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個保守的女人(日本故事)

(1)通夜的大廳裏又是一片混亂。喪主惠子再一次地昏了過去,不過這一次大家不像上一次那麼緊張了,守在旁邊的女護士冷靜地給她打了一針,惠子硬挺的身體變得柔軟了,她甚至蜷縮成了一團,並且發出了微弱的鼾聲,她畢竟是太疲乏了,已經有幾天幾夜沒有閤眼了

原创 憶大雨兄

昨天是1月10號日本的成人節。今年屬於非常時期,全國各地的成人節儀式基本都已經停止了,在日本這是一件令年輕人最爲傷心的事情。畢竟人的一生只有這麼一次成人式。對日本人來說,這個日子比什麼節日都重要。在這個一人一生只有一次的節日裏,大多數年輕人

原创 田中的日子(日本故事)

(1)他媽的!田中的心裏咯噔一下。今天他只幹了半天的活兒,就被生野父子勸回家了。工地上急需要乾的活兒還真有不少呢,職長父子倆卻急着要去玩扒金窟。小生野是笑嘻嘻地蹭了過來。“田中様!”小生野的口氣意外地甜膩,這小子脾氣最壞了,在公司裏也是一個

原创 追求與圍城(也是扯蛋兒)

(1)在老頑童幾十個微信朋友圈裏,有一個我經常出沒的聊天羣,羣名有點另類:怡紅神經博學院。一聽名字就知道,這裏面就是一羣神經病患者哈,這個神經羣是我每天最願意光顧的地方,過去也經常提起過,我的許多文章和故事都產生於這個神經羣兒。好像已經持續

原创 兩個腦癱兒與親人的故事

(1)太郎和次郞已經二十歲了。在成人節的這一天,爺爺和奶奶都起來的很早,他們就像一般人家打扮小自己家的小貓小狗一樣,給太郎和次郎各自都換上了一身新衣裳。千萬別以爲給兩個成人的男孩子換上一身新衣服是件容易的事情,這兩個孩子跟正常的孩子不一樣,

原创 再嘮叨點兒沒用滴

(1)最近我自己開始過起了冬令時。已經忘記了這是猴年馬月開始的事情了,也不知道國內和日本是否還在實行冬夏令時的制度。反正前幾天突然一天早晨起來晚了一個小時,意外的感覺還是相當的不錯。天色已經開始大亮了,也就沒有了開燈關燈的煩惱了。嚴格地說,

原创 接着閒聊

(1)這些日子,高知的疫情發展一直都比較嚴峻哈。在新冠病毒感染初期基本一直處於零感染的高知,最近狀況變得有點嚴峻了,有可能是跟上全國的步伐了吧。(那也就是正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因爲日本的第三波病毒感染異常猖獗,東京大阪等大城市病毒感染人數,

原创 還是想閒扯

本來已經一再聲明,不再聊有關新冠病毒感染的事情了。反正聊來聊去也就是一個新的感染人數不斷攀升,以及重症狀患者不斷的死去等等不好的消息,根本就沒有什麼實際意義哈。用現在時髦的語言說:缺乏正能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實,人類的正論和悖論都是有充分

原创 咱們繼續扯哈

(1)最近一直有人說喜歡我的閒扯,老頑童就有點不自量力了。(笑)這也是蹬鼻子上臉的具體表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既然大家說喜歡我的閒扯,我就得想辦法扯出點兒高度來了。不然成天就是爬山散步和病毒口罩這點事兒,也扯不到哪去哦。不過現在就是閒扯和胡說八

原创 偶爾又在胡說八道(改良版)

現在社會上又掀起了一股見怪不怪的風潮。有些專家又開始評論罵人了,這些人在某某人得勢的時候,登上某某的那首大船乘風破浪,一路那是高歌猛進。某某人一旦失利,這些專家便又侃侃而談,道出許多從未泄露的天機。這些人似乎永遠是天下最聰明的一些人哦:空手

原创 胡彪的愛情進行曲

(1)胡彪使出了自己喫奶的力氣扛住了汽車的一角,他感覺自己馬上就要不行了。水庫的清晨有一股奇妙的寒風在湖面上四處飄蕩,就像黑夜中的幽靈。雖然已經到了夏季,胡彪也知道夜晚的水庫還是會很冷的,所以他特意穿了一身厚一點兒的秋衣秋褲。厚秋衣在他以死

原创 仍然是散步中的閒扯

(1)今天在簡書裏有簡友給我發來了一條評論:老師,您還不更文啊!坐等您更文。(這可是原文)這簡單的評論感動得我都想哭了。這嗄達你們千萬不要誤會哈,我不是因爲有人管我叫老師感動的一塌糊塗,而是居然有人喜歡聽我的胡說八道而興奮不已。本來已經打算

原创 貌似吐槽的閒聊

(1)今天前前後後地看了一下自己在簡書發表文章的閱讀量哈,經過比較發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一向以講故事爲主的老頑童好像還是真得考慮改行了。(懵)這好像真的不是開玩笑哈,鹽爾雖然不是開玩笑,我自己還是忍不住地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因爲我自己翻

原创 無聊只能閒聊

(1)今天早上起來做飯,意外地發現鴿羣又回來了。老大還是那個脖子上閃着七色光彩,粗頭肥體的灰槓,愛妃也還是那隻灰白雜交體態嬌小玲瓏可愛的小傢伙。兩隻小鴿子一看見我來到陽臺上,馬上都一起仰起頭來望着我,並且不停的咕咕叫,彷彿是跟我說:“老爹我

原创 閒聊(凡爾賽流行版)

(1)最近整理一下自己寫過的東西,這才發現自己實在是有些太邋遢。年輕的時候趕腳自己是一個挺利索的人兒啊,這老了老了就變得拉里邋遢了。呵呵,可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吧,隨着自己年齡的增長喜歡做的事情越來越多,要想幹的事情實在是幹不過來了。自打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