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也來說說詩

原則上,我是一個不懂詩的人,因爲我不會寫詩,也寫不出那種美妙的詩。所以,昨日與一位友人探討這個問題。友人很風趣地說,她說雖然本人長得不美,但她知道誰算是美女。是啊,我們本人可能長得並不美也並不帥,但我們與生俱來擁有對美與帥的鑑賞力,知道哪個

原创 關於詩歌徵文的獎勵

徵文獎勵:1、在簡書內有效投稿的參賽詩歌,每篇投稿均獲得10個簡書貝讚賞;2、投稿詩歌被“徒步獨行”公衆號收錄,即獲得10元紅包獎勵;3、參賽詩歌在“徒步獨行”公衆號上發佈後,在2月26日中午12點(元宵節),截取在公衆號上的閱讀量,選出一

原创 朋友圈裏的那些事

朋友圈還算不大不小,共聚集了4000位左右的微信好友,基本都是寫作圈裏的文友。這一切都是我身處談寫作專題團隊的緣故,來自於創建社羣與組織活動的工作需要。本人很少瀏覽朋友圈,也從來沒能瀏覽完朋友圈。因爲只要兩個小時不看朋友圈,最少也錯過200

原创 因爲可以選擇說“不”,所以你永遠無法向前跨越

人,只要肯勞動與付出,就可以獲得成長值或增長值。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是普天之下永恆的定律。寫作也一樣,凡是努力與堅持的人,總會有一天到達理想的彼岸!可是普天之下卻會是這樣的一番景象:有人拼命地勞動與付出,有人卻自由地佛系地選擇不想努力勞動

原创 談談詩歌徵文那些事

有人對我說,搞這一次的詩歌徵文,是因爲受到網絡上爭議特別大的“賈淺淺屎尿詩”事件的啓發吧。我笑了,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呢?賈淺淺的詩,尤其是在網絡上爆紅的那幾首詩,我也算是見識到了。說句實在話,真是不堪入目,侮辱了文學,也侮辱了詩歌。但是,對於

原创 寫作與畫雞蛋

寫作,到底有沒有門檻?多數人的回答是:沒有門檻的。不就是寫文章嗎?大家都認識字,每個人都可以組織簡單的語言進行溝通與表達,而寫作就是用大家熟悉的文字去進行堆砌,從而表達出一件事或者一種思想。不難啊!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會的。小學生都在練習

原创 按部就班很輕鬆,創業摸索很費勁

寫着寫着,就會感覺到寫不出什麼了,或者是覺得沒有什麼可以寫了。這個時候,人的內心是焦慮的、是不安的。爲什麼會這樣?難道真的寫不下去了嗎?到底應該怎麼辦?轉悠了一大圈,仍然想不出到底到寫些什麼,周圍的一花一草、視野中的一人一物,沒有什麼亮點可

原创 寫作路上,要保持內心的寧靜

在進行寫作的過程中,要保持內心的寧靜是最難的。一方面,我們受到了生活瑣事的煩擾。一個人生活在社會里總需要承擔一些的角色,他可能是父親,可能是母親,也可能是兒子或女兒、丈夫或妻子、領導或下屬等等。這些角色註定了在每天不長的時間裏,必定要去完成

原创 真擔心,這樣的狀態會毀了我們

突然有一種極爲煩躁的表現,左右都不是,坐立均不安。一直以爲可以安靜地進行寫作,每天寫啊寫,找素材、堆文字,忙發佈,對於變現與功成名就保持一種淡然和漠視的態度。可是,目睹了夥伴們都在衝刺與吶喊,都在爲變現與功成名就瘋狂地追擊時,心情便不安起來

原创 當寫作培訓班如春筍般地生長出來時

不知道是不是歲末年初的原因?還是受到疫情影響的原因?寫作培訓班像雨後春筍般地生長出來。混跡寫作場許久時間,從未見過如此場面。單是在一個小小的簡書裏,寫作培訓班就有至少六位以上的老師開班授課,在今日頭條上、在整個寫作場上,更是數不勝數。突然有

原创 爲什麼你的寫作不能有所建樹?你的寫作瓶頸是什麼?

我們總在責怪自己,爲什麼寫作水平邁不上一個新臺階?爲什麼寫作拿不下驕人的成績?爲什麼寫作的前景是一片迷茫?一次次地責問自己,也一萬次在心底問自己:到底是爲什麼?特別是在看到當初與我們一起進入寫作場的那些人,她們在寫作上獲得了某種進步的時候,

原创 歲月如歌|情感故事文,歡迎你的來稿!

沒有什麼類別的文章,比娓娓道來的故事文更能夠吸引眼球、扣人心絃、沁人心腑、穿透人心、震撼靈魂!會寫故事的寫手,必將得天下!我們寫作者,在剛接觸與入門寫作的時候,大多數都是寫一些隨筆散文,想到哪寫到哪,想怎麼寫就怎麼寫,不受任何拘束,天馬行空

原创 向着寫出好文章的目標,勇敢行進!

最近,“徒步獨行”公衆號舉辦了“盤點2020”話題的徵文。收到了很多作者的來稿,在此,先向各位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謝!感謝你們對本公衆號與對本人的信任,感謝你們的踊躍投稿!一、好文章真的極其匱乏自從收稿以來,就有一些感受如鯁在喉,不吐不快:所謂

原创 2020年,我們一起走過的3次公益徵文

回首在簡書裏的2020年,我略微做了一次小小的總結。有三次比較大型的公益徵文分別是:1、戰疫日記 這次一次抗疫戰疫徵文,極爲正能量,弘揚與歌頌了全國人民在抗擊新冠肺炎戰鬥中的英雄事蹟。所有簡書作者萬衆一心,吹響戰“疫”集結號!以筆做“槍 ”

原创 不能讓流量成爲評價作品唯一標準

近日,中制協發佈重要意見:不能讓流量成爲評價作品唯一標準。所謂中制協,指的是中國電視劇製作產業協會。中制協發文規範電視劇(網絡劇)製作,其意見中指出,由於受到過度流量化和數據化的影響,我國當前電視劇白甜寵現象嚴重;有的作品脫離生活、脫離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