora、GPT-4o 爲代表的誕生,目前還出現了使用人工智能技術拍攝甚至生成的海外短劇,即通過 AI 換臉+換語言/口型,將國產短劇改編成海外版本,期待未來隨着 AI 技術的水平的提高讓智能短劇可以佔領海外市場。

 

(海外版-霸道總裁愛上我)

 

在我看來,譯製劇可以快速批量上線,投入成本較低,但由於地域、文化和喜好的差異,內容可能不被當地用戶接受,很難取得爆款。相比之下,搭建當地班底的定製劇更吸引用戶,但如果上線頻率過低,會影響用戶留存,因此需要保持一定的頻率,並相應增加資金投入。

 

結語

 

總而言之,AI 短劇製作,不管從短劇的創意想法開始,到形成短劇劇本,甚至是製作發行短劇等的過程中,都有非常多的地方可以藉助 AI 工具來提高效率。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想成為第一個評論的人麼? 請在上方評論欄輸入並且點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