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王陽明:做人須重視細節

01看破浮生過半,心情半佛半神仙魯迅說:“孩子是要別人教的,毛病是要別人醫的,即使自己是教員或醫生。但做人處事的法子,卻恐怕要自己斟酌,許多人開來的良方,往往不過是廢紙。”學做人,是一個在生活中慢慢經歷慢慢磨礪的過程。年少時以爲需得做個能討

原创 王陽明:心中至誠至敬

王陽明將涵養看作太陽所在的南,河流所去的東,人應望向和走去的方向。無論是想涵養自己,還是涵養孩子,這都是依歸——這個時代的絕大多數人在涵養面前,都如孩童。誘之歌詩以發其志意,導之習禮以肅其威儀,諷之讀書以開其知覺。這裏的涵養是動詞,惟此才能

原创 選擇好自己的方向

害怕每臨大事有靜氣,不信今時無古賢。——清 · 翁同龢好比天氣有晴有雨,這很正常,人不會一直擔心、害怕下雨,對不對?總覺得自己的人生很不容易,其實是覺得種種挫折“不正常”,內心就一直聚焦這些負面的東西,就失去了坦然樂觀的心態。如果我們把對人

原创 王陽明:放下心中的執念

人之所以身心疲憊,往往是因爲放不下心中的執念。或許你會因爲沒喫到想喫的東西,而抑鬱難耐;或許你會因爲丟了百十塊錢,而鬱鬱寡歡;又或許你會因爲跟家人鬧了點彆扭,而糾結不已……這一切的一切皆因爲自己的執念!善惡總在一念之間,成魔還是成佛,取決於

原创 王陽明:在逆境中反省,堅守本心

上司缺乏信念,只知迎合部下,不嚴格要求,看上去很有愛心,結果卻是害了部下。這就叫小善。有句話說“小善乃大惡”,意思是表面的愛會導致對方的不幸。01良好心態,決定人生質量陽明先生被貶龍場時,肉體雖然飽受折磨,但然精神上卻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原创 王陽明:減得一分人慾,便是復得一分天理

“吾輩用功,只求日減,不求日增。減得一分人慾,便是復得一分天理,何等輕快灑脫,何等簡易。”——《傳習錄·薛侃錄》譯文:無論是做學問還是做人,每天所追求的應該是減少而不是增加。減去一分慾望,才能恢復一分良知,這是多麼輕快灑脫的事。01 每天拼

原创 王明陽:要有三顆心

01要有一顆明心王陽明的心學提到了“致良知”,意思是說在做每一件事的時候,我們都先要問過內心,看看它是否符合我們對善惡的評判。人之所以有良心,是因爲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善惡的標準,“人之初,性本善”,一個人只有有了“良知”,纔會懂得自律,才能

原创 王陽明:清除惡念,才能看到最美的風景

01沉溺悔恨,是最沒有意義的事泰戈爾有句話說:“如果你爲錯過了太陽而哭泣,那麼也將失去星星和月亮!”我們經常後悔,事後常想“要是當初怎樣怎樣就好了”,但世界上沒有後悔藥,沉浸在後悔之中,既丟失了現在,也失去了未來。 王陽明因爲出色的軍事才能

原创 能剋制自己的人,才能成就自己

能剋制自己的人,才能成就自己法國作家雨果曾說:知道在適當的時候自動管住自己的人,就是聰明人。明代王廷相在一次接見新任御史時講了一個故事。“昨天我乘轎的時候下起了雨,有個轎伕腳上穿着一雙新鞋,剛開始還小心翼翼地挑幹靜地方走,生怕踩進水坑裏弄髒

原创 王陽明:做到至誠

如何擁有神力-誠那麼應該怎麼做纔會做到至誠?誠是如此重要,要做到卻是極不容易的。誠的基礎是心清,衆生則往往心濁。誠的反面是虛僞,衆生卻皆在欺人和自欺。修誠,等同於修心和修道。所以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王陽明都將“誠意”作爲《大學》的主旨和爲學的

原创 2021年陪伴感悟

不期待,心想事成不期待心想事成全然地在當下時時覺察每一次陪伴如果能做到這些足矣!今天下午我參加線上陪伴,陪伴的是一位近百歲的孫老,孫老今年98歲。聽護工說孫老今年實際是百歲,好像不說。爲啥我要說心想事成呢?我在線上陪伴總是聽到小夥伴們分享陪

原创 好好觀照自己內心

做不到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宋 · 陸游明白道理好比看到了某地照片,真實修證好比到達了這個地方。我們常說的“道理都明白,卻做不到”,就是隻看到了照片,腳下卻一步未動——我們的心理狀態還停留在原地,並沒有達到所聞之理的境界,甚至

原创 王陽明:心如明鏡

心如明鏡“明”,老子在《道德經》裏面說:“自知者明。”《四書》之首《大學》開篇就寫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那麼,到底“明”是什麼?所謂“明”,就是清醒不糊塗,通透清澈,沒有私慾,沒有急功近利。這個“明”,就是原本的自己所呈現的狀態,或

原创 小善如大惡

日本大地震時,社會各界均捐獻出屬於自己的一份力量。但經營之神稻盛和夫不這麼認爲,表現比較冷淡。他對日本人民講了一個故事:在一個冬天裏,有兩隻野鵝不小心困在一個湖中,無法南下避寒。這時,住在湖邊的老人大發善心,每天餵給野鵝食物。第二年,野鵝再

原创 磨練自己的習性

興趣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近者。——《左傳》人生的方向不能憑自己喜好,而是要理智思考,找到更深刻的意義。人生在世,不是追求好喫的、好玩的,求個人享樂,而是要爲更多人、爲未來的人做些事情,創造價值。有的人“天生”對某個事物非常有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