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最好的放生,就是放過自己

物道君語: 試問諸君,當“放下”不再只是一句雞湯式口號時,我們要如何做,才能真正放過自己? 昔日,豐子愷從桐鄉帶着一隻雞,前往杭州放生。他不忍綁着雞腳倒提,也不願抓其翅膀。因爲倒提抓翅膀,雞會因此不斷掙扎弄傷自己。於是他撩起長袍,悄悄地把

原创 今日大寒:庚子年最後一個節氣,寒盡春生

今日大寒,庚子年最後一個節氣。但不是終點,只是時間的迭轉。每個人都會經歷許多四季。願人生如看待四季一樣:在每一個峯迴處,看見路轉。大寒|寒盡春生此前,寒潮來了幾場,可天地仍舊憋了一股氣。直至大寒,纔像一個泄氣的皮球,繡口一吐,吐出了全部的冰

原创 明日臘八:事事粥全,歸家可期

時序至臘,明日臘八,俗語講:“過了臘八就是年。”這個庚子年38八就是年。”這個庚子年384天,漫長又坎坷,惟願臘八一過,離團圓就又近一步。但這歲末寒冬,疫情又起。今年最後的祈願,是希望你們都能平安回家。臘日,臘八舊時臘八稱臘日,會舉行臘祭。

原创 山茶花開,迎寒綻放,靜待春來

物道君語: 凌寒之山茶,忍過冬天,靜待春來。 寒冬臘月,人心也覺得蕭瑟。前日清晨,探窗一望,在冷風之中,養了許久的那株山茶竟然開了!深綠葉子,粉中帶白的花瓣,層層疊疊,半是收攏半已開,嬌美之中帶着一絲倔強。因爲一朵山茶花開,心也跟着明媚起

原创 生活能治癒的,是願意好起來的人

物道君語: 生活能治癒的,是願意好起來的人。 時間能治癒的,是自渡的人。 最近聽到一句話:“生活能治癒的,是願意好起來的人。”被毒打的2020,想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至暗時刻。也唯有在經歷之後,纔會被這樣的話猛然一擊。以前常聽人說:“自助者

原创 人生在世,貴有一顆素心

在蘇州東山,有一處鄉間茶寮。它隱於鄉村的清舍裏,近太湖,依樹林,若非機緣巧合,縱來尋訪也難以一遇。它不甚寬敞,只夠一張素幾,幾個蒲團。不求精緻,只是茅屋草舍,清茶素陶。但在這裏“得半日之閒,可抵十年塵夢”。茶寮主人林瑾洪說:“喝茶,就是一件

原创 臘月,一朵蠟梅開

年少時經常與孩童們唱《梅花》“有土地就有它”“冰雪風雨它都不怕”,朗朗上口的曲子,令人觸動。但現在卻覺錯亂,因爲現實生活裏,很少真正見到梅花。不過梅對於我們,依然有斷不開的牽絆。我們在文人的畫裏見過,在詩人的句子讀過“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

原创 中國沒有第二個大理

物道君語: 坐上火車去大理,去向心的彼岸和生活的原點。 圖片|魚魚衆生 ©大理是什麼?北上廣的人說是桃花源,“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然而生活在大理的人卻說,她已經浮躁,高樓林立,房價虛高。畫家葉永青認爲:“大理還有意思的話,就

原创 消失的中國旗袍美人

物道君語: 有人說民國是個好的時代,舊的正過去,新的正到來,它有它獨有的氣質、美與時尚。 但就如春梅狐狸所言:“人們並非因爲進入民國才萌發了新思潮,而是那些思潮等來了民國!” 恰如旗袍,並非因爲民國旗袍才美,而是旗袍令民國更動人。 王家衛

原创 冬霧,讓人又愛又恨

圖| 淸涼地兒-了琹 © 物道君語: 生活如冬霧,霧起雨雪不休,霧散旭日可求。 中國有句話說:“春霧日頭,夏霧雨,秋霧涼風,冬霧雪”。四季皆有霧嵐,都能幻化成風雨雪日,但唯有冬霧最特別。比起春夏秋,冬霧升起時更猛烈些,它像張巨大的網,將大地

原创 今日小寒:踏雪尋梅,靜待歸期

小寒,一年中最寒冷的時節。古人云:“冷氣積久而爲寒,小者,未至極也。”天地如洗,唯留清意。小寒|踏雪尋梅今日小寒,遠望四野蒼茫,寒山霧白,雪落白頭。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時節。但在萬壑千巖之間,梅花凌寒而放。張岱《夜航船》裏記:“一百五日寒食雨,

原创 從機械設計師到經營茶室,人到中年,終於修得半閒

時常有人說,喝茶是閒人的日常,然而長沙一間百年古建茶室,卻偏偏取名“未閒”。茶室主理人姚欣說,閒如同繁體字的“閒”,是在家門口看見月亮,但閒不止一腔閒情。因爲望月可以是閒來無事的夜晚,也可以是忙裏偷閒的夜晚,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顆在匆匆歸

原创 2020中國新十大最美建築:城市建築之美,即生活之美

- 物道君語: 12月23日,建築暢言網評選了2020年中國第十一屆最醜建築,廣州融創大劇院高居榜首。不久前,我們也寫了《具象醜,正在毀掉城市的美》,說了具象醜的建築會像城市毒瘤一樣,影響一代又一代人的審美。 從廣州的“蓮花”、“棉襖”到重

原创 冬天十件奢侈小事,能做一半都是會過日子的人

圖片|擬見 © 物道君語: 2020的奢侈,是一顆向好的心。 一個冬日,陽光穿過窗簾照進教室,高三學子正昏昏欲睡,老師在講臺上勸導不用功的孩子:“雖然現在很累,但你們以後年紀大了,會發覺現在是最好的時光。”這大概是一個人一生最奢侈的事,但奢

原创 雅冬:感知生活的樣子,纔是冬天的意義

物道君語: 冬天簡單、樸素平白,古人卻用身體丈量冬日,把殘冬過成雅冬。 相比冬,秋天實在讓人喜愛得緊。光是山的顏色就夠看的,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更別提饞得心癢癢的蟹、葡萄、石榴,就連風都覺得十分舒適。一旦入了冬,就變得枯燥與孤獨。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