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兩地奔波的無奈

我們這個行業,總有很多無奈,這種無奈不是來自工作,而是來自家庭。我們在北京工作,可孩子卻在老家上學,這就讓我們無比困擾,我們這些家庭主婦,只能來回跑。老公在北京,孩子在老家,哪頭都要照顧,卻哪頭都照顧不好,我們在家和北京之間疲於奔命。又到週

原创 冬季車輛保養

早晨醒來,長青讓我跟他去拖車。我們幹這個行業這麼多年,長青就因爲拖車美少受累。工程車,車又寬又長,只能早起或晚上拖,有時候拖完車回家,都到半夜了,穿進被窩,身上凍的跟冰蛋似的。我的性格很小女人,喜歡花花草草。到了工地長青熱車的空,我不忘跑到

原创 家屬生活

晚上小高媳婦小林發信息過來,問我在不在家,想來玩家玩會,我說在,你過來吧。小高和長青在一起,晚上他們又出去應酬了,估計小林也是在家無聊。在這個挖掘機團隊中,除了他們男的在外面南征北戰外,背後還有我們這幫家屬做支撐。我們不需要出去工作,僱的司

原创 雄安小分隊

今年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疫情,建築行業不好乾了,網上也總是說以後國家不再大力拆遷,這對我們這一行更是很大的衝擊。所以今年疫情防控結束開始復工以後,好多在北京頂不住的同行開始轉戰雄安。雄安新區剛開始建設,處處都是大工地,到處需要挖掘機。其實轉戰雄

原创 新車營業

晚上十點多,我剛要睡下,長青推門進來。“回來夠快的,我還以爲得十一點多。”“開得快,也沒堵車。”長青邊給我說話,邊去打洗腳水。雖然纔出門兩天,但是他臉上卻一臉憔悴。“明天去理理髮。”我叮囑他,然後把他的被窩鋪好。長青滿身疲憊地躺下來,說:“

原创 買挖掘機

喫完早飯,長青就急慌慌地往外走,小高在外面等着他,他們一起去北清路那邊看一輛二手挖掘機。小高是我們的老鄉也是長青的朋友,兩人在一起和多年了,關係一直不錯。長青是挖掘機行業的專家,對挖掘機門清。大家不管誰買挖掘機,總要讓長青幫忙掌掌眼,而長青

原创 一個普通的早晨

故事就從這個初冬的早晨開始吧。六點多鐘,愛人長青把我叫起來,讓我跟他去拖趟車。我睡眼朦朧地坐了起來。“如果沒有睡夠就不去了。”長青說。“去吧,反正已經醒了,一大白天也沒事可幹,困了可以隨時睡。”我邊說邊穿衣起牀。長青有幾輛挖掘機,一直在北京

原创 關於寫作的隨想

學習寫作兩年多了,除了最初的那一年寫了幾篇文章以外,後來基本上就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作品。好像幾十年積累下來的素材都在第一年用光了。這常使我煩悶,曾經慷慨激昂的文學夢也動搖了,文學這條路真的不好走,好多人匆匆來了,又匆匆走了,真正留下來的又有

原创 一個秋天暖陽日

很久沒有寫東西了,也很久沒有打開簡書。總覺得日子浮浮躁躁的,心情也雜亂無章,想寫,也不知道寫什麼。這幾天把前兩年寫的小說整理出來,在網上找了幾家雜誌社投出去。投完後我基本是不抱什麼希望的,我的水平還差的遠,我估計那些權威的雜誌連看都懶得看吧

原创 日記:10月13日  星期二  晴

青島有了三個確診新冠肺炎病例,媒體都在說,如非必要,近期不要去青島。這個秋季個冬季,又要加強小心。今天天氣很好,去臺湖趕集,買了點喫的回來。老百姓的生活還是很溫馨的,除了青島有點小緊張,舉國皆安。

原创 居家抗疫日記

庚子鼠年二月十五日  陽曆三八婦女節 星期日      大霧昨晚下了很大的霧,早晨醒來先拉開窗簾看看外面的天氣,我迫切地希望昨天的大霧繼續,因爲這樣高速封路愛人就可以晚點走。往年的現在,愛人的工程已經開工一個多月了,今年因爲這場疫情不能返京

原创 女人沒有家

01小艾已經好幾天沒去村裏和小夥伴玩了,這個平時玩得最瘋的姑娘最近不得不守在家裏,娘病了,很嚴重,爹的臉上一天到晚連個笑模樣都看不見。三哥又不在家,去他未來老丈人家去了。自從訂下了這門親,三哥就好像成了別人的兒子,一天到晚待在老丈人家幫着幹

原创 寫寫我進入市作協的過程

我的簡書賬號一直是沉寂的,沒有多少人評論,也沒有多少人看。這些我並不在意,我只是爲了寫而寫,並沒有追求閱讀量。而且我還發現在簡書裏,閱讀量真的不能代表什麼,閱讀量多的文章,真的不見得寫的有多好。在簡書,有很多的互推羣,大家爲了提高閱讀量,爲

原创 悠悠桃花情

    家裏的田地不種莊稼了,種上了桃樹,春天到來,紅的、粉的、白的桃花次第開放,賞心悅目。      我總愛到桃園去,有時候挖點野菜,有時候給桃樹剪剪枝。我不覺得這是多麼讓人厭倦的農活,相反,樂在其中。      我喜歡在桃園裏忙碌,

原创 村民抗疫隨記

晴空碧天,春風萬里送暖,村頭彩旗展。戰疫步履維艱,全民防控嚴。村內祥和,雞鳴鴨蹣跚。我本全民皆歡,因疫裹足不前。遵國囑,聽黨令,誓與疫情戰。等疫除,復耕田,笑看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