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你想想吧

感嘆完,女人匆匆走進臥房,脫掉腳上的皮涼鞋,換了雙拖鞋穿上後,大步流星直奔了廚房。“這一天天的,喫什麼呢?”一到做飯的點兒女人就會爲這個發愁。喫什麼呢?真沒的喫呀。這兩句話也已經成了各年齡段的大部分煮婦們共同的問題了。喫什麼呢?想着,女人打

原创 看着娟子笑

“行了,別聽你媽的,洗了手趕緊過來幫幫你媽。”桌旁坐着的老頭子瞧着探頭進來的大閨女說。“好嘞,我親愛的爸爸。”女人的大閨女答應着縮回身,用自己的小蠻腰朝身旁的亮子一靠,把個正彎着身用毛巾擦臉的亮子擠到了一邊兒,才說,“洗洗得了,還洗起來沒完

原创 響應號召

“我有什麼好想的?”“沒好想的拉倒。到時候,有人埋怨你,你可別說我沒提醒過你就行。”女人斜眼老頭子,轉臉幹自己的事兒去了。“噯,你這話說的。你提醒我什麼了?我怎麼一句都沒聽見呢?莫非是我的耳朵真不頂號(不管用)兒了?”“那我問你,上面又出什

原创 如果怎麼樣?

那孃兒仨,不論誰說什麼,亮子的臉上都始終帶着一團和氣的笑。而後等她們說完,他看看她們,再看看老頭子、自己的岳父商量着說,“爸爸,當初一日我既然同意嫁過來做你們的上門女婿,我就是這裏的人了。所以,不論你對我什麼態度,好也好,看不上也好,我對你

原创 只要你同意,你去哪我去哪

可他的思緒已被拉扯到幾年之前了。那時亮子剛“嫁”到女人家,這個老頭子看的是百般的不順心、萬般的不順氣兒,一張老臉也一天天的不見露個笑模樣。爲此,女人私底下“訓”他,二閨女背地裏問他。“你個死老頭子這是想造什麼孽呀?你也不好好想想,人家一個大

原创 如果身體做不了主

話說筆者在給讀者們介紹盧家的拐和女人孩兒們的三大伯的時間,我們的女主人公也來到了孩兒們的三大伯家。女人跟孩兒們的三大伯說明來意,並再三叮囑他明兒去大隊問問後沒敢逗留太長時間就又轉到了回家的路上。這回,女人滿腦子想的已不再是自己的煩惱了,而是

原创 你倒是輕點兒呀

“給低保戶五保戶搭彩鋼棚的事。咋們對門的盧家老大都聽見說了,他還都給他老叔登記上了,大隊的說後半晌過來給他量。咋們家倒好,說是守着個內部人兒呢,其實就是個聾子的耳朵,擺設,信兒都聽不着。這要不是我遛彎兒去回來的道兒上碰上盧家老大聽說這事兒去

原创 着急不管用

“行了行了,老王,老申嫂子不愛聽這個咋們就不說它了。說點兒別的,說點兒別的啊。”有人見這倆要拌嘴的架勢,趕緊從中調和道,“老申嫂子,你家二閨女的對象說好了沒?以前你還接三片兩的跟我們唸叨唸叨,這陣子怎麼也聽不見你說了。”“光念叨她有什麼用?

原创 往事重溫

政策關係,盧家的拐每月領着國家的生活補貼,一天天的小日子過得自然舒坦。那女人孩兒們的三大伯呢?相比盧家的拐,這位三大伯還有更優越的一點,就是他以前(稍年輕的時候,五十幾歲時)在外給一個工地庫房看大門的時候,曾認識了一個女人,至今和這位三大伯

原创 不用跟我商量

“走。我也得回去看看我們那個下地的回來了沒。”“現在地裏又沒活兒,去地裏幹什麼?”女人問。“嗨,甭提了,一天介閒不住。不怕熱,愛去去唄,咱又不去,也不管。”“天天轉轉也行,就自當遛彎兒的。”倆人說着並肩朝遊樂場門口走時,她們身後傳來了大老李

原创 中途改了方向

女人正沉侵在自己的世界時,恍惚聽見身後有人跟她說話,慌忙轉回頭去看。女人見跟她說話的是自家斜對門兒的盧家老大,正騎着個車子過來,就問,“表弟(相親輩兒,女人也不知道從哪論過來的)騎着車子幹什麼去了?”“去大隊一趟。”盧家老大說着在女人的近旁

原创 自己沒本事

“那也是自己沒本事。這年頭,不會說不會道、傻實在了就不行。就跟趙那誰家孫子似的,具體是誰我就不說名兒了,長得排面兒也不賴,聽說工作也不賴,家庭條件兒在村上不能說數一數二,也算過得去吧,可二十大幾了,這個對象就是說不成,不都是着嘴笨鬧的。這個

原创 瘸驢對破磨,啥人兒找啥人兒

“真是沒辦法兒,說、說不成,搞又不會搞的,就等着打光棍兒唄。”“還能怎麼着?天上橫不能給掉媳婦兒。”“你們還別說,天上給掉媳婦兒的事兒咱們村兒還真有。”“誰?”“王縣長。養牛的小王舉兒。”“養牛的就養牛的唄,怎麼還來了個王縣長?他不是姓牛奧

原创 趕上好時候了

筆者記得上節中出現了兩個人物――一位是盧家老大對女人說起的“老表叔”,一位是女人想到的自家孩兒們的“三大伯”。下面筆者就按他們的出場順序,先說說盧家老大對女人說起的這位“老表叔”。從上節讀過來的朋友可能已經弄明白了這位老表叔與盧家老大的關係

原创 媽,我沒時間了

小美見大姐把外甥女拉走了,意識到離自己上班兒的點兒不長了,便忙着揮手向母親說了聲“媽,我沒時間了,回頭再聽你講故事啊。”說完,急匆匆去洗漱了。倆閨女都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女人二閨女屋裏獨獨剩下女人自己,也不得不從一早就因二閨女的婚事而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