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路在哪裏,路在鼻子底下

上初中的時候,在姑姥姥家住過一段時間,姑姥姥是媽媽的姑姑,如果是爸爸的姑姑,可以叫姑奶奶,因爲是媽媽的姑姑,所以叫姑姥姥。姑姥姥的兒子很有出息,在縣城的某個工廠當個小幹部。但她不願意搬到縣城裏,那裏沒有農村熱鬧,更沒有熱心的隔壁鄰居。 剛

原创 正反饋 + 強化,往孩子成長的路上多撒點陽光

休息日帶娃,和娃鬧了一點情緒,這已經是第N次了。既然如此,爲何還不安然自得,得過且過。只爲了一個:成長,娃要成長,自己也需要成長。所以要把這個負面的頻繁事件,反覆思考,直到變負爲正,讓好的事情多發生一點。 在心理學,有兩個相對的詞,正反饋

原创 在失控的時候,一定要回憶一下初心

這兩天休息日,陪娃。本以爲,這個星期還能和前幾個星期一樣太平,然而沒有。在工作中尚能穩穩當當,但是在娃面前,總是失了風度,失了修養,雞毛蒜皮也斤斤計較起來。 娃在合肥讀高中,每到星期五晚上就和娃在常住的酒店裏會和。但是到了酒店,看到房間後

原创 從 斷舍離 到 系統之美

在一個地方住的久了,家裏堆積的東西越來越多。也曾學着斷舍離,去丟掉一些東西,但是家裏的東西還是很多,爲什麼呢,爲什麼呢? 說實話,斷舍離,不好斷,不好舍,不好離;斷舍離需要和自己的內心做鬥爭,做情感上的割捨。比如一個物件,它好好地,還能用

原创 情緒是如何被把控的?

在《三十而已》,當顧佳說希望子言能夠快點控制自己的情緒時,我有些喫驚,子言還是一個上幼兒園的孩子,她就希望他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作爲一個成年人,還有很多人,尚且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何況是一個孩子,這要求是不是太高了? 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

原创 生活是材,感謝饋贈

曾經寫過很多關於自個兒原生家庭的事情,也曾經因爲這些事情耿耿於懷。但有些人看到,肯定會這樣說,他們是你的父母呀,他們是你最最至親的人,你不應該這樣記恨他們! 天下沒有完美的父母,這個道理我怎麼會不懂呢?但是,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發生了,它們

原创 假期,獨立的空間、時間,你有沒有?

一放假就開啓了頹廢模式,平時堅持做的事情,放假不想做了。沒有獨立的空間,更沒有獨立的時間。而有些事情卻需要一個人,在一塊相對安靜的地方,在一段不受干擾的時間裏來完成。 今天十月七號,國慶節長假的倒數第二天。回憶一下國慶節這幾天是怎麼過的,

原创 今天遇到兩個推銷的,給他們一點建議

早上,帶娃去肯德基喫飯,點好了餐,娃拿着小票在一邊等叫號取餐。我在一個靠窗的餐桌旁坐了下來,一本書看到末尾了,想快點把它看完,掏出書本便看了起來。看的正得勁,冷不丁地冒出來兩個男生。 一個高個子黃色T恤男,一個矮個子紅色T恤男,兩個人二十

原创 面對權威,小心點,它很容易被詐騙團伙利用!

一提到權威二字,兩腿便瑟瑟發抖。一提到權威,有股壓力莫名其妙的倒下來,壓在心坎上,很沉悶,讓人窒息。 權威二字,是由權和威兩字組成。權,代表着權力;威,代表着威力。 什麼是權力,在社會上,在工作中,甚至在家族中,只要職級、輩分比自己高的人

原创 瀘沽湖趣事

在瀘沽湖坐船,一行數十人,登上顫巍巍的木船。船上有三名船伕,一個掌舵,兩個划船。其中一個是女性,其中一位船伕被日光曬得黝黑黝黑的,看不出他的實際年齡。 我們這一行人,坐在船上,看看遠處的山,眼前的湖水。船邊的水異常清澈,忍不住不安分起來,

原创 三十塊錢體驗了一把互惠原理,按一下真的自動播放了

前一段時間把《影響力》這本書看完了,還在心裏複述了一下影響力的六大武器:互惠、喜好、承認和一致、權威、社會認同、稀缺。 但是在最近幾天,卻又發生了一件這樣的事情,連自己都感覺莫名其妙,我怎麼就那麼聽話,買了她的東西了呢?自己都搞不明白,當

原创 有一個小孩,Ta的名字叫冰冰

最近留心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個小現象,我對任何人都比較冷,工作之外的所有人,家人除外。我自己都不明白這到底是爲什麼,它是爲什麼呢? 有一次在健身房裏健身,我坐在一個拉伸椅上,拉伸腿上的肌肉,眼睛還目不轉睛的盯着電視,電視裏面的節目太精彩了

原创 華爲雲車牌識別對接整理(Java語言)

OCR(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光學字符識別)又稱文字識別,文字識別下面又可以分爲身份證識別、名片識別、行駛證識別、發票識別等等;車牌識別是OCR中的一種。百度雲、華爲雲、阿里雲都有提供這方面的應用。每家

原创 還在因爲一點小事兇孩子,看看霸道女總裁是怎麼處理的?

在朋友圈裏看到朋友的分享,心裏想這有什麼大不了的,還贏得這麼多贊,心裏很不服氣! 但是,這裏面有一句話還是比較觸動我的,答應孩子的事,做媽媽的不能食言。一看到這裏,不由得想起,兩個星期前,還因爲孩子學習上的事兒,和孩子翻臉,居然要反悔對孩

原创 還在爲娃的事情生氣,其實不必了

今天中午娃又要回學校,此時此刻的我本應該和往前一樣送送她,把她送到火車站,但是這次沒有。 然而,在娃關上家門的那一刻,我還是忍不住趴在窗口,看着她漸漸走遠,一個藍色的揹包,一個銀色的行李箱,一個熟悉的背影,此時的她還是那樣瘦小。 一直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