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每日瑣記(10月19日)

好像平靜的湖水扔進了一快石頭,瞬間掀起了波瀾。朋友圈被疫情通報刷屏。新冠病毒像是一個幽靈,神出鬼沒地遊走在世間,和人類捉迷藏,時不時突然冒出來,給你個驚嚇,讓人防不勝防。好在經過這一年多的鬥爭,人類積累了不少的實招,不再手足無措,積極應對,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17日)

天氣預報報道南方一些城市氣溫降至零度左右,跳過秋天提前進入冬季,黃山提前現雪松現象。大自然的四季交替,在北方來說,有着清晰的分界,冬天寒冷,夏天炎熱,秋天涼爽,春天只是一個過度。北方的冬天還算不錯,外面大雪紛飛,室內暖暖和和,全靠取暖設備。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18日)

騎行10公里。本想騎個半程,卻不知不覺到達了終點。看陳行甲的人生筆記《在峽江的轉彎處》。陳行甲畢業於湖北大學數學系,大學畢業後回鄉工作,曾經擔任湖北巴東縣委書記,被評選爲全國優秀縣委書記,後來辭職做公益事業。他在書中寫母親,寫妻子,寫工作中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15日)

看《生活週刊》,有一篇詳細介紹了仰韶文化。100年前瑞典地質學家安特生在河南仰韶村考古發掘距今5000年左右的彩陶,標誌着仰韶文化被發現。仰韶文化是黃河中游地區一種重要的新石器時代彩陶文化,其持續時間大約在公元前5000年至前3000年(即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14日)

“君臣佐使”的含義看《中醫入門公開課》,瞭解到,中醫方劑組方原則有“君臣佐使”之說。什麼意思呢?要知道,中醫方劑中的每一味藥材地位是不同的。君藥是指起主要治療作用的藥物;臣藥是輔助君藥加強治療作用的藥物;佐藥是配合君、臣藥以加強治療的藥物,

原创 每日瑣記(11月13日)

今日騎行,路過大衆巷路口,新修的牌樓起架很高,有點“獨立寒秋”的感覺。大衆巷素有小喫一條街的稱謂,走過這條街,可以喫到正宗的馬子祿牛肉麪,杜維成灰豆子等本地特色小喫。經過近一年多的改造裝修,這條街煥然一新,新修的牌樓高大醒目,招徠八方客人。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11日)

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的腳知道。兩個人離婚也一樣,其中的原因也只有他們自己清楚。在別人眼裏看起來好美滿的婚姻爲什麼就走到了盡頭呢?有的說是男的大男子主義,有的說是女的太不給男的面子,對男方的父母不孝敬,等等。牛說牛大,角說角長。總之,一個巴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12日)

經常有人問我:你住哪兒?當他聽到我的回答,就會說:那麼遠啊?實際上,10公里的上班路程,在一些大城市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遠不遠的。居住地的遠近主要是和工作的地方、上學的地方有很大關係。如果一個退休在家的人,那他居住的遠近拿什麼做參照物?一般地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10日)

閱讀《鄧小平傳》,一本書要集中時間閱讀,效率會更高,速度會快。書中寫到,1954年毛澤東在北京會見赫魯曉夫時指着鄧小平說,他的能力很強。從1956年至1966年,鄧小平一直處於中共權力核心地位,擔任黨的總書記,成爲黨的領導人之一,那時候黨的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8日)

今天碰到一位老哥,和他聊到老人的情況。從去年開始,他的老母親腦梗後臥牀,昏迷不醒,不能說話,只是消化系統正常。他花了8000元僱了一個保姆在家伺候。他說保姆伺候得非常周到,給老人做飯、餵飯、擦身子、端屎端尿,無微不至,沒有任何怨言,一般的子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9日)

天氣轉冷,貌似寒冬就要來了。街上穿什麼衣服的都有,棉衣也不奇怪。這一次降溫,是早有預謀的,該來的總會來的。這也是一次預警,秋天很快會過去,冬天馬上會來到。只是落葉還沒有遇到秋風,還在樹上搖曳。時間啊,又到了翻篇的時刻,留戀顯得多麼無足輕重。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7日)

七天長假結束,原有的計劃大部分完成,去的最遠的地方沒有超過50公里。假期中見到了多年未見的老同事、老同學。假期也看了一些書籍,電影等。看到消費最活躍的還是餐飲業,包廂滿員,包席滿座,婚車一輛又一輛,新娘子很多,新郎官不少。國慶節也是農民最忙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5日)

閱讀《歷史研究》。在電視上觀看電影《勇敢者遊戲》,不經意碰到的遊戲,使艾倫的人生髮生了逆轉,儘管遊戲的每一步都充滿了驚悚、恐怖、懸疑,每一次都面臨生命危險。26年後,當他重返故地後,有兩個小孩正在玩他以前玩的遊戲,他們如何能夠過關斬將?這是

原创 2021-10-4晚間日記

今天是什麼日子 起牀:就寢:天氣:心情:紀念日:任務清單今日完成的任務,最重要的三件事:1、出門逛了一個很大的小區,高樓林立,人煙稀少,感到很荒涼,也許是天氣冷的緣故,街上幾乎沒有幾個人。這麼大的小區,十一個花園,應該是住不少人。鋪面大部分

原创 每日瑣記(10月3日)

不知不覺,假期已過去3天,哪兒也沒去,什麼事也沒幹。本來就不愛出門,看到各地到處人山人海的樣子,加上疫情,非必須,不出門,就成了執行標準。好出門不如賴在家,起碼不受堵車和人擠人,看後腦勺的罪。要說必須做的事,眼下就是去看看老母親,在接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