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北海公園記覽

    這碑格外厚壯,碑頭也沒有什麼“皇帝詔曰”之類的字,只是花紋繁飾。碑面光禿禿地,什麼字都沒有,原來是有字的,可惜被歲月磨平了。這碑兩塊,都曾題刻乾隆皇帝的詩。都知乾隆做詩數萬,被和珅熟知的甚多,被後人所知的甚少。石碑是爲了讓後人記住他

原创 美文共賞之《孤獨》

  一九八九年,我剛入伍,正在接受新兵訓練。偶然在《中國青年報》上讀到這篇文章,名字好象叫《孤獨》。因爲報紙是傳閱的,很快就不知所終,估計不是鋪了牀底,就是被炊事班當了引火紙。但那篇文章我靠記憶記了下來,三十年後依然能清晰記起,琅琅上口。

原创 溶洞內外

    石幔多漂亮,偏偏有個人在旁邊說:“真象牛百葉,”這幾乎一下子就把天蓬元帥打落凡塵。    幾個妙齡少女掛衣花樹上,花香與體香就混在了一起,在春風裏盪漾。    在直線與曲線之間,你就是最美的展現。被拍攝的人說不好看,反倒是旁邊的大姐

原创 蜀繡錦天下

    初見即驚豔,開始以爲是攝影作品,細看左上角標籤,方知居然是繡品。腦海裏浮出四大名繡:蘇、蜀、湘、粵,初中歷史還是地理課講過。    蜀繡很少被掛在牆上,大多在衣服鞋子上,紅紅火火如川妹子般潑辣。代表作品是熊貓。    大多數人是分不

原创 美食匯之豆腐腦與糖餅

    小縣城裏,好喫的豆腐腦不過兩三家,最有名的是馬車店。這家是老三的店,豆腐腦勾芡,和馬車店的清湯不同。雪白軟嫩的豆腐腦,點綴上碧綠的芫荽,冒着燙嘴的熱氣,就着酥脆甜香的小糖餅,嘿嘿,這也是美味人生好享受吧。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原创 逛北京

北京小販大清早吆喝着賣菠菜,跟縣城一樣也是三塊錢一大捆。買菜大媽邊挑邊調侃道:“口罩別帶前邊啊,戴後腦勺上,五塊錢兩捆賣不賣?”小販苦着臉說:“別價啊!大媽,我這兒進都進不來。”這家距離天壇北門一百米的小店,是正宗祖傳做豆汁、炸焦圈的。另外

原创 喫在王府井

    有誰象我,看到包子鋪就想起“狗不理”的舉手。包子界最大最貴的大佬據說已經破產了,不該落井下石,但說活該的人不在少數。包子本身就是平民食物,在困難歲月整點大肉包子解饞擋餓還行。如今日子越來越好,你不該初衷,僅靠名氣把包子賣到二百二一盤

原创 在縣城中央小憩

  不知不覺中,縣城大了許多,昨晚在新開的酒店喫完飯,準備走着回家才倏然發現,要從東北走到西南需要一個小時了。  當喧囂的都市靜下來,你才能真正的接近它瞭解它。規模大了許多,居民多了不少,依然是鄉音不改,普通話難以流通。夜生活依然是喝酒、喝

原创 邢瓷賞

  簡介說是罐,這分明是壺好不好。這應該是酒壺吧,嘴做成螭龍模樣,造型精美複雜,當時應該是皇家用品。  這壺有遊牧民族的範兒,漢文化的最強大之處,就是包容與同化。  什麼叫傳神,這就是了。彷彿下一刻,這馬兒就會一蹴而就,衝破玻璃化龍而去。 

原创 北海遊玩

  花與美人同香,美人與花同招展。  女人是水做的,花是冰凝而成。  山寺桃花始盛開,只是未見故人來。  這是元朝的東西,飽經顛沛流離。這是塊火山岩,最早在北京一古寺門前。明朝被挪到一尼姑庵前。解放前才挪到北海公園。在挪來挪去過程中,下邊的

原创 臨城一日遊

  這是臨城縣有名的醃肉面,麪條勁道,醃肉味道獨特,可以一嘗。  縣城南關的小院,是歸隱的好地方,每天賞風吹竹影,定是愜意無比。  這是黑棗樹,我是第一次見,被愛人嘲道少見多怪。過去一直以爲黑棗是人工製成,原來竟是直接在樹上長成。  撿了兩

原创 活着之艱辛

  其實,真正的痛苦是心理上的無解。有時你甚至都羨慕一死了之的瀟灑,但任何一個有擔當的男人都不會逃避,都會選擇或有尊嚴、或無尊嚴的活着。這樣活着,比死難。  活着,有的人天生貴胄,出生就在羅馬。有的人生在深山,即便考出來,沒有三代奮鬥,都成

原创 雨中王府井

    施工隊總是停,因爲挖地基老是碰上文物,什麼石鼓、石牌坊固件層出不窮,畢竟也是五朝古都了。  由於疫情影響,昔日紅紅火火的涮羊肉名館子,如今冷冷清清。記得有一年春節,忽然想喫它們家的涮羊肉,全家一拍即合,隨即驅車四百公里趕到北京來喫。

原创 北海豪宅

    這是清朝古人的會客廳了,正中的牌匾讓我想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網上搜索後才知道這句出自司馬談的《論六家要旨》:道家無爲,又曰無不爲。其實易行,其辭難知。其術以虛無爲本,以因循爲用。無成孰,無常形,故能究萬物之情。不爲物先,不

原创 美食匯之豆沫、烙餅、醃白菜

    在小縣城知名早點攤,很多食客點豆腐腦、八寶粥,卻很少有人知道有豆沫。象我這樣的資深食客,通常會被旁邊問道:“您喫的這是什麼?”豆麪爲糊,間有碎黃豆、海帶絲、圓粉條,香噴噴。嗯,對了,這個不放芫荽,因爲會影響豆香。    醃白菜是免費