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數字零售,正掙脫互聯網的天空

文/孟永輝零售與數字化的結合,正在變得深入而全面。這既是零售行業發展的必然,同樣是時下數字經濟下的一種趨勢。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找到零售行業與數字化結合的正確的方式和方法,並且真正將零售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一個全新的階段,纔是每一個數字零售玩家

原创 國美的解藥,不是黃光裕

文/孟永輝曾經,外界對於黃光裕的迴歸,其實是抱有很大的希望的。單單從他迴歸之前的鋪天蓋地的宣傳來看,我們就可以覺察到一絲端倪。而人們之所以會對黃光裕的迴歸抱有如此大的期待,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他曾經書寫過一段商業上的傳奇,並且他的隱沒

原创 產業互聯網:新產業、新商業和新生活的「集合」

文/孟永輝或許,時至今日,人們對於產業互聯網的認識依然有着千差萬別。有人認爲,產業互聯網是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的延續;有人則認爲,產業互聯網是一個全新的存在。正是由於人們對於產業互聯網的這樣一種千差萬別的理解與認識,因此,我們纔看到了那麼多的

原创 金融科技:一場迴歸本質的蛻變正在發生

文/孟永輝對於金融科技來講,其實是需要一場迴歸本質的進化的。因爲只有迴歸本質,金融科技的發展才能長久。如果一定要找到這樣一場進化的樣板的話,時下,我們看到的諸多的玩家們對於金融科技的探索與實踐,正是這樣一種狀態的直接體現。以阿里、騰訊、京東

原创 互聯網家裝,成敗未分

文/孟永輝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僅僅只是用衡量「互聯網+」模式的方式和方法來判斷互聯網家裝的成敗,並不正確。縱然是那些業已上市的互聯網家裝平臺,依然還是會在發展過程當中面臨着這樣那樣的問題。對於很多人來講,互聯網家裝市場的成敗是已經確定的。他們

原创 拷貝互聯網,並非區塊鏈的正道

文/孟永輝當狂熱與躁動開始退潮,區塊鏈的發展開始迴歸客觀與理性。這幾乎已經成爲了行業發展的共識。無論是頭部玩家們來講,還是對於新入局的玩家們來講,都是如此。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那些大型的互聯網巨頭們早已開始將區塊鏈當成了自身的「標配」,不知

原创 國美,錯過了一個時代

文/孟永輝黃光裕的歸來,並未給國美帶來驚喜。反而在經歷了輪番的調整之後,國美似乎又陷入到了一場更大的危機之中。無論是有關裁員的風波,還是有關破產清算的傳聞,幾乎都是這樣一種狀態的直接體現。不管事實究竟如何,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在肉眼可見的時

原创 從國貨製造到鄉村好物,拼多多遊向實體深處

文/孟永輝它的身影,曾經在沈從文的《邊城》《蕭蕭》等名篇中出現,它的編織技藝曾經失傳了將近40年。現在,經過十幾次的改良創新,它可以在一個夏天賣出萬把。它,便是隱沒於湘西鳳凰縣吉信鎮的蒲扇。它是中國人獨有的視覺記憶,它起源於明代,曾經是閃爍

原创 元宇宙,透視區塊鏈的「顯微鏡」

文/孟永輝事實證明,僅僅只是將區塊鏈看成是一種概念和噱頭,而沒有真正把握區塊鏈的精髓與原始奧義,縱然是再光鮮亮麗的概念,都僅僅只是過眼雲煙而已。慶幸的是,經歷了輪番多次的洗牌之後,人們對於區塊鏈的認識開始變得客觀與理性。特別是當元宇宙開始興

原创 巨頭扛大旗,產業互聯網進入新週期

文/孟永輝事實上,現在我們正在經歷的這樣一場互聯網玩家們的大變革,完全可以被劃歸到產業互聯網的範疇裏。總體來看,互聯網玩家們都在放棄以往以平臺和中心爲主導的發展模式,轉而投身到擁抱實體、賦能產業的新發展方向上。阿里如此,京東如此,美團如此,

原创 互聯網退潮,金融科技進入新週期

文/孟永輝當金融本身開啓一場全新的進化,我們看到的是一次其與科技深度融合的新開始。在這樣一場深刻的變革之下,金融不再是一個獨立於實體經濟之外的存在,而是真正成爲了一個與實體深度融合的存在。可以說,金融找到了另外一種新的迴歸實體經濟的方式和方

原创 劉強東,歸來仍是少年

文/孟永輝不得不說,互聯網行業正在經歷一場由內而外的深刻嬗變。在這樣一種嬗變之下,我們看到的是,互聯網企業的轉型與升級,我們看到的是,互聯網大佬們的隱沒與退卻。然而,正是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我們卻看到了另外一個人以一種以往我們所熟知的方式迴

原创 迴歸技術:區塊鏈進軍的新號角

文/孟永輝當區塊鏈開始在越來越多的場景裏出現,我們看到的是,一場區塊鏈與行業深度融合的開啓。在這樣一場深度融合裏,區塊鏈不再是一個孤立的、封閉的存在,而是變成了一個開放的、共生的存在。這纔是區塊鏈真正應該有的樣子。因爲從本質上來看,區塊鏈就

原创 去中心化:產業互聯網的樣板與方向

文/孟永輝一場互聯網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正在以阿里、騰訊和京東爲代表的頭部互聯網玩家們的身上上演着。對於這樣一場融合,有人認爲是一個數字化的過程,有人認爲是一個產業化的過程。然而,無論我們如何定義這樣一個過程,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僅僅只是

原创 元宇宙,並非一蹴而就

文/孟永輝元宇宙,正在從一個虛無縹緲的概念,成爲現實。可以預見的是,當元宇宙逐漸成熟與完備,我們將會看到更多衍生於元宇宙的新概念的誕生和出現。如果我們將互聯網時代看成是一個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分立的年代的話,那麼,元宇宙時代則是一個虛擬經濟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