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灰西裝、灰西褲、灰襯衫,搭配一條灰色絲領帶,十分前衛大膽

    江緒又問一遍。「怎麼不等我?」  思佳只得答:「我以爲你今日忙不完了。」  「是忙不完,可是必定要見見你!」  他笑着說,然後拉起她的手,帶她走進另一扇門。  她默默跟隨他進門,自身側打量他一身鐵灰色西服。  灰西裝、灰西褲、灰襯衫

原创 不是隻有人會寂寞,動物也會寂寞的

       “瞄!”大貓搖着尾巴,仰着毛絨絨的圓頭顱無辜地望着主人。  “‘巴比’乖,在家裏等我,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李明露輕撫着貓咪的背脊,安撫寂寞的大貓。  不是隻有人會寂寞,動物也會寂寞的。    把舅媽指定的貨物送到陳媽媽家後,

原创 天,原來她多思念他!

       直到快下班時,才把德美留下的工作趕完,她抄起大衣,火速衝下辦公大樓,怕趕不上學校打鐘。  才堪堪跑到門口,一輛黑色房車從大廈地庫駛出,突然轉過彎繞到她之前,擋住去路。後車門打開,車內人探出頭。  「上學?」  是江緒,下班人潮

原创 很抱歉,連要帶你看星星的承諾,也一併食言了!

 「很抱歉,連要帶你看星星的承諾,也一併食言了!」  思佳只得說:「沒關係!」  他又沉默下來。  今晚的他似乎不大一樣,完全不似思佳初識他時的瀟灑。就如兩個月前她見到的背影一般,顯得憂鬱。  沉默一會兒,他突然開口。「就十一月十八號吧!」

原创 他是個寂寞的男人!渴望愛的人肯定寂寞!

       「思佳、思佳,」他突然喚她名字,像開玩笑一般。  「你可想要一個家?」  豈料思佳立刻答:「想。」  他不說話。  思佳說下去。  「自我懂事起,就想要一個完整的家。」  單親家庭畢竟有缺憾,至少別人回到家可以叫爸爸,伏在爸爸

原创 要照顧一個人,需要大量人力物力

    十二月,雪越下越大,學校放假,我孵在家裏做模型,劍華把他的工作也搬到我家做,深夜才由我送他回去。    一天晚上,路上像西伯利亞,幾乎沒有車輛,我把性能超卓的路華車奮力壓過一尺深積雪送他到門口。    好心的房東開門出來,見司機是女

原创 所有的顧忌放下,覺得這胸膛會爲她守候一輩子

        江緒把車開到山腰一處,吉普車轉入岔路,眼前開出一條羊腸徑,片刻又柳暗花明。        前方讓出一大片寬敞的空地來,正中一幢白色地中海式洋房,後頭一百八十多度,全幅海景。氣派不遜坐落信義計劃區的匯琛大廈,可謂鍾鑲毓秀,高樓

原创 她的眼睛,真有如他所說那樣明顯,背叛了自己?

        他不放手,打破沉默。  「要我怎麼放了你?你送上門來,無時無刻不纏死我,讓我痛苦!要我怎麼放了你?」  他竟這般指控她!  思佳喊:「我沒有……」  「你有!」他扳過她身子,強迫她正視他。  「打從一認識起,你那雙眼睛就不放

原创 這一摔,也摔痛了她小小的自尊心

       孅孅不知道自個兒是怎麼同師父走散的。  她跟着師父從杭州出發,頭一回來到汴梁這處最繁華的盛京,也許是一時迷了心、貪看路上的風景,纔會和師父走散了。  在汴梁大街上兜兜轉轉地繞了這幾回圈子,她的肚子好餓了呢!  看到街上賣的冰糖

原创 他是天上光芒萬丈的星子,她只是落在地上的一粒塵埃

       “表哥!”一個白衣女孩從牆角走出來,天使的笑容,笑吟吟地走向遲浩,打斷了兩人間僵持的尷尬。“李明露?”白衣女孩注意到李明露,甚至叫出她的名子。  李明露當然也認得她,她跟自己同班,是學校的校花,男人心中的天使——徐薇。  “表

原创 你很喜歡我?要不,爲什麼偷窺我?

“瞄嗚。”直到懷中的貓喵喵叫,她回過神,對住他閃着一絲調侃的眼神。“你說什麼……”“你會聽不懂?”他嘴角乍現一抹輕怫的笑意,突然傾身,隔着貓咪肥厚的毛皮將她壓向牆面。“你很喜歡我?要不,爲什麼偷窺我?”李明露愣愣地瞪着他……領略了他的放肆。

原创 他也……注意到她?

“瞄嗚”大花貓在李明露懷裏扭動,然後跳到地面,再從敞開的窗子跳出去——“‘巴比’,你去哪裏?”李明露回過神,眼睜睜看着肥貓身形輕巧地跳出窗外,躍下她住的小閣樓,往燈火明燦的對戶——“回來啊,‘巴比’……”花貓的身影竄入暗黑的巷子,消失在迷濛

原创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她偷偷躲在窗後看“他

午夜。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李明露偷偷躲在窗後看“他”,“他”就住在後面那條私家路盡頭的白色大宅裏。李明露的小窗子正對着大宅二樓倒房的大窗子,透過她窗臺邊天藍色的蕾絲紗簾,隱隱約約地,她看到在對面房裏走動的男人不只一個,屋子裏煙霧嫋嫋,有人在

原创 她走不進他的世界,他只是她平凡生活一個夢幻的象徵

“瞄嗚——”一隻奶油色的肥貓跳上李明露的畫桌,長長的尾巴打着擺子,肆無忌憚地踩着計算紙上頭的人名。“噓,乖‘巴比’,好晚了,別叫啊……”她抓住大貓柔軟的肉掌,把貓兒把到懷裏,對着扭動不依的貓兒喃喃自語。貓兒伸出有倒勾的粉紅色舌頭舔李明露的脣

原创 從前是冷漠、封閉,現在有禮,卻冷淡

       “是,我就是負責送你過去!”許振昌不改熱切地道。  等三人坐到車上,他終於忍不住說:“一知道名作家‘凝露’就是你,我主動跟社長要求,給我來見你的機會。”  她望着窗外,正午的臺北,地面上還冒着蒸騰的熱氣,忽然開空就變色,轟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