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老父老母的“雙搶”

又到了雙搶季節了。老父老母還在鄉下種了七畝多地,每年到了雙搶季節,就成了我們這些不孝子女們的心病――早幾年,明明有收割機,老父老母硬是還要手動用禾鐮割那麼一兩畝,說是曬點稻杆給牛喫,其實是捨不得每畝100的收割機的錢。去年有一次過節回家,發

原创 人這一生,一定要有一次倒逼自己一把

一件必須要做的、對的事情想拖延下去的時候,即使你心裏在“情願”和“不情願”之間感到非常掙扎,你一定要逼自己開始做。因爲開始做了,結果可能會令自己失望,但不會後悔;但如果不開始做,結果一定會讓自己失望,並且有一直拖延下去的可能性,這一定會讓自

原创 青春期孩子的正面管教

昨晚是開始嘗試20:45之前不上牀的第一天,我把書和筆記本都搬到了沙發上,開始閱讀和記筆記。雲兒在電腦上看電視吵吵嚷嚷,歡兒在一旁大聲完成語音作業,我的內心還是無法安靜看書,還是乾脆到牀上吧,心裏決定只要20:45之前不躺着就行了。妻看我在

原创 自律,從“程式化”作息時間開始

今天又在手機上加了一個鬧鐘:20:45。最近一兩個月以來,總是感到自己晚上精力不濟,早上又醒得過早,整個生物鐘都似乎亂了套了。希望定一下這一個鬧鐘,讓自己迴歸平常。這兩三年以來,都極盡用心地在打造一個有節奏、有規律和高效的早晨時間――到現在

原创 筆記記事(大清早的家庭會議六)

今年開始着火着魔般地重視閱讀,同樣的道理,我自己沒做到事情,如果單獨要求孩子做,怎樣都會感覺到一種無力感。所以今年開始我自己瘋狂閱讀、瘋狂記筆記的同時,也要求孩子們開始閱讀,開始記筆記。歡兒每天至少記兩條,寧兒每天至少記一條,其實是想透過筆

原创 這一刻,就是最好的時刻

早晨四點多起夜兩次,妻也醒來了,和我嘮起了家常:“俊,我每次看你讀書的時候,就感覺到你很痛苦。人生苦短,爲什麼不選擇自己想要過的那種日子?”“這段日子我是搞不定我自己,看書也是走馬觀花,完成當天的閱讀頁數。我非常討厭現在的自己,想像以前一樣

原创 擺地攤記事

“生意人就是事事能生出主意的人,商人就是凡事可以商量的人。”想到最近時時想把自己丟進海里,對昨晚刷抖音看到的這句話很是認同。昨晚中國人壽劉經理仍然在財富紅紅火火羣裏吆喝:“今晚仍然在歐陽修廣場擺地攤,有時間的夥伴都可以過來。”我和妻八點到擺

原创 面對焦慮,請及時給自己減負

“究竟什麼對我才最重要?我到底在追求什麼?”早上在閱讀《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看到這句話,同時用這句話拷問了一下自己。早起時候的精神狀態,幾乎就可以決定一整天的狀態了。昨天竟又是這樣,早上跑步時就發現自己狀態不佳。到開始工作時,儘管想聚集

原创 以終爲始慢慢活

原來我特別在意自己的睡眠時間,我骨子裏總是會認爲自己是一個嗜睡的人,早上醒來的時候,如果依然感到無法專注精神,我總是會爲自己沒有睡足八小時而耿耿於懷。我一邊想保證自己足夠的睡眠時間,一邊又會爲沒有完成當天的學習任務而感到心有不甘。最近在慢慢

原创 直面恐懼,是消除恐懼的最好辦法

好些天沒有表達欲了,很多話連說給自己聽的意願都沒有,當然也說不好。我想我是太疲勞了,昨天晚上決定放下一切,不到八點就去睡了。儘管還很焦慮,但我告訴我自己要嘗試在睡前做一些自己肯定的暗示:“我很好,我沒事。我愛我自己,我喜歡我自己。”《早起的

原创 用愛迎接每一天

“別閒,一閒就容易迷失在瑣碎的日常和人際關係中,希望在你喪失表達欲的時候,能有人及時地、溫柔地接住你的疲憊。”四、五月份因爲疫情原因,導致公司訂單量不足,每個月都放了七八天假,收入大幅減少,真是有些不知所措,表達慾望降到這兩三年來最低。雖然

原创 讓閱讀產生價值(六月覆盤)

今年以來,在很多人眼裏,以我們這個八線小縣城的標準,我儼然成了一個成功人士:妻子賢惠,兒女雙全,孩子聰明,父母健在,職業不錯,收入不錯。只有我自己睡前的疲憊和醒後的歇斯底里不斷地提醒我:“我痛苦,我感覺我完全還沒發揮出我的潛能,甚至連十分之

原创 我是我爸小情人

前天是我的生日,一整天都在想着,怎麼大家都把我給忘了,沒有一個人記住我的生日?臨近晚上睡覺的時候,雲兒跑過來對我說:“爸爸,生日快樂!”歡兒也跟着說了一聲:“爸爸,生日快樂!”“你們怎麼知道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呀?”“是大姐姐今天早上就告訴了我

原创 大清早的家庭會議(五)

因爲寧兒星期六也要上晚自習,所以後續的家庭會議基本都得放到星期天早上來開了。6:06各就各位,我首先檢查了一下各自的筆記,歡兒每天兩條都記了,寧兒記到6月19號就沒有記了。“筆記一定每天都要記,哪怕你考試那天也要記一句鼓勵的話來鞭策自己。記

原创 不要羨慕別人的成功,別人成功的背後,都是你熬不過的苦

今天端午節,姊妹們照例是要回鄉下父母家喫飯的。雨,淅淅瀝瀝,從早晨下到中午,完全沒有停的意思。陪妻逛完國光超市,已經十二點多了,爸也打過電話來催了,必須回老家喫飯了。丈母孃接過來過節了,妻沒有去。帶寧兒和歡兒到老家已是12:40多了,一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